ほし 星 を こえ 越え て

【太中】荆棘于明日枯萎 05

木对:

*HP paro 年龄操作有


*放假了,接下来更新会稳定掉落(大概)ww


*硝烟玫瑰预售地址→ 点我这里


 


05.


江户川乱步的突然闯入虽然打破了室内刚刚跌至冰点的温度,但带来的坏消息却并没有让斯内普的表情比刚才好上多少。


或者说,两相重叠之下,斯内普和刚才的满面冰霜相比,现在的表情大概更接近于“暴风雪来临”。


那锅魔药无疑已经无法成功了。斯内普干脆利落地将自己的魔杖从坩埚内拿出,用放在旁边的黑色绒布擦了擦,然后一言不发地转身,越过门口的高年级斯莱特林后快步走了出去,黑袍下摆在他身后荡成一片黑云——


而留在屋内幸运躲过一劫(或者只是被延后处理)的太宰治摸了摸鼻子,和江户川乱步交换了一个眼神。


乱步对他耸耸肩。


太宰治皱起眉。于是他随手整理了一下桌上堆在一起的羊皮纸,然后跟着虽然现在已经不是同一个学院、但关系仍然还不错的好友走了出去。


 


走出办公室,他们在和前方斯内普教授上下翻飞的袍角保持着一定距离的情况下,快步经过那些年代久远的盔甲和石柱。


路上,太宰放低了声音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没一个人告诉我情况,我想推断都没有根据。”江户川乱步撇了下嘴,“我刚从图书馆出来就碰到了匆忙经过的麦格教授。她见我一个人,就让我过来通知斯内普教授说,禁林那边出事了。”


“然后我就想到,”江户川乱步懒洋洋地说,“今早中也告诉我,他下午在禁林边上有节保护神奇动物课——”


他看了眼太宰的脸色,笑眯眯地接上自己的话:“所以就拉你一起过来了,不用太感谢我啦。”


“我倒是不担心他会受伤,”太宰的语气微妙,“估计一圈人都倒下了,最后才会轮到那个小矮子。”


他轻轻眯起眼睛:“只是……”


后面的话他没说完,话音消散在了英国九月份那带着凉意的空气里。此时他们正好路过中庭,个头小巧的红尾雀落在古旧的石头雕像上,歪着脑袋,黑豆一样的眼睛冷冰冰地盯着下面经过的黑袍巫师们。


停了几秒后太宰治话音一转,和好友谈起了另一件事:“你进来之前,我正在询问斯内普教授关于灵魂分离的事情。”


江户川乱步“唔”了一声,显然知道关于此事的内情:“怎么样?”


“反应很强烈。”太宰治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看来我们找到了在图书馆禁书区没翻到相关内容的原因。”


“意料之中。”江户川乱步从旁边凉丝丝地飘来一句,“这就是为什么期末考试永远都是我第一名、而你只能第二或者偶尔和我并列——我早就警告过你,最好不要拿这个问题去问斯内普教授。”


“但常规解决办法的速度太慢了。就好像我想要制作一副制作方法在禁书区才能找到的高级魔药‘复方汤剂’,但我却从‘分辨魔药材料’这种一年级内容开始学习如何制作它一样。”太宰治的语气中透了点无奈的意味出来,“方法是稳妥,只可惜大概没有那么多时间留给我去冲刺‘埃德加国际魔药成就奖’。”


“可你也应该知道……欲速则不达的道理。”江户川乱步缓缓地说。他没什么表情地看着前方斯内普教授身后翻飞的袍角,因为极度理智而使语气几乎显出几分冷漠,“‘多花费一点时间’和‘引起斯内普教授的注意’——不用我提醒你也知道哪种情况更糟糕吧?”


“…………”


太宰治沉默下来,形状好看的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然而这种看上去十分高深莫测的状态江户川乱步维持不过三秒时间,三秒一过他就撑不住了一样,松懈下来接着笑眯眯地说:“而且有我出手帮忙,这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他的话中带着一种理所当然的笃定态度。太宰治闻言掀起眼皮瞥了他一眼,随即短暂地叹了口气:“……现在也只好这样了。”


 


说话间他们已经走到了医疗翼,门口乱糟糟地围了一大堆学生——太宰治瞄了一眼发现这些全部是五年级,让人不费什么功夫就能猜到,围在这里的大概就是刚刚出事时在现场的那批人。


由于庞弗雷夫人严禁无关人等通通挤在医疗翼里,所以他们这个一名教授并两名学生的组合被堵在了门外,然而不知道是谁率先看清了来人身份,惊讶之余轻声提醒了一句“斯内普教授来了”,随即,就如同摩西分海的场面一般,挤成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呼啦一下向两边散开,老老实实地为他们黑漆漆的魔药课教授让了一条路出来——


太宰和乱步对视一眼,然后愉快地跟在斯内普教授身后,轻轻松松走了进去。


 


比起门外的热闹,在庞弗雷夫人的严厉要求下,医疗翼内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个人在场——除了躺在病床上的,这其中有一多半都是教授。


斯内普黑着脸走上前,正好听到海格教授对这次骚乱事件进行陈述的最后一句话:“……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让拴住那些小可爱——我是指夜骐——的绳子全部断掉了。但我能保证,我在早晨去看它们的时候,那些绳子还是完好无损的,邓布利多教授。”


自己课上出现了这种大乱子,不仅牵扯到了自己饲养的那些心爱的神奇生物,甚至还导致学生受伤住进医疗翼——无论哪一件都给予了这个心地善良的混血巨人不小的打击。他不安又内疚地叙述完整起事情经过,因为情绪低落,最后不自觉地对面前有着几英尺长银白色胡须的老巫师沿用了之前他上学时的称呼。


斯内普冷笑一声在高高垂下的白色隔帘旁边站定,嘶嘶地叫了声“邓布利多”。


穿着深紫色长袍、上面绣满了银色星星的巫师转过身。足有几英尺长的银白色胡须、长长的鹰钩鼻、湛蓝色的锐利双眼与半月形的眼镜,这些无一不在诉说眼前人的身份,正是国际魔法师联合会主席、威森加摩首席法师、霍格沃茨魔法学校校长——阿不思·邓布利多。


“西弗勒斯。”邓布利多对斯莱特林院长点了点头,“你来的很及时。我们正好讨论到,关于这件事的后续处理。”


斯内普乌黑的眼睛往病床上扫了一眼,发现那个因为失血过多而显得脸色格外苍白的五年级斯莱特林是佩蒂尔家的小儿子。


“我恐怕你会接到雪一样多的投诉信,邓布利多。”斯莱特林院长语调冰冷地低声说道,“老佩蒂尔一向护短,更别说受伤的小佩蒂尔是他最骄傲的孙子,之一。”


“是的,即使霍格沃茨已经很多年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教学事故了。”邓布利多微微叹了口气,“或许我们应该听一听小佩蒂尔先生的想法?”


他转过头,温和慈爱的目光放在了那名五年级斯莱特林的脸上。


 


教授们在讨论善后的问题,而为数不多的被允许在场的几名学生在现阶段就显得有几分无所事事。太宰和乱步进门后没有跟着斯内普教授一起走到病床边上,而是和靠墙站着冷淡旁观的两名斯莱特林级长站在了一起。


“好久不见,小米切尔。”太宰治笑眯眯地先和贵族小姐打了招呼,“你今天盘起长发的样子真漂亮。”


玛格丽特·米切尔抱着手臂,短促地嘲讽笑了一声:“少些虚伪的客套话吧,太宰先生。我想你印象中的我,大概还停留在几年前我短发时候的样子吧?”


然后她用和对待太宰全然不同的态度,优雅地对一旁的江户川乱步行了一个简单的屈膝礼:“下午好,江户川先生。”


“下午好呀,小米切尔。”江户川乱步笑眯眯地说。


而太宰治看上去丝毫不介意她的区别对待,他轻轻一耸肩,眼尾带出的笑意看上去漂亮又真诚:“但斯莱特林的日常不全是你所谓的‘虚伪的客套话’么?”


“如果我是你,”玛格丽特妆容精致的小脸绷得紧紧的:“我就不会当在场的几位全部是斯莱特林时说出这种不恰当的言辞——我们还没聋,太宰先生。”


“我恐怕如果要动手的话你得排队,小米切尔。”说着太宰看向了旁边从刚才起就没说话的另一位级长,“是吧,中也?”


中原中也撩起眼皮瞥了身边的七年级格兰芬多一眼,然后给了他一个敷衍的冷哼:“对,我永久持有第一顺位揍你的黄金VIP身份。”


玛格丽特响亮地发出一声冷笑,嘟囔了一句“见鬼的男孩儿之间的友情”后就紧紧闭上了嘴,看上去不打算再和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多说哪怕一个字。


显然太宰也没有接着和她聊下去的打算,江户川乱步瞅了一眼发现受伤的不是比自己小几岁的好友后就兴致缺缺地率先离开了——理由是讨厌医疗翼里的味道——于是太宰站到中原中也的另一边,两个人谁也不说话,一起默默看着前方教授们嗡嗡地争论。


过了半晌,中原中也才率先开口。


“找个地方说话吧。”他目视前方,没有指代姓名却笃定对方知道自己是在对谁讲话,“我有点事情要问你。”


“真难得。”太宰懒洋洋地提了下嘴角,“只是你被特意留在这里,提前离开不太好吧——邓布利多问完你情况了?”


“看他们的样子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而且偷跑而已——和你三年级时候就敢带着当时一年级的我宵禁后在霍格沃茨城堡里夜游的行为根本没法比。”中原中也不太耐烦地说:“少废话,你走不走?”


太宰闷闷笑了几声:“既然中也都开口了。走吧,去哪谈?”


于是他们在玛格丽特把他们当做空气的眼神中光明正大地离开了医疗翼,推拒了门口围观学生想要知道事情后续处理的问题后,太宰治和中原中也两个人走在了霍格沃茨城堡一层的长廊上。


长廊下庭院里种着的玫瑰轻轻抖动着娇嫩的花瓣,火红的花在微冷的夜风中盛放。出了医疗翼中原中也才发现,经过一下午的闹剧后,眼下已经夜色暗沉,甚至过了晚饭的时间——而他因为各种事情缠身导致直接忽略了时间的问题,意识到之后才反应过来胃部的抗议。只可惜现在不是吃饭的时候,于是他只好接着忽视这一点,先把眼下的事解决了再说。


他们选了一处平时很少有人经过的拐角。然而站定后没等中原中也组织好语言,高年级格兰芬多先开口截下他要说的话:“——在中也问我之前,你是不是应该先向我解释一下,发生了什么事?”


“……”被抢先的中原中也默默把原本已经微微张开的嘴闭上,狠狠瞪了他一眼后才抬了抬下巴,“禁林里一些神奇生物突然骚动暴走,冲出来的时候我们恰好在那里上课。虽然进行了一些抵抗,不过数量太多,没什么作用。”


“我其实有点惊讶,”太宰治用让人恼火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他一下,语气戏谑,“我还以为有你在的话,至少斯莱特林不会出现什么受伤的状况”


提到这个,斯莱特林五年级级长脸上的表情就有点不好看起来。他皱了皱鼻子,语气很不好地说:“……是我大意了。我以为那匹鹰头马身有翼兽是冲着我来的,躲开之后没想到它居然也一拍翅膀猛地转了方向,对准了斯莱特林的队伍,结果一头直接撞在了佩蒂尔身上。”


太宰“嗤嗤”笑了两声:“看来传闻中‘特别厉害’的斯莱特林级长也不是那么可靠嘛。”


“劳驾!!我假设,太宰你根本就是——”


“——把我叫出来就是想说这些?”高年级格兰芬多挑了挑眉,打断他的话。


提到这件事,刚刚还对他怒目而视仿佛随时要扑上来咬他的斯莱特林级长在短暂一怔之后,微微眯起了眼,然后脸上那些多余的表情被他尽数收了起来。


他沉默半晌,然后才眯着眼,用那种平静的、让人辨不出情绪的微妙语调开口说道:“……我今天在保护神奇生物课上,看到了夜骐。”


太宰治没什么表情变化,他只是弯着嘴角,一言不发地听着眼前的斯莱特林继续往下说。


“其实之前也能看到,每次坐学校的马车都能看到是它们在前面牵引。”中原中也慢慢地说,“只是之前没注意,而今天那些动物们骚动冲出来时我才发现,夜骐——无论哪一匹——都好像很关注我的样子,就好像我身上有什么东西在吸引它们一样。”


听到这里太宰的眼神才微微一动。只不过这种变化十分迅速,眼中那点涟漪带来的痕迹被他飞快地掩盖住了。


“所以?”高年级格兰芬多懒洋洋地说,“中也想问我什么?”


中原中也抿了抿嘴:“我至今在霍格沃茨待的五年时光里,有一大半的时间都是和你在一起的,太宰——虽然我并不想承认这一点。”


“所以,你能不能告诉我,”中原中也紧紧盯着他那双带着笑意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问,“我是什么时候,在哪里经历了什么事,才导致我现在……能看见夜骐的?”


 


“……”


太宰治脸上的笑意淡了下去。


停了几秒,他才微微叹了口气:“你忘了一件事。”


中原中也一愣:“什么?”


然而就当他以为眼前的格兰芬多混蛋能说出什么正经话的时候,他眼前一暗,接着就看见太宰治上前一步把两人间的距离拉到最近,弯下腰,开口时的温热气息洒在他的眼睫上。


 


“我以前不是教过你,想要我帮忙的时候……要怎么做来着?”


太宰微笑着,轻声说道。


 


中原中也的脸色顿时一黑。斯莱特林的小蛇冷下脸,恶狠狠地嘶嘶警告:“你最好不要得寸进尺——”


“嘘……”太宰伸手捏住他的下巴,幽深的眼睛里一片晦暗,“等价代换。你应该知道的。”


说着他趁眼前人还没有做出什么反应的时候,伸出手揽住小斯莱特林的腰际,微微垂下头,柔软的黑发滑下来,擦过中原中也的脸颊。


中原中也猛地睁大眼睛,带着熟悉气味的鼻息从头顶压下——


 


太宰治轻轻抬起他的下巴,然后给了他一个动作不算温柔的吻。


 


TBC.


格兰芬多学长实力演示如何转移话题(no.

评论

热度(1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