ほし 星 を こえ 越え て

[反逆白黑]各种パロ的整理

兄有弟嫁:

一直以来发过的各种灵光一闪,汇总一下顺便我也翻着方便。有详写有大概,都非常喜欢,还有一些想写文的「高达铁血パロ」「心パロ」「逆转パロ」和一些字太多整理起来好麻烦的就不放了,等猴年马月写出来再说(…


包含:


「龙鳞侵蚀パロ」「罕见症パロ」「小魔法パロ」「ABZUパロ」「白发パロ」「小王子パロ」「守护灵パロ」「甲鉄城パロ」「花滑パロ(的初版)」「F/Z+F/ubw等Fateパロ」



(其中:龙鳞,小魔法,白发,守护灵均为纯原创;罕见症有相关病症原型,花滑有相关运动;ABZU,甲铁城,Fate系列,小王子均有原作,为原作基础上的发散。甲铁城仅参考第一集,基本完全是个人胡扯。)



前面都很正经,最后几个比较不正经


***********


「龙鳞侵蚀パロ」


拥有Geass的人会逐渐被龙化侵蚀,当Geass正常时一切正常,开始逐渐失控后会显现出侵蚀,皮肤变硬变色、长出鳞片等,失控速度加快的同时侵蚀也相应加快。被Geass的人有一定机率被感染,——因而此パロ下被零修利用过的士兵等毫无疑问一次除掉以防漏馅,——事实上最后被试G的老师和零骑的区别证明越是强利用型命令和越是强大的效果才会导致高强度传染。


无印后期零修像天天被校园欺凌的纤细普通学生一样[挖鼻]由左手先产生侵蚀龙肤和龙鳞,唯有绷带缠着装受伤遮掩,此后脸颊、眼角,都用医用胶布和纱布粘上,当然因此,这个パロ下的修就更可疑了(


龙鳞化后的躯体能力会变得难以控制,不仅眼中G力,龙鳞后左手抓握、侵蚀后的听力和视力都变得超出人类,更加需要时刻谨慎于演技,尤其在和雀在一起时,计算雀的超人类身体素质能听到的声响范围、装作听不到对人类来说过远距离的细微响动,以及注意不能捏碎茶杯把手等。然而与此同时被赋予“活下去”的雀也同样开始出现了龙鳞症状,尽管已经怀疑零修,却选择不质疑甚至纠结于如何坦白自己的症状。


当被捕被剥夺G后能力和侵蚀症状全部消失。而亡国时期的七骑雀实际背骨已发生侵蚀和转变。他与G的共鸣性与抵触强度,G对他性命的保护与掌控,以及两人的感情加成,导致修被剥夺侵蚀的这一年中与之相对七骑的侵蚀极其快速,只是开始的部位不同,与从灵敏相关器官开始龙鳞化的修不同,雀的龙鳞化是从背后开始的。潘多拉贡流言利用怪物特质获得桌圆桌名号,他的体能也被催化得愈加超乎常人。


R2开头更加难以掩藏表面上的糊弄,毕竟一旦恢复G力,侵蚀随之而来。当诸神黄昏后一切谈妥,夺得皇位,与两人为理想与心情而共通相应的是龙鳞侵蚀向着疯狂的速度吞没二人。——站在世界之巅的,是被鳞片爬满侧颜与双手的无情皇帝,与毫不收敛落地即撼动楼宇,双足为龙的骑士。当高傲冰冷的皇帝面前落下面无波动的骑士,风声呼啸中翼展横扫厅堂。及至最终战的胜利,皇帝以指尖触碰骑士额角覆下的鳞片,他们以最后人类的唇齿接吻,皇帝将自己的全部祈愿(面具)交给了骑士,——覆面之物离手,他逐渐褪去至硬鳞甲,一副最初的、原本的人类容貌了。


“带给人类灾祸的是人类时,人们才能明白和平的意义。”




巡街之日,黑色燕尾者突刺长街,长剑没入一个胸口,皇帝得到自己最爱两人的容颜与未来后满足沉睡。当他在少女号泣中彻底入睡后,立于高台上的无面道标突然尾羽冲天,一双巨翼撕裂身躯,漆黑飞龙蹿入天空。


“是龙!是龙守护了世界。”


“邪恶者篡取龙之力,而龙终将夺回应属大地的和平!”




黑龙眉心的最后一块白色鳞片染为漆色,盘旋数圈后消失天际。邪恶帝王于沉眠中并未知晓,巨兽为人世留下一道长而悠久的啸鸣,足够的愿望与爱令他的骑士最终,




——彻底变成了龙。




***********


「罕见症パロ」


雀有面孔识别障碍症(脸盲症),从来没有看到过任何面孔。所有人类、包括自己在他眼中都是没有五官的,除了靠特征识别永远无法辨识无论是谁,因此有着超强的反应力和体型识别力。修有花吐症,还是皇子的时候只有一点点症状,除了母亲谁也不知道,极偶尔会从口中落出不定品种的几枚花瓣。一夜骤变后醒来的娜娜莉发现床上铺满了花瓣,当第一次来到枢木神社,与兄妹二人相遇的雀第一次看到了"脸的一部分"——对面黑发的男孩子无五官的面孔上,正分秒不停地涌出向日葵花瓣。


短暂的夏日、多年的思念,热烈相处与冰冷背叛,直至他们登上整个世界的皇位,雀的世界也依然没有脸。但是至少他从来不会无法辨认出重要的人,黑发瘦削修长的,亚麻长发瘦小蜷缩着的,特别是因为独一无二的白色华服与血红囚衣,对于没有面孔的世界来说真是帮大忙了。当皇帝与骑士一前一后走在厅堂长毯,身后一路被踏过碾碎的金黄花瓣。他们靠执手来亲吻彼此,因为一个看不到嘴唇,一个满口花瓣无法触碰于人。




于某一日。黑发的白装皇帝将假面递交给世界无人可循的黑衣骑士。头盔中被花瓣塞满,只好翻扣过来倾倒干净。骑士接过了假面。


他的世界突然出现了一张面孔。从未见过,从不曾触摸,唯独向日葵花瓣自没有五官的某处日复一日涌出。那张面孔温柔望向他,没有吐花了。所以他们接了一个吻。温暖,柔软,非常难得,显得珍贵。骑士多看了这张脸一会,一片花瓣从亲吻落入他的口中,被吞咽了下去。




这样一来,他戴上了假面。世界没有面孔,在人群中找到那个白色礼服的。


他被红玫瑰淹没,他捡走了落在脸颊的那一朵。




***********


「小魔法パロ」


鲁路修有个秘密就是其实他会魔法,只不过魔法这个东西在CG的世界里只是一些日常的小花样而已并不是能掀起血雨腥风上山屠龙的类型。知道这个秘密只有雀C娜总和会长,修最喜欢变出灯火大小的焰花给娜总看,因为是魔法即使目不能视也能稍微看到一点的,每当这时娜总就笑着给哥哥拍手;小时候也曾用魔法捉弄雀,一开始以为两人关系会不好,用小风掀雀的道服(…)用水从头顶浇一身,有次吵急了还点了雀的发梢。然而其实关系变得很好了,相依为命,拉着的手松开时候,雀展开手心里面有小小的花朵。待到重逢、在学院里,会长时常压迫修用魔法准备各种大型活动,一边操纵饰品挂上墙壁一边做饭的修要累死,坐在梯子顶端帮忙的雀悄悄地笑,结果修走神把花别到雀的耳朵上,雀一下就脸红了。修从灶台上抬起头才发现,为了掩饰羞赧就弄了勺调好的奶油飞过去非要雀尝味道。当然很好吃啊,会长掩住笑容瞧着两个人。


但魔法就只是魔法而已。微小的快乐并不能成为改变世界的洪流力量,获得G、成为零修的修越来越忙,也没有什么时间与心情再给娜总变灯火,或是变个类似猫模样的小幻影出来哄被亚瑟挠的够呛的雀。因为有了更强大的力量,背负了越来越多的命与血与责任,他渐渐不再用魔法了。可爱的、温柔的指尖幻化,能令人展开笑容,或是悄无声息恶作剧的微小力量。他曾留在某人手里的野雏菊,不会灼伤皮肤的满室灯火,都一寸寸抛在身后。站在硝烟与血里的人,还怎么用自己能做到的,给想要守护的人带去一点温柔。


直到他该谢幕了。卸任的零骑盘腿坐在床上,皇修笑着说你闭上眼。柔软的触感落在笔尖,雀睁开眼睛,分明秋季的日子整个房间都被樱吹雪飘满了。大朵樱花落在棕色卷发、耳鬓,手心和胸口,“虽然我会剥夺你的名字、你的心,你的一切。”黑发的皇帝展开手掌,花朵埋满了雀的胸前,“但是……”他看着不断飘落的花,“总之我就不用水浇你了。”他笑着说。


尔后他祈愿了,他滑落了,他被抓住了手。记忆像光速的电影传入娜总的脑海。一片灯火从逐渐模糊的画面里飘飞出来,似乎蹭在脸颊。这是第一次真正看到这萤火虫一样的焰花,很温柔,一点也不烫,不会灼伤任何人,在微弱的飘着,似乎比应有的要小朵一些,又小了,忽闪飘摇着。




“哥哥,它们灭了吗?好可惜……”


“我的魔法也只能维持这么久啦。”


“下次再变吧,晚上的时候,一定很好看!——是说你刚才是不是混进一朵点我的头发。”


“……哼,谁知道呢。”




(he稍后补)




***********


「白发パロ」


突然想看下白毛雀。然后又突然发现迄今为止买了N公斤本子都没有看到过任何一个太太这么画过。


我是说,按照我个人对剧情发展的品味来说——零雀应该是白毛。


——零镇第二天,头发就完全变白了。这样。


如果是再也没在人前摘掉头盔的走向,没见过他的娜娜莉已再也不可能看到照片里那个人原本的模样;其他知道面具后是他的人,则永远不会有一个人知道那个人头发已经都白掉了。


算来零镇那年,他也只有十八岁。




***********


「深海苏美尔パロ」


看了ABZU,觉得深海苏美尔パロ白黑可以。能化成大鲨的朱雀绕着唤醒海洋的神裔修,深海是最美丽的领域。


朱雀是不同分支的神裔,主要可以化形和附身所有海洋生物。不同时期的朱雀化形的主要形态不一样,鳐→虎鲸→剑鱼→巨鲨七骑→零骑座头鲸→零雀是蓝鲸,这样逐渐地往深海去。比较萌的跟随式小体形就是深海电鳗这类看着小杀伤力恐怖的类型。一起游过海底遗迹真棒啊……


蓝鲸的零雀最终会鲸落。化为深海的食量,世界的一部分。一头鲸的躯骸就能支撑整个海底生态一至两百年,在最深的黑暗中像遗迹一样矗立。深海没有光,但如果没有生态稳定的深海也就没有更上层生机勃勃的浅海,以及整个世界。也算是一种沉睡吧。




***********


「小王子パロ」


一睁眼发现自己变成小王子的雀,被提示按剧情过掉整个旅程才能脱出。于是这雀凭借惊人体能水都没喝过了前面所有星球到地球,果然发现变成狐狸的修。花园,麦野,等在最后的蛇说,是时候回小星球,玫瑰在等小王子了。而朱雀遥遥望着蛇停下脚步,他说,“不。”


“我已被他驯养,而这件事再也没有人会忘记了。”




然后零雀醒来了,在沙发上睡着了。坐起时一张毯子滑落,娜娜莉担忧地望着这边,零雀眼前的小狐狸形容在消散。狐狸的轮廓挨蹭了他的脸颊,我不是说过吗,它说,驯养是双向的。


“这片麦田现在很美,太好了。”




(he稍后补)




***********


「守护灵パロ」


说起来一方既死的场合,不搞守护灵paro根本不是通常展开。零雀周围飘着皇帝,一会坐姿,一会翘着腿,每天数落(虽然被数落对象听不到)零雀三餐作息营养搭配均成问题。


然后某一日零雀从噩梦中惊醒,居然就迷迷糊糊的看见了正在半空中趴着看他希望他从梦魇里快点醒来的皇帝。然后还居然就一把抓住了。但只有一瞬,双方都吓了好大一跳后那个链接瞬间断了,再摸已摸不着。零雀以为是梦,又想也许不是,便就当自己在梦里的心情坦率地向其实真正就在他身边的皇修走心了起来。


(后面?后面没有了ry)




***********


「花滑パロ(的初版)」



本身就喜欢花滑所以,这时的脑洞和YOI无关。



脑补一下花滑パロ的白黑。当然鉴于修根本上冰就摔(广播剧梗),顶多补一个雀是世锦→奥运冠军,修是教练的场合【 大概这样↓



好烦。




***********


「甲鉄城パロ」


好,最让我尴尬的一个出场了。让我解释一下这个脑洞是甲铁城第一集才出的时候,对其充满期待的丸总爆了这样一个畅想。……至于后来我们都知道了,所以以下完全是个人胡扯。




八年前被下放到危险驿站认识了竹马,度过了一段贫困却平静的时光。不久该驿站被一辆漆黑火车袭击崩盘,火车布满卡巴内却飞速行驶无法阻拦,撞毁驿站后神秘消失。正太修兄妹混乱中成功与接应碰头,却不得不与身为该驿站头领之子的正太雀分离。兄妹留驻另一遥远驿站,五年后妹被铁甲城高层带走,曾被抛弃又被掠夺走重要的人,陷入极度愤怒的修利用一直以来暗中筹集的资本开始研究对付卡巴内和推翻中央都城的方法。资金本来是为了回雀所在驿站找人攒的,就算推翻都城、原本也是打算和雀一起的。


某日这个驿站也被深夜巨响惊醒,又是那辆从未陌生过的漆黑火车!将无数卡巴内抛入城内,研究出强力蒸汽枪的修冲上街想去找那辆漆黑火车,突然,遥远的汽笛声——又一辆火车驶来了。然而那辆正常驶入,虽然可疑至极,四处迎击或逃跑的士兵却也已无暇包围它。火车喷着整齐停下了。走下来绿发的神秘女性,一道黑影在她身边落地了。短发,眼神锐利而冷,身着干练黑衣,双腿覆锋利黑亮铠甲。他无声起身,迅速摸出部分细碎刀片与一把蒸汽枪。项颈箍着的皮革颈环上翠绿吊坠甩了一下,身旁女性拢了把长发。


“鲁路修就在这个驿站吧?看来我们来晚了。”


“……不。我嗅到他了。”朱雀伏低身形,手指抠入颈环扯松一个扣眼。绿眼在夜色里忽然映出浅金色,“C.C.,你先自处。他有危险,我要——”


“等等。”女孩伸出一只手,耸起唇角,“急什么,没有我你怎么救他?”


朱雀只一顿,向她张开一臂。女孩被牢牢揽住,地面被蹬得狠狠一震,黑影腾空而起蹿上入站口高墙,继而沿着火光与坍塌屋顶迅速飞跃出去。


“……来不及了!”




装了一段逼,总之修赶到漆黑火车那里前就被一个卡巴内拉拦住,成功崩了也被啃了双手。雀和C及时赶到,C用G力帮他千钧一发挺过病毒爆炸,于是双腕银铠的脑力战力卡巴内瑞修成功与已经打了好几年的卡巴内瑞雀与身世成谜的C汇合。又及,卡巴内瑞总要有点体能上的进步,修的点数都强化脑子上了,所以他的体能优势是逃跑10


雀是被啃了腿,完全靠自己逼退的病毒,最后意识模糊奄奄一息时刻,被路过的C渡了口G力转换成功还狂升了很多级。伤好后弹跳力惊人,扫堂腿能砍飞一打人,最轻骨折八根。


这么套路,漆黑火车肯定是铁甲城的蛋卷放出来的。娜总被弄回去本来打算养到成年注射卡巴内病毒进化,当然最后谋划者都被修打到墙上抠都抠不下来


再套路一些一定要有娜总拼尽全力+阿尼娅基诺帮助下密道逃走,打算回去找哥哥。得知铁甲城中娜总失踪,修急的要跳车,甚至要放弃复仇。跟雀吵的翻天覆地当然最后还是用让周围人吃狗粮的搞对象这种方法解决了矛盾。


吵架思路大概是这样的:“一边走一边收集情报。”“我靠我要跳车。”“那我去,太危险了,你留下等我消息,我们又不能同时离队。”“我一个人去就行。”“……每到一个驿站我会给你发消息。我也担心娜娜莉啊。”“不行,你死了怎办,我一个人去。”“……行,吗的你去,再丢下我一次。”“!!你这同志要吵架是吧。”“我在车里,就坐这,束手无策等着别人告诉我你死讯。”“我的错……对不起。——我就去,有本事把我打瘸了。”“……”


一种气的飞出火车的感情在里面。


然后总之千辛万苦阴差阳错相遇了,接上火车。修庆幸妹没事,其实娜总私藏了一针管病毒,终战前拉着C锁好房间自己打了,渡G力熬下来进阶。


差不多这样。


……根本就不差不多!还我最初的期待来啊!(哽咽




***********


「F/Z+F/ubw等Fateパロ」


1.


“雀哥要是F/Zパロ肯定是巴萨卡”


“诶说起来F/Z的巴萨卡……不就是兰斯洛特吗”


“对哦,还真是。然而雀哥不就是兰斯洛特吗。果然兰斯洛特就等于巴萨卡。”


“恍恍惚惚这都是命。”


去年某天的对话。于是就特别的想巴萨卡雀哥了()


但是三天从相识到热恋很没劲诶,因此进行了彻底的二创设定:Master召唤Servant是随机的,无关圣遗物,由圣杯从【世界上某一个时间点的活人】里选择一个适合该阶职的成为Servant。于是修一召唤,圣杯选择………………咣叽就把巴萨卡阶职扣在普通的雀身上。


这感觉就仿佛被黑神威附身了的封真你们懂吗,就那种总之因为是巴萨卡,温和的青梅竹马就狂化了()并且巴萨卡还有不能正常说话的设定,修要是能预见是雀被扣中,会后悔吗,会有多后悔呢。然而雀是真强,而且被选中就说明就是有那个阶职素质的,因此……爹是被幼雀捅死的事也在相处中被修分析出了。


尽管雀是温柔的,然而也是切黑的。但也真的说打谁就打谁,指哪个殴哪个。而修因此变得不得不赢,原本只是“想赢”,现在是“必须赢”,因为如果输了…………雀就是被别的Servant捅死的下场。于之相比自己会死已经排紧急度第二。


对学兰修来说竹马并且还暗恋着的学兰雀,模糊能感到互相的箭头,然而,一夕之间因为自己的参战决定变成狂化还不能正常说话的巴萨卡,没有想过会以如此形势将重要的人牵扯进来,再扣上Servant尤其巴萨卡吃伤害是双倍这个比他还容易挂点的锅,修的压力顿时爆炸。


最开始还不是零骑呢,但雀的回应大概是,蹲骑在墙头望着远处一脸胜券在握走来的敌人,身上涌出愈发浓烈的黑烟,掌中汇聚出了他的剑()saber阶:……???)。修攥紧双拳艰难喘息着瞪向敌人,耳边忽然传来一句耳语,像是那把清亮的嗓子被踏入砂砾碾碎,“能、保护你。别自责。”


关于补魔:fate系列最喜欢的主从果然是弓凛,但是阿茶可以很温柔或是很有♂力的补魔,这边巴萨卡就,很愁,补起来太疼【……】,原本十分温柔冲动的人变的难以控制自己,修一定是无所谓被弄伤,虽然会疼崩,这么一来无形中便也让雀被巴萨卡罩在其中的自己的心受伤了。按照他俩的数值点,剧情大约是终战前狠狠补♂了一番,然后巴萨卡雀的战斗力就炸了,各种意味。


2.如果是和f/z crossover:


正牌亚瑟王傻芭肯定各种本能无意识撩黑发又漂亮的修hhhhhh,然后巴萨卡又急了,仿佛没有什么不对,明明这次讲道理不是(亚瑟王的)兰斯洛特


3.


如果作为saber被转换出来,两把剑的Saber雀强到太犯规了(


但果然还是阿茶雀最可怕,因为





*无限竿制:来自朱雀人设:爱好:喜欢钓鱼。


*朱雀踢:不用我说了吧。




差不多这样。有的字太多就po了一部分,有的字太少了以后有空再整理。


因为都是原创所以抱歉均不开放(包括但不限于)扩写仿写私用授权。但是如果有人能投喂我图的话请猛烈的来(*´∀`)


尤其前三个好想看图啊,对了在这里感谢kk @KkkkKey's courtyard 投喂我的龙鳞侵蚀零骑!!

评论

热度(56)

  1. ほし 星 を こえ 越え て兄有弟嫁 转载了此文字
  2. KkkkKey's courtyard兄有弟嫁 转载了此文字
    龙!龙!ww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