ほし 星 を こえ 越え て

【太中】荆棘于明日枯萎 03

木对:

*HP paro  年龄操作有 大家一起上学校(?)


*7月第一更www


 


03.


第二天不是阴天,而是一个难得晴朗的好天气。大概外面的明媚阳光让人比起赖床来说更愿意出去活动一下晒晒太阳,所以当中原中也和江户川乱步像平常一样到餐厅吃早餐的时候,发现餐厅里的四条长桌边上已经坐了霍格沃茨绝大部分的学生。


“看起来就像今天是四院魁地奇决赛一样。”他们在斯莱特林长桌边坐下,中原中也看了一眼隔壁赫奇帕奇长桌上快要坐满的盛况,顿了顿后言简意赅地评价道。


在他旁边坐下的江户川乱步大概是还没完全睡醒,因此只慢吞吞地点了下头以示赞同。


中原中也对好友这种半睡不醒的状态见怪不怪——如果没有让他感兴趣的事情出现的话,江户川乱步可以保持这种仿佛随时都可能睡过去的样子一整天——他拿起一片吐司,往上面抹了薄薄一层蓝莓酱。


吃了两口后身边还是安安静静的,于是中原中也往旁边扫了一眼,发现江户川乱步手肘支在桌子上托着下巴,半垂着眼,另一只手拿着勺子在面前盛了土豆浓汤的汤碗里搅来搅去,正在把一块块土豆舀出来然后堆在一边的瓷碟里。


中原中也挑了挑眉,毫不客气地问:“你什么毛病?”


“我在里面闻到了姜末的味道,”江户川乱步懒洋洋地回答他,“我不吃姜。”


“……就你麻烦。其他料理里面也有姜片,怎么不见你不吃?”中原中也一边说着,一边拿起勺子从自己那碗汤里舀了一勺后送进嘴里。几秒钟后他皱了皱鼻子,虽然没有多说什么,但他下一个动作是把那碗汤推远了一点。


江户川乱步在旁边“嗤嗤”闷笑,然后戳了戳他:“你干嘛不喝?你不是挺喜欢这个汤的吗?”


中原中也不太真诚地对他笑了一下:“恰好今天不喜欢。”


“所以这就不是我的问题。”江户川乱步笑嘻嘻的把勺子放到一边,左右看了看后他挑了一份煎蛋,随后这个高年级斯莱特林终于消停下来,开始吃他的早餐。


 


“——没错,这是你们两个的问题。”坐在他们两人对面,把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的玛格丽特·米切尔轻哼一声。这个面容精致的漂亮姑娘往自己的咖啡杯里加了两块方糖,一边嘲讽道:“两位小少爷如果注意到的话,你们会发现整条斯莱特林长桌上,只有你们两个在抱怨这碗我们喝起来和平时没什么区别的浓汤——喔,听上去这汤还真有点无辜不是?被莫名其妙的嫌弃,只因为喝它的人有一条在贵族中间也显得格外挑剔的舌头。”


“在用餐时滔滔不绝地讲话可不是淑女的行为,玛琪。”中原中也头也不抬,声音平淡地说。


“噢,得了吧,”玛格丽特抚摸了一下弯弯的鬓角,对他露出一个微笑,声音轻柔地说,“别用长辈那套来教训我,你以为你是谁?”


中原中也抬眼看过去。斯莱特林五年级的两位级长的目光在空中相遇,乌云闪电一阵厮杀之后,这两人同时冷笑一声,同时移开了视线。


 


江户川乱步边吃着撒了黑胡椒的煎蛋边看热闹,见他们息鼓偃旗之后才露出一个遗憾的眼神,似乎觉得这场不算争吵的争吵结束得太快。然后他笑眯眯地转过头,问好友:“你一会有课?”


中原中也喝着牛奶“唔”了一声:“魔药课。下午还有一节保护神奇动物。”


江户川乱步拍了拍他的肩:“做好心理准备,为了你们学期末的O.W.Ls,斯内普教授会比前几年还要更严苛地要求你们。”


“说得就好像你们不用准备N.E.W.Ts一样。”中原中也懒洋洋地给了他一个眼角的余光。


“但是我聪明呀。”连续六年霸占学院年级第一宝座的人笑嘻嘻地回答。


虽然说的是真话,中原中也抽了抽嘴角。但果然还是很欠打。


 


吃完早餐,这两个不同年级的斯莱特林一起走出餐厅后就一左一右分开走向了不同的地方。已经七年级临近N.E.W.Ts,因此拥有相当多自主学习时间的江户川乱步去了图书馆,而中原中也回到了斯莱特林地窖拿他的魔药课课本——因为魔药课教室和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同在地下室的缘故,所以他在吃早餐时并没有把课本累赘一样带在身边。


正如他对好友所说的那样,他今天的第一节课是魔药课,地点在寒冷潮湿的魔药课教室,靠墙摆放的材料柜上整整齐齐放着一溜泡着标本或者别的什么的玻璃罐子,角落里那个长相古怪的人面石雕口中还在不断向池子里倾吐着冰凉刺骨的泉水,而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让人感觉不那么舒服的、多种魔药混合在一起后散发出的苦涩味道。


中原中也在踏进教室时不自觉地紧了紧身上的院袍,觉得就算自己的魔药课在前几年里一直都是以“O(完美)”这个成绩进入下一学年,但他仍然讨厌在这间教室里上课的感觉。


为什么我们不能在一个温暖点的环境里熬制魔药呢?他一边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一边在心里嘀咕。


 


他来的有点早,教室里只有和他一样早早吃完早餐的寥寥几个斯莱特林。中原中也无聊坐了一会儿后觉得该给自己找点事情做来打发一下时间,于是他打开带过来的几本书中的其中一本,翻到自己之前做了标记的那一页,在教室里不算明亮的光线下看了起来。


那不是他一会上课要用的五年级魔药课课本,而是另一本内容更加高深一些的《中级魔药学理论》,摊开的那一页上详细写着“Draught of Peace(缓和剂)”的相关内容,包括对于这一药剂的药性本质分析,以及由此延伸出来的更多魔药公式和一些理论。


中原中也垂下眼,认真阅读着上面的内容。


缓和剂一般用于平息和舒缓人们烦躁或者焦虑的情绪,在熬制时需要放入包括月长石粉和嚏根草糖浆在内的九种魔药材料。这副药剂在熬制时最大的难点在于假如其中一种材料用量发生了些微的偏差,那么服药者很可能会陷入一种长时间的、甚至是不可逆转的昏睡状态。所以缓和剂作为巫师们在霍格沃茨就读的学生时期配置最难最繁琐的药剂之一,它常常作为一道压轴题目在O.W.Ls的魔药考试中出现,经久不衰,而且每次出现都必定会使参与那次考试的学生们尸横遍野、哀嚎无数这样的惨剧发生。


不过那些都是一般学生需要忧虑的事情,和常年拿年级第一的学霸委实没什么关系。实际上在三年级的时候中原中也就已经可以十分熟练地熬制出一份魔力纯正的缓和药剂了。毕竟在他三年级时身边经常和他待在一起的两个人是当时五年级的年级前二,因此他除了学习三年级的课程外,耳濡目染之下也就学了很多以他当时年龄来说暂且还学不到的东西。


更别说,那个表面眼带桃花、内里一肚子坏水的家伙还经常——


“砰!!”中原中也满头黑线地合上那本《中级魔药学理论》,及时打断了自己散发开的思维。


 


别想那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中原中也。他紧紧绷着嘴角在心里对自己严厉地说,好好上课。


 


在他看书的这段时间里,其他要上这节课的人已经陆陆续续来到了教室,分别找了位置坐下,并在桌上架好自己的坩埚。没过多久斯内普教授就如同往常那样,双手紧扣在身前快步走进教室,那件质地柔软的黑袍下摆在他身后翻动,如同一朵黑云那样压在每个看到他进来后不由自主噤声的学生心头。


中原中也飞快地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绪,提起精神准备好好上课——虽然不太喜欢教室环境,但对于魔药本身他还是有很大兴趣的——然而他紧接着就看见了另一个身形熟悉的人影,穿着那件刺眼的金红色院袍,跟在斯内普教授身后溜溜达达地走了进来。


“…………”中原中也怀疑自己被乱步那家伙传染了困意以至于现在也没睡醒,不仅困到出现了幻觉,还做了一个噩梦。


瞄一眼其他人的表情,能看出来教室里所有五年级的学生心里想的都是差不多类似以上的东西。


斯内普站到了最前面,声音如同往常那样低沉:“现在,我们开始上课。打开你们的课本,我希望各位已经对今天要学的课程做了必要的预习——”


说到这里他看到班上全体学生的眼神都在不由自主一个劲地往自己身边瞟,斯内普这才想起来边上多了一个人似的,简单地说道:“七年级的太宰治先生因为要在这学期跟着我完成一个研究课题,所以接下来他会作为我的助理,出现在你们的课堂上。”


“——即使他是一个格兰芬多?”中原中也表情完全放空,在听完斯内普的说明后忍不住对自己的院长提出质疑——完全忘记了就在前一天晚上,他自己刚刚对那个一年级的小斯莱特林说过“不要太在意学院间的敌对意识”这种话。


“即使他是一个格兰芬多。”斯内普面无表情地看向他,“你有什么问题,中原先生?”


中原中也眨了下眼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我很抱歉,教授。”他低声说,“我没有任何问题。”


斯内普轻哼一声就把这件事揭了过去——显然对于自己课上的好学生,还是一个斯莱特林,斯内普有着比其他学院多了不止一点半点的忍耐度。如果刚刚插话的是一个格兰芬多,那么斯内普绝对不可能这么简单就放过了这件事。


中原中也一脸郁卒地看着太宰治对自己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微笑。


 


灾难。斯莱特林的五年级级长在这学期的第一堂课上,对自己接下来整个学年的魔药课下了一个定论。


 


……


对于斯内普来说,你永远不能指望他像其他教授那样,在学期第一节课上先和学生们聊聊天,分享几件假期令自己感到愉快的事,然后再进入今天这堂课的正题。他第一堂课的气氛和期末考之前最后一堂课的气氛完全没有任何差别:简述这堂课要学习的魔药与熬制时的注意事项,分析它的药理作用与魔药本质,然后就是学生们的动手实践。千篇一律,从没出过任何变化。


这堂课学习的内容是配置生死水,一种效力很强的安眠药。在一年级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学习过了一点相关内容,但是直到五年级的现在,他们才开始正式学习如何配置它。


中原中也从材料柜里拿回了一些日光兰根、苦艾以及其他的一些草药材料,将它们清洗干净后开始拿小银刀处理那些日光兰根,准备一会将这些根茎磨成粉末。


一片阴影从身后投在他的桌面上。


中原中也头也不抬地警告:“如果你敢在我熬制魔药的过程中捣乱,我会把你的脑袋整个塞进坩埚里。”


来人在他身后发出一声叹息:“如果我敢那么做的话,率先把我的脑袋拧下来塞进坩埚里的绝对不会是中也你,而是斯内普教授。”


中原中也想了想那个画面,“嗤嗤”笑了两声,难得赞同了他的话:“也对。”


给斯内普教授当助理,其痛苦程度绝对不亚于单枪匹马不带魔杖空手和一只狼人决斗。五年级斯莱特林在心里十分公正地评价。


他把磨成粉末的日光兰根放到一边,而另一边最早进行处理的苦艾浸液也已经浸泡完毕。中原中也抽出魔杖对准自己的坩埚下方来了一个控制好魔力的火焰魔咒,然后按照书上的顺序把魔药材料一样样放进去。在拿魔杖搅拌的过程中他终于没有忍住好奇,于是对站在旁边无所事事的高年级格兰芬多问道:“所以你干嘛要选斯内普教授作为你七年级研究项目的导师?”虽然那些比较好的工作单位基本上都对魔药有着至少是“E”的成绩要求,但一般来说只有未来意向是圣芒戈的学生才会在这门课上下更大的功夫,而其他比如说傲罗或者英国魔法部,则更偏重于魔咒课上的成绩一些。


太宰治想了想。“可能是因为我比较闲吧。”他耸了耸肩,最后说道。


这种一听就是敷衍了事的谎话中原中也现在都已经懒得去拆穿了。斯内普教授在教室另一头巡视那群可怜的、和他们一起上这节课的格兰芬多小狮子们,反正现在也没别的什么事,于是他就顺着太宰治的话往下随口接了一句:“那么闲的话,不如来帮我处理一下这些水蛭啊。”


他真的只是随口一说,然而让斯莱特林五年级级长惊讶的是,懒洋洋靠在墙上一副“除非斯内普教授出现在眼前否则我绝不动弹”样子的太宰治在停顿了片刻后动了动身子,然后走过来拿起另一柄小银刀,居然真的开始帮他将那些黏糊糊的水蛭汁液挤压出来。


“劳驾,往这边站站挡一挡。”他一边动作纯熟地处理着那些魔药材料,一边漫不经心地说,“被教授看到的话,你我可都得挨骂。”


“……”中原中也震惊地看着眼前的高年级格兰芬多,第一反应是他又在盘算什么阴谋诡计打算坑自己。于是他暂时停下手中的动作,眼神警惕地说:“你又想搞什么?”


“不是中也让我帮忙的吗?”太宰治十分无辜地说。随后他眯起眼睛轻轻一笑:“而且这种事你不应该习惯了?当时你学习额外课程的时候,不都是我握着你的手腕——”


“你还是继续闲着吧。”中原中也面无表情并且不怎么礼貌地打断了他的话,“突然就不想让你帮忙了。”


“……唉,真无情。”太宰治从善如流地打住话头,懒洋洋地拖长了腔调,故意抱怨道。


中原中也看上去用尽了全身力气才控制住自己没有把魔杖戳进他的喉咙里。


 


有了太宰治(隐蔽在暗中)的帮忙,中原中也自然是第一个就完成了自己那份魔药作业——虽然平时没有太宰治的时候他也是第一个完成的——他仔细地将魔药倒进清洗干净的玻璃瓶中,然后在全班同学看学霸的眼神中走到斯内普教授眼前,把作业交了上去。


没有任何意外的,斯内普教授给了他一个“O”。


“或许从下节课开始,你可以尝试去做一些O.W.Ls前几年的题目要求的魔药。”在他欠了欠身准备离开时,斯内普教授柔滑阴沉的声音嘶嘶响起。


中原中也迟疑地转过身。虽然那对于他来说没什么难度,但从教授的角度看……“可是,那其中很多东西我们都还没有学到?”他疑惑地问。


“是这样没错。”斯内普勾起一个嘲讽的笑,“但我注意到,太宰先生似乎很愉快帮助你解决一些问题。”


中原中也尴尬地僵立在原地,半晌他才动了动嘴角:“这是一个误会,教授……”


斯内普看了他一眼:“我想,你大概误会了什么,中原先生。在学生本身的能力足够的情况下,我并不介意他们在某些方面走一走捷径来节省时间——特别,在对方是一个‘十分’‘热情’的格兰芬多的情况下。”在最后的话中,他特意加强了几个单词的读音。


“……”中原中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说起来,太宰他从蛇院转到狮院这件事,果然斯内普教授也很恼火吧。他在心里想,所以太宰那家伙到底什么毛病,非要找斯内普教授作为研究项目的导师啊?


但这些话他不可能去问眼前肤色蜡黄的斯莱特林院长,因此中原中也在几秒钟的沉默后,再度对斯内普欠了欠身。


“……我知道了,教授。”


偏棕红的橘发从脸侧滑下,五年级斯莱特林有气无力地说道。


 


下午的课是在禁林旁边的,或大或小,每年总会出点什么乱子的保护神奇生物课。中原中也吃完午餐后跟着其他学生一起来到上课的地点,看到海格教授站在那里,高大的身躯隔着老远都能看见。


他对斯莱特林的态度一向比对其他学院冷淡,但好在,在上课的时候总是不止斯莱特林一个学院的学生——而且斯莱特林的少爷小姐们根本也不在意一个混血巨人对自己的态度。


“小毛毛们,恭喜你们进入了五年级——”海格有些兴奋地搓着手,“既然你们已经五年级了,那么是该学习稍微成熟一点的知识了!夜骐——你们有谁知道吗?”


“载我们来学院的马车,好像就是夜骐在拉动?”一个不太确定的声音从学生中间响起。


“是的,是的。”海格高兴地点头,“那正是他们,一群小可爱——”


“可是教授,”又有一个声音犹豫着响起,是一个赫奇帕奇,“我听我母亲说,夜骐会给看到他们的人带来灾难,是一种十分不吉祥的动物。”


“那是偏见,谣言!”海格挥舞着他的手掌,“夜骐实际上是一种非常聪明、非常忠心、非常乖巧的神奇动物,它会被巫师们那样认为,是因为只有直面过死亡、或者见证过死亡的人才能看见它!”


他让出了一点位子,示意学生们看他的身边。


 


“……哇喔,真棒。”中原中也身边的一个斯莱特林讽刺道,“我只看到了空气。看来我们要对着空气上完这节课了。”


说完他戳了戳身边的级长:“你能看到吗?”


因为在上午的魔药课上受到了来自魔药课教授和某个混蛋的双重重击,所以从下了魔药课之后,经过一场午餐,甚至直到现在中原中也都是一副懒洋洋的、对什么都不起兴趣的样子。


他撩起眼皮看了一眼。


“看不见。”他言简意赅地说。


“所以这堂课有什么意义?”那名斯莱特林撇了撇嘴,“我就知道那个混血巨人不能靠点谱——哪怕只有一点点。”


中原中也耸了耸肩,没有接话。


 


在他们前方十几米外的地方,一头长着龙一样的头、身体却像马的动物正温顺地待在海格身边。它长着一对蝙蝠一样的巨大骨翼,透明的薄膜挂在尖锐的翼骨之间。


像是感受到了来自人类巫师的注视,那头夜骐转过头看过来。它的眼睛是银白色的,而且是白茫茫的一片,上面没有瞳孔。


 


中原中也和它对视了几秒。


然后他静静垂下眼,若无其事地移开了自己的目光。


TBC.


 忘记给没看过(似乎很少)HP的姑娘们科普:


O.W.Ls:五年级学生需要接受“普通巫师等级”(O·W·Ls - Ordinary Wizard Levels) 的考试,对将来工作具有重要影响,很多地方,比如傲罗指挥部、英国魔法部以及圣芒戈都会对应聘的巫师们的O.W.Ls考试成绩做出要求。


N.E.W.Ts:七年级的毕业生则必须通过“终极巫师等级”(N·E·W·Ts - Nastily Exhausting Wizard Tests)的考试,合格者才能毕业。

评论

热度(1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