ほし 星 を こえ 越え て

【白黑xFATE】一个半原作向的三王宴

KkkkKey's courtyard:

 -102:54:10


  “——我说,骑士王,不会是我听错了吧。”
  Rider终于打破了沉默,他的脸上充满了疑惑。
  “你是说要‘改变命运’?也就是要颠覆历史?”
  “是的。无论是多么难以实现的愿望,只要拥有万能的圣杯就一定能——”
  Saber骄傲地断言道——场面顿时冷了下来。
  “啊,Saber?我想确认一下……英格兰毁灭应该是你那个时代的事吧,是你统治的时候?”
  “是的!所以我无法原谅自己。”
  Saber闻言,语气更加坚定。
  “所以我很不甘心,想要改变那个结局!因为我才导致了那样的结局……”
  有人笑了出来。那是种复杂的、带着些缅怀般沉重的笑声,而这笑声,是从散发着银白色光辉的Caster口中发出的。
  “……Caster,你在笑什么?”
  对于自己最重要的理想,这个容颜装扮都圣洁无比的魔术师英灵发出了笑声。Saber猜不透他的意思,此时也无从思考他用意何为。
        他理应不赞成自己的...毕竟就连在这时代,鲁鲁修·Vi·布里塔尼亚也是人尽皆知的暴君,纵使短暂的几次接触告诉她,人们所认为的也许,不一定是真相——她不知如何反应,接下来的发展也由不得她思考。
        仿佛陷入沉思的Caster身边,Rider也皱起了眉头,有些不悦地注视着Saber。
  “等等——你先等等骑士王,你难道想要否定自己创造的历史?”
  从未对理想产生过任何怀疑的Saber,此刻自然也不会被他问倒。
  “正是。很吃惊吗?很可笑吗?作为王,我为之献身的国家却毁灭了。我哀悼,又有什么不对?”
  回答她的是Caster的又一声轻笑。
  “……即使时代不同,但果然是骑士呢,居然说什么‘为国献身’...”
  回答Caster的是Rider渐渐深沉的沉默。“我不明白你在笑什么。身为王自然应该挺身而出。为本国的繁荣而努力!”
  “你错了。”
  Rider坚决而严肃地否定了她的话。
  “不是王献身,而是国家和人民将自己的一切奉献给王。这一点你别弄错了。”
  “你说什么——”
  Saber再也抑制不住怒火,她高声喊道。
  “——那不就是暴君吗!Rider,Caster,你们这么当王才是天大的错误!”
        Caster不作回应。
  “确实。但我们不光是暴君,还是英雄。”Rider平静地回答道,连眉毛都没动一下,“所以Saber,如果有王对自己治理国家的结果感到不满意,那只能说明他是个昏君,比暴君更差劲。”
  与态度模棱两可的Caster不同,Rider从根本上否定了她。Saber锁起双眉,用锋利的语气反驳道:
  “伊斯坎达尔,你……你一手创建的帝国最终被分裂成了四个部分,对此真的没有一点不甘心吗?难道你不想重来一次,拯救国家吗?”
  “不想。”
  征服王立刻回答,他挺着胸,直视着骑士王严厉的目光。
  “如果我的决断以及我的臣子们导致了这样的结果,那么毁灭是必然的。我会哀悼,也会流泪,但我绝不后悔。”
  “怎么会……”
  “更不要说企图颠覆历史!这种愚蠢的行为,是对我所构筑时代的所有人类的侮辱!”
  对于Rider傲然的话语,Saber否定道:
  “你这样说只是基于武者的荣耀。人民不会这么想,他们需要的是拯救。”
  “你是说他们想要王的拯救?”
  Rider耸了耸肩失声笑道。
  “这才是王的本分!”这回轮到Saber傲然开口道,“正确的统治、正确的秩序,这是所有臣民所期待的。”
  “那你就是‘正确’的奴隶吗?”
  “你要这么说也行。为理想献身才配做王。”
  没有一丝疑惑,年轻的骑士王点了点头。
        游离于争辩之外,安然坐着的Caster饮下酒液,脸色渐于阴翳,一对秀眉拧起。


  “人们通过王能够了解法律和秩序。王所体现的不应该是那种会随着王的死亡而一同消逝的东西,而是一种更为尊贵的东西。”
  看着依然坚毅的Saber,一边的Rider仿佛在可怜她似的摇了摇头。
  “这不是人会选择的生存道路。”
  “是的。既生为王,那就不能奢望过普通人的日子。”
  为了成为完美的君主,为了成为理想的体现者,她愿意舍弃身体扔掉私情。名为阿尔托莉亚的少女的人生,在她将那把剑拔出岩石的那一刻就彻底改变了。从那以后,她就成了不败的传说、赞歌和梦幻的代名词。
  “征服王,像你这种只顾自己的人是不会理解我的信念的。你只是个被欲望冲昏头脑的霸王!”
  “没有欲望的王还不如花瓶呢!”
  Rider的怒声大喝。
  “Saber,你刚才说‘为理想献身’。确实,以前的你是个清廉的圣人,圣洁到无人能及。但有谁愿意期待为理想殉教?又有谁会日思夜想盼着所谓圣人,只能够抚慰人民,却不能引导人民。只有展示欲望、讴歌至极的荣华,才能将国与民引向正路。”
  将杯中酒喝干后,征服王接着纠正道。
  “身为王,就必须比任何人拥有强烈的欲望,比任何人都豪放,比任何人都易怒。他应该是一个包含着清与浊的,比任何人都要真实的人类。只有这样,臣子才能被王所折服,人民的心里才会有‘如果我是王就好了’这样的憧憬!”
  “这样的治理……那么正义何在?”
  “没有。王者之道没有所谓正义,所以也没有悔恨。”
  “……”
  他断言得太过干脆,Saber已经愤怒得无法自制。
 
  Caster维持着沉默,奉行征服霸道的王者与身为骑士的王者的对话,让他的思绪飘乎得太远了。
  镇压乱世之人与卷起战乱之人,两人的理念自然不可能相同。
        在场的三人中,没有谁比他更明白这种差异了。
        可是那人期盼和平的美好理想,那理想的结果——


  Rider笑了笑,爽朗地开口道。
  “身担骑士之名的王啊。你的正义和理想可能一时救了国家和人民,所以你的名字才会被传颂至今吧。不过,那些被拯救了的家伙迎来的是怎样的结果,你不会不知道吧。”
  “你说——什么?”
  血染落日之丘。
  那景色,再次在Saber脑中复苏。
  “你一味地‘拯救’臣民,却从来没有‘指引’过他们。他们不知道‘王的欲望’是什么。你丢下了迷失了的臣民,却一个人以神圣的姿态,为你自己那种小家子气的理想陶醉。
  所以你不是个合格的王。你只是想成为为人民着想的‘王’,为了成为那种偶像而作茧自缚的小姑娘而已。”
  “我……”
  想要反驳的话语有很多,但每次开口,眼前都会浮现曾经在金兰湾目睹的那副光景。
  尸横遍野,血流成河。那里躺着她的臣子、她的朋友以及她的亲人。
  从岩石中拔出剑的那一刻前她就得知了预言。她知道这意味着破灭,她原本已经有了觉悟。
  但,为什么……
  当亲眼看到这惨景时,她会感到那样意外,她觉得除了祈祷之外无能为力。
  也有魔术师预言过,想要颠覆几乎是不可能的。但她还是想,如果奇迹真能出现的话……
  一个危险的念头占据了Saber的脑海。
  如果自己不作为救世主守护英格兰。而是作为霸王蹂躏英格兰的话——
  战斗只会因为乱世变得更加混乱。首先,这不是她奉行的王者之路。而且无论站在什么角度,名为阿尔托莉亚的她都不会选择这个选项的。
  但如果自己真的那样做了,其结果与剑栏之役相比,哪个更加悲剧化呢……
        秩序的守护与蹂躏的守护,过程与结果,她会选择哪一方呢?
  “?”
  不意间,Saber感到了一股视线,这视线将她从思绪中带回了现实。
  那是Caster的视线。
  这暴君从刚才开始就将Saber交由Rider应对。自己则坐在一边悠然地喝着酒。他那双紫色的眸子。不知何时细细地打量起她来。
  他不说话,光从他的目光里也看不出他有什么意图,但那目光中带着浓重的爱怜和悲戚。
  “……Caster,你为什么看我?”
  “啊,我只是在看你的表情。它让我想起一位故人。”
  Caster的微笑意外的温柔,但又让人感到无比悲伤。
  “你……”
 
  duang,assassin出来,征服王开大,秒杀全部。征服王走人。


  “——真是扫兴啊。”
  Rider若无其事地喃喃自语道,将杯中剩下的酒喝干。Saber没有回答,Caster则报以微笑。
  “确实,不管是多弱的蝼蚁,那么多一起上来就算是王也费了不少力气吧——征服王,你还真可怕啊。”
  “征服世界的皇帝有什么资格说我呢?先约好,无论如何我都得和你一较高下。”
  Rider毫不介意地笑着站起了。
  “今晚是王者间的宴会,但是Saber,我不承认你是王。”
  “你还想继续愚弄我吗?Rider。”
  Saber的语气已有急躁,伊斯坎达尔却只是怜悯地看着她。他拔出亚历山大之剑在空中一挥,只见雷鸣一闪,一架神牛战车随轰鸣声出现。
  “我说小姑娘,你还是赶快从你那个痛苦的梦里醒来吧。否则总有一天,你会连英雄最起码的自尊都会丧失——你所说的所谓的‘王’,不过是你自己给自己下的咒语而已。”
  “不,我——”
  无视Saber最后的反驳,电光闪耀的战车飞驶上天空。最后,耳边只留下雷声,战车消失在了东边的天空。


        那个人也是这样的。
       自己给自己下了痛苦的geass,去背负了过多的期望和怨恨,封闭感情,只以单纯的正义去衡量一切,圣人般的想要拯救自己的人民。
  “……”
  
  只是为满足私欲而推行暴力的暴君。但即便如此。还有一群如此忠心的臣子愿与他结下不灭的羁绊。
  这与骑士王的准则相违背,她无法接受这种信念。
  但Saber却无法仅仅把伊斯坎达尔的话当作笑谈遗忘。有种一定要让他收回这些话的不甘——正是这些话使得Saber耿耿于怀。
  “不必耿耿于怀,Saber你只要坚持你信奉的道路就行了。”
  银白的英灵开口道。
  本应很合时宜的激励话语,却使Saber感到无比的不自然。不是因为说话者的暴君身份,而是那话里愈渐明显的痛楚。
        “你和我的骑士非常像...非常像。”
        “驾驶名为'兰斯洛特'的Knightmare,你的骑士吗?”
        “是的,不要误解他...我是说,他并不是大家想的那样。”Caster苦笑着,“他起初也践行着你这样的信念。”
        “后来呢?他是背离了那信念吗?”
        Caster的语气不似平日的霸道果决,仿佛无形中有什么牵绊了他的神思。
        “是信念背离了他,或者是别的什么也说不定...他想挽回过去,绝对正确的信念毁了他自己,毁了他想保护的人们。圣杯应该赋予了你知识,关于那场屠杀。这么多人命本不应由一个圣者背负的,不是吗?”
        银白色的英灵仰望天际,似乎要从深邃的夜空中寻找什么。
        “当他明白发生的事已无法挽回,明白他所有的坚持都毫无意义...”
        “把武器捅进了重要的人的胸膛,感觉很不好受吧。”他声音哀凉,“你就像是没有被背叛的他,你像他还穿着白色衣装时的样子。”
        Saber不明白他话里的含义,只是这坐拥世界的暴君,在谈及骑士时的满面柔情,望向她的眼神里的悲哀和懊悔,使她想起自己的一位挚友。


        “不要等到结束,骑士王,我无意干涉你的选择,但是,”他说,“不要等到来不及...”


大段复制粘贴自fate官方。
我就是要玩声优梗。
还有不列颠双王,燃王萌王。

评论

热度(129)

  1. ほし 星 を こえ 越え てKkkkKey's courtyard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