ほし 星 を こえ 越え て

【太中】荆棘于明日枯萎 06

木对:

*HP paro 年龄操作有 


*尽量考据 但私设仍然存在


*这几天我一直在外旅游,这一章是在火车和宾馆里码出来的(哭哭),接下来几天更新不定时掉落,24号回去后会恢复先前的勤快的……谢谢各位姑娘的等待和喜欢(猛虎落地式)


 


06.


“我总有一天要送他去见梅林!!”中原中也怀里抱着一个暗绿色靠垫,脸上因为过于气恼而泛起一层浅淡的薄红。靠垫柔软的布料被他揪得满是褶皱,顿了顿后他又咬牙切齿地加重语气:“绝对!”


然而斜斜靠坐在床头听他抱怨的人只是用一个哈欠作为回复。


“这句话我已经听你翻来覆去说了好几年。”江户川乱步懒洋洋拖长了嗓音,看上去对好友在傍晚的遭遇毫无兴趣,“——所以你又一次被太宰白白占了便宜,最后也没有得到想问事情的答案?”


中原中也的胸膛用力起伏了一下:“我没有被他占便宜!”他愤怒地强调。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乱步意兴阑珊地随意挥了挥手,再度打了一个哈欠后,敷衍说道。


 


房间里的壁炉中,燃烧的柴火发出噼啪噼啪的响声,跳动的火焰不仅照亮了半间寝室,还一同赶走了因为位于墙壁上那些因为位于黑湖底而渗出的阴冷湿气。江户川乱步垫着巨大柔软的枕头坐在床头,身上穿着一件暗绿色的睡衣,头上歪歪斜斜戴着一顶尖尖的睡帽(上面还绣着很多亮闪闪的星星),满脸困意,显然是在即将入睡的时候被人强行从被窝里拖了起来。


而造成他不能进入香甜梦乡的罪魁祸首坐在床对面的矮沙发上。中原中也似乎对于好友这种对大多部分事情都兴致缺缺的态度习惯了——或者说他只是需要有一个人能听他咒骂隔壁学院某个黑发的七年级学长——即使没得到什么回应,他依旧愤愤地把太宰治和他之间的仇怨(开始还只是今天的新仇,然而不久后就开始不知第几次抱怨起了过去的旧怨)一条条列了出来。


 


“——既然这么生气,那干脆去打一架好啦。”乱步终于还是躺回了床上,他迅速盖好了被子,声音闷闷地从被子下传了出来,“左右你们打架又不是第一次,就差互相扔恶咒了。”


“当然。”中也不怎么优雅地朝天翻了个白眼,“我当然狠狠给了他一下。不然我怎么可能就让他这么回去。”实际上在太宰松开他的下一秒他就没有任何停顿地给了他一个“倒挂金钟”(“在这里挂上一晚上吧!”他怒气冲冲地对太宰说。),然后自己干脆利落地转身,黑色的院服下摆在他身后荡出了一个柔软的弧度,气哼哼地迈开步子走远了。


“喔。”江户川乱步的声音慢吞吞地响起,他公允地(或者只是单纯想睡觉)说,“那不就两清了?你来我往,谁也没有多占便宜。”


中原中也猛地瞪大眼睛:“哪里算两清?!明明我比较吃亏——”


“好吧,好吧。”乱步说,“那明天早餐时你可以继续,我替你望风。”


“……这还差不多。”中也停顿片刻,然后从鼻子里轻轻哼出一声。他当然没有把好友在已经快睡着时的应和当真,只是说了这么久,他觉得心里那点憋屈多少舒散了点,而不再像他刚刚冲进来时一样,怒气冲天得仿佛下一秒就要气得爆炸。


“不过,说正经的。”乱步见沙发那边安静下来,于是扒开一点被子,从中露出一只微微睁开了一点的眼睛,“太宰这么逗你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你就没有点别的想法吗?”


“什么想法?”中也茫然地和他对视两秒,两秒后才反应过来这句话背后隐藏的含义。于是他的眼角轻微抽搐了一下,皱起眉头:“你是想说,太宰治——一个换女朋友速度比魔药教室里材料消耗速度还快的——格兰芬多——喜欢我?”


特地在其中的几个单词上加重了语气,说完这话他自己都忍不住恶寒了一下,为比自己大两岁的好友的奇思妙想。


“我觉得是你想多了。”他响亮地发出一声冷笑,“我看不出他除了耍弄我之外还有别的什么用意。”


“话不是这样说的。”乱步语速平缓说道,“从我嘴里说出来的话,你还是听一听比较好哦。”


中原中也脸上的表情略微收敛了一点。然后他轻轻眯起眼,看上去带着几分怀疑说道:“我记得——你对占卜课一向没什么兴趣,江户川家族也并不是因为预言而出名的。”


“是这样没错。”江户川乱步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但是我聪明啊~”


“……”中也用力拍了两下胳膊把刚刚立起来的寒毛拍下去,然后语气很真诚地问躺在床上笑嘻嘻的高年级斯莱特林:“所以,你是怎么做到十几年如一日地用这种欠揍的语气说话,还没有被人堵在拐角猛丢恶咒的?”


乱步哈哈笑起来。


 


……


当最后中原中也从好友的寝室出来时,宵禁的哨声早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他拢了拢自己身上的秋季斗篷,准备回到自己的寝室——然而在经过一个拐角后,他看到通道另一头公共休息室的方向,冒出了一点微弱的火光。


中原中也愣了一下,随即恼火地皱起眉。


斯莱特林地窖壁炉的炉火会在宵禁之后由家养小精灵熄灭,这是一直以来的一个小习惯。但在这学期开始的第一天,壁炉就被刚刚上任的五年级级长上了一个直白明了的警示魔咒,宵禁后一旦有人从这里经过走出地窖,炉火就会在之后重新缓缓燃起——专门用来整治那些热爱挑战校规的学生们(从这点就能看出来,在这方面不止格兰芬多热衷冒险)。


预感到自己今天是不能准时躺回床上了,中原中也不耐烦地“啧”了一声,拢紧了那件稍厚些的秋季斗篷便向公共休息室的方向走去——即使因为今天的一连串事情,导致他此时格外想念自己柔软的床和天鹅绒被子,但他还是不得不出去寻找那个——或者那些——颇具好奇心的斯莱特林。


夜晚的霍格沃茨实在算不上多安全。这是他托某个混蛋的福得来的亲身经验。


 


走出地窖,身处幽暗环境与阴冷凉风的包围之中,五年级斯莱特林面不改色地抽出魔杖,低低念叨了一句“Aparecium(急急显形)”(原本只是用来让隐形墨水显现的魔咒,被他经过微弱的调整后也可以用作为数不多的其他几个地方,魔咒学的弗立维教授为此给斯莱特林加了二十分),一道白色的光芒从魔杖前端短促地喷出,于是就像是踩了荧光粉末一样,阴森幽暗的走廊地面上逐渐亮起了一串小小的脚印。


看到这一幕,中原中也高高挑起一边眉梢——从脚印大小看,居然还是个一年级新生。


是了,当然是新生。他在心里嘲讽地想。高年级的才不会什么隐藏措施都不做,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走出地窖夜游呢。


叹了口气,他又随意地挥了挥手中魔杖,一声“Lumos(荧光闪烁)”之后,魔杖尖端立刻亮起了明亮耀眼的白光。


“最好别让我逮住你。”他疲倦地嘟囔一声,“不然我会让你挂在墙上整整一周。”


 


那串闪烁着淡淡光亮的脚印踏上了走向一层的楼梯,然后穿过那些高大雕刻着繁复花纹的罗马柱——中原中也注意到脚印主人虽然冒险夜游,但好歹足够细致小心,起码根据脚印停留的位置能发现他有小心避开费尔奇经常出没巡逻的几个地点。


还不算愚蠢到家,他面无表情地在心里想。但这并不能改变什么。


走到这里他已经明白了那个胆大小崽子的目的地——是的,穿过了中庭花园和一层大厅,向学院后面的草坪走去,目的显然不是打算在深更半夜来个野餐,而是位于霍格沃茨后方的Dark Forest。


禁林。


好吧,事情到现在为止已经很清晰明确了。一年级、触犯校规、不仅夜游还是夜闯禁林……虽然这些事中原中也自己也一条不落的做过,但在他如今五年级的现在,他就已经可以理直气壮地抱怨“上赶着作死也是不清楚那颗脑袋瓜里是不是装满了南瓜汁”。


别管他曾经是不是也这么做过呢,反正他现在是跃身于管理层的特权阶级,除了教授和男女主席外没人能管到他了。


 


警示魔咒的效果在脚印走大禁林边缘的时候消失得干干净净。最后一个脚印孤零零地印在禁林前方泥土翻起的土地上,透过一棵又一棵高大植物之间的缝隙,能听见禁林深处传出来的、令人心悸的乌鸦嘶叫。这种本就被视为不详的动物叫声因为禁林的幽暗环境,眼下更是多了几分说不出的阴森出来。


这个位置周围比较开阔,从霍格沃茨的走廊上能轻易观察到这里,于是中原中也熄了魔杖尖端的“荧光闪烁”,把魔杖收回了院袍之下——只是收回,他的手还紧紧地握在底端,以保证随时能在第一时间拔出魔杖,然后发出随意一个能派上用场的咒语。


准备妥当之后,中原中也用如同平时那样的不急不缓的速度一步步走进禁林。他既没有过度紧张,也没有刻意放松,看上去平静得和饭后散步没什么区别。


顺着一条小路走过了平时上保护神奇动物课的地方,接下来就是绝对不允许学生私自进入的禁林深处了。中原中也站在小小的空地上犹豫了一下,似乎是在考虑接下来路途的方向——但他运气不错,没停多久就得到了新的路标。


一点属于“荧光闪烁”的白光在深处倏地亮了一下,但似乎因为紧张或者别的什么原因,没有亮几秒就暗了下去——紧接着是一点微弱的红光,大概是“盔甲护身”之类的防护魔咒。


如果说,开始显然没发挥好的“荧光闪烁”还能勉强视作是探险归途上的照明,那紧跟在后面的“盔甲护身”看上去情况就不是那么悠闲了。联想到禁林里那一堆让魔法部跳脚怒吼的危险生物,中原中也头疼地揉了揉眉心,然后脚下生风一般迅速赶过去,院服下摆在他身后荡起一个怒气冲天的弧度,仿佛一朵黑色的乌云——对,就像他们的院长,西弗勒斯·斯内普教授平时那样。


 


一路上不时有骤然闪过一瞬的魔咒光芒指路,没几分钟中原中也就已经赶到了附近,但他没有急着跳出来一头雾水地救援,而是暂且躲在了一棵大树后,侧过身眯起眼打量外面的情况。这个距离下他已经能听见急促慌张的脚步声、发出魔咒时的响声和互相愤怒指责的吵架声。不过既然还有工夫吵架,就证明情况还不是那么——


——等等,吵架声?


中原中也的嘴角不受控制地抽了一下,但很快又抿成了一条直线——他更多地探出一点身子,仔细看着声音来源的方向想要看个究竟。很快从深处延伸出来的那条小路上出现了两个穿着袍子的小小人影,在微弱的魔咒闪烁的光亮下,一红一绿的内衬色相互交映,看上去居然有种诡异的和谐感。


 


“………………”


中原中也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不知道是该先震惊那个夜游的人是他一直觉得很乖的芥川龙之介比较好,还是应该先震惊一个一年级斯莱特林居然和一个一年级格兰芬多一起夜闯禁林比价恰当。


那个格兰芬多小崽子叫什么来着?


中岛……中岛敦?


 


但现实没给他思索这个问题的时间,追在两个一年级后面的那头看上去十分愤怒的公鹿已经快要撵上他们,有多个支杈的长长鹿角甚至快要碰到那个小格兰芬多的的兜帽——中原中也似乎对两个低年级被一头鹿追得如此狼狈的事感到十分嫌弃,他懒洋洋地挥了挥魔杖,正准备用一个“速速禁锢”结束这场闹剧,然而下一秒他余光扫过,眼尖地看见两个人奔跑前方的地面上,突然微微耸动了一下,同时附近的一棵高大植物映入他的眼帘。


五年级斯莱特林猛地呼吸一顿。


——麻棘树!擅长用潜藏在地下的根将猎物拉进泥土里,然后用根须上的粘液瞬间腐蚀掉猎物的一级危险魔法植物!


那一刻中原中也的动作快过大脑反应,无比迅捷地丢过去一个“统统石化”来确保两个一年级不会被麻棘树的根须捉住——但这么做的后果就是他放弃了那头发狂的公鹿,眼看着它就要把人挑在自己的鹿角上——


 


“Impedimenta(障碍重重)。”


熟悉的、从容不迫中又带着点懒洋洋的嗓音响起,中原中也在听到这个声音后先是松开了刚才紧紧皱起的眉,但松了口气之后,他紧跟着又不耐烦地“啧”了一声。


 


一道强大的红色光芒从另一个方向射出,分毫不差地打在那头公鹿的身上。公鹿像是猛地撞上一堵坚硬的砖墙一样被迫停下了追击,在原地晃晃头又甩甩鹿角,显然被这个强力的魔咒弄得有点晕头转向。而等它清醒过来后,它长长的睫毛轻轻扇动了一下,再看向两个胆敢闯入它家的两个人类巫师的乌黑大眼睛里显然就多了几分忌惮。


停了几秒后,长着嚣张鹿角的公鹿用力喷了喷鼻息,晃晃头,然后转过修长优美的身躯,慢腾腾地走回禁林深处。


两个惊魂未定的一年级这才互相看了一眼,不约而同地松懈下来。


 


危险解除,中原中也从树后绕出来。他握着魔杖,用尖端一下一下敲打着另只手的手心。他微微抬起一点下巴,声音中自然而然地带了那么一点刻薄的意味出来:“那么,我想两位现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们两个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


“以及——”他偏了偏头,嘲讽地看向另一边的树丛,“你又是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沙沙的枝叶声响过后,一个他傍晚才见过的人笑眯眯地出现在三人眼前。来人随意地把魔杖在指尖转了一圈,然后笑起来:“就像中也你一样——我也是出来找人的。”


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身上讨厌的金红色,朝天翻了个白眼,不愿和他多说一句话似的用力拧过头。于是这次两个高年级一起盯住了那两个不安分的一年级,显然是一副不说清楚他们就别想回去的打算。


白发的中岛敦满脸不安,而黑发的芥川看上去倒是蛮镇定——不看他紧紧攥住自己袍子一角的手指的话。


安静了几秒,最终还是中岛敦先开口:“我很抱歉,我们只是——”


 


“我恐怕你不得不回去再说了。”中原中也突然冷冰冰地挥动魔杖,“Petrificus Totalus(统统石化)!”


两个孩子悚然一惊,眼睁睁看着那道耀眼的红光擦着自己头顶打向自己身后——随即,一声沉重落地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他们慢慢扭过头,然后下意识后退了一大步:一只有他们整个人那么大的巨大蜘蛛肚皮朝天躺在那里,庞大身躯因为刚才的魔咒而动弹不得,那几只无机质的黑色眼睛紧紧盯着他们的方向。


中岛敦苍白着一张小脸,因为惊吓使说话的尾音都尖锐起来:“——这是什么?!”


“八眼蜘蛛,一种牙口很好的食肉动物。”中原中也轻轻哼了一声,“这只还只是幼年体,成年体一口咬下你半个身子不成问题。”


他一边语气不太耐烦地说着,一边若有所思地看向另一边的太宰。太宰察觉到他的视线,抬起头分外无辜地朝他勾了勾嘴角:“怎么?”


“运气真好。早知道我该把你挂到偏僻点的地方去,省得把你放出来到处祸害人。”中原中也眯起眼,恶狠狠地说。然后他别开眼,对芥川龙之介伸出一只手:“过来,芥川。先离开这里,回去再找你算账。”


芥川只是犹豫了短短一瞬就顺从地走向他的级长。他伸出手放到中也的手心,感觉到自己的手立刻被紧紧握住了。


然而芥川却不由自主地愣了一下——皮肤接触传来的温度冰凉一片,身边的五年级斯莱特林表面上不耐烦地和一边的七年级学长说着话,但牵着他的手却异常冰凉。


就好像被谁施了一个冻雪咒一样。


 


 


TBC.

评论

热度(1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