ほし 星 を こえ 越え て

【太中】荆棘于明日枯萎 09

木对:

*HP paro 年龄操作有,尽量考据,但私设仍然存在。




09.


九月的英国带着秋季独有的萧瑟寒意,轻微吐息间就已经有浅薄的白雾出现——一轮满月挂在午夜暗沉的天幕上,冷清的月光匀匀地落在禁林里那些高大笔直的树木间,一亮一暗,居然也显出一番微妙的相得益彰来。


只可惜一样的冷,让人从心底开始往上翻凉气。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中原中也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他手里的魔杖依旧怔怔地指着前方,眼珠却转向了那边慢悠悠走出来的高年级格兰芬多,不知道自己该调度出一个什么表情来面对才比较符合当下的情景。


太宰治站在距离他几米外的月光下,柔软而微卷的黑发服帖地垂在脸颊边,眼帘也安安静静地垂下了一半,半遮半掩了那双桃花眼中隐藏的情绪。


两人不约而同地沉默着。片刻后,太宰才意味不明地轻轻笑了一声,率先打破了这片寂静。


 


“艾伯特·阿克曼……”他撩起眼皮瞥了眼横在他与中也中间、此刻完全失去了意识的金发青年,“爱护自己的小妹妹,倒是个好人——可惜,就是有点蠢。”


 


中原中也浅浅地皱起眉。他注意到眼前的高年级格兰芬多在说这话时的眼神是阴郁而冰冷的,和平时那副用来逗姑娘们的温柔样子完全不同。即使样貌没有任何变化,但此刻表情和气质的微妙改变让这个黑发青年简直就像是另外一个人——还不如倒在地上的那个艾伯特阿克曼所扮演的假冒者更像“太宰治”一点。


但斯莱特林级长知道,这其实也是太宰治性格里的一部分,只是通常他都隐藏的很好,不太常让别人看见这幅让人脊背生寒的样子。


不过值得一提的一点是,太宰治从来不在中原中也面前装模作样——他看似和谁都自来熟,微弯的眼尾似乎永远勾着几朵桃花,逗姑娘们一笑时总是表现得温柔又体贴,分寸卡得不差毫厘,既让姑娘们脸颊微红又不会显得太过轻浮——大概也就中原中也见过太宰治因为占地方,然后嫌弃地把那些答应“会认真看完”的情书们随手一个“Diffindo(四分五裂)”通通处理掉的样子,眉眼间的神情生灵活现地向身边的小斯莱特林展示了何为人渣——是的,人渣,这个显然有些粗鲁的词汇来自目睹全程的中原中也先生简洁有力的评价。


 


而看着眼前的高年级格兰芬多微微眯起眼,没有拿着魔杖的另一只手的手指轻轻抵在下唇上——一幅在思考怎么不留痕迹地处理干净现场的表情,中原中也就清楚了晕过去的那个金发绿眼、长得还有几分英俊的艾伯特·阿克曼恐怕在某些方面真的惹火了太宰治……比如说,知道了一些不该他知道的事情,之类的。


 


“蠢?你指什么?”针对太宰刚才的自言自语,中也皱着眉问道。接着他的动作顿了顿,然后终于把魔杖收回到了袍子下面,压低的声音听上去有点咬牙切齿:“顺便——如果你眼睛还没瞎的话,我假设,你看到了我身后这个大家伙?如果看到了那就劳驾你想想办法,而不是一直站在那,一脸情深似海似的盯着地上的那个——晕过去的金毛——”


身后那只巨大的八眼蜘蛛轻微动了动,粗壮的下颚擦过斯莱特林级长的后颈,成功地把斯莱特林级长激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没有‘情深似海’地盯着他看。你不要顺势借题发挥,中也。”太宰治挑了下眉,脸上那点阴森因为中也脸上苦大仇深的表情而飞快褪去,又成了平时那个中原中也眼中讨人厌的格兰芬多。


他懒洋洋地在手心敲了敲魔杖:“另外,你大可不必这么担心。现在那个大家伙正处在一种‘梦游’的状态——只要不刺激它让它从‘梦游’的状态中清醒,你完全可以安安全全地,从那边走到我这里来。”


中也怀疑地看过去:“你怎么知道?”


太宰眯起眼冲他笑了一下:“因为今年暑假我被邓布利多一封推荐信弄去了魔法部实习——说是实习,其实魔药顾问更准确一点,在神奇生物管理控制司帮助他们审核一些魔药对于神奇生物的效用,恰好就见过眼前这种,被魔法部用作神奇生物运输上的魔药。”


“哦,我说怎么暑假时的几大家族聚会上没有看见你——”中原中也说了一半,突然反应过来,“等等?你去魔法部实习?!在哪里,神奇生物管理控制司?!——霍格沃茨是没有别人了吗!!要派你这种学生去当魔药顾问!!!”


太宰治欣赏了一会斯莱特林级长大人脸上的震惊表情,然后才故作谦逊、但看起来更加讨打地回答:“放轻松,中也。这份实习工作没有你想象中的复杂,难度主要在那些繁琐无比的细节问题上。实际上,我怀疑正是因为让斯内普教授过去太大材小用,普通学生又没办法胜任这项工作,邓布利多教授才把我指派了过去——”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然后才慢悠悠地接着说道:“不过说真的,作为一个被我辅导了三年魔药学的斯莱特林学生来说,中也你来质疑我在魔药方面的水平——不觉得不太合适吗?”


“辅导了我三年魔药学,”中原中也木着一张漂亮的脸:“听上去我是因为你才能在这门课上拿到高分的——真该让斯内普教授来听听你这话。我想他会很乐意罚你足足一个学期的劳动禁闭——因为你无视了教授的存在。”


“……告状可不是个好习惯。”太宰治叹了口气。他挥了挥魔杖,一阵绕口而陌生的咒语后,那只看上去一口能咬掉人半个身子的成年八眼蜘蛛终于慢吞吞地挪动起来那几条毛茸茸的细长足部,后退了几步,然后转过身,慢慢地走掉了。


被那恶心的下颚抵在后颈上好一会儿的中原中也这时才在心里悄悄送了一口气。


“好了,”解决了这个问题,太宰治收回了魔杖,接着对斯莱特林级长伸出了一只手,“过来,中也——现在回去的话,你还能勉勉强强保证今晚的睡眠时间。”


“别用那种监护人的口吻对我说话,你以为你是谁啊?”中原中也不耐烦地“啧”了一声,向前走了几步——然后又停下了。


“他怎么办?”他瞥了眼地上无知无觉的艾伯特·阿克曼,皱着眉问:“就这么扔在这里?”


“不然呢?”太宰治耸了耸肩,“他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跑来霍格沃茨,然后在禁林里沐浴着月光睡了一晚——听上去有点神经病,不过和‘整晚都老老实实在寝室里睡觉的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就是了。”


“……”中原中也沉默片刻,然后眼神落在几步外的高年级格兰芬多身上,“他回到霍格沃茨是为了调查你。”


“嗯。”太宰治懒洋洋地回答,“从我听到的、你们俩最后的两句交谈中能猜到这点。”


 


【“——因为在两年前,是太宰治亲手杀了我的妹妹。”艾伯特·阿克曼冷冰冰地说,“而你见证了那一场杀戮,却什么都没有说。”


中原中也倏地睁大了眼睛。


好一阵沉默后,他才皱着眉开口说道。


“你说……太宰杀了她?”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难以置信,“那个艾琳娜·阿克曼?”】


 


“——所以,真相到底是什么?”中原中也眯了眯眼,问道,“他的妹妹真是被杀害的?”


太宰治笑容淡了下去,面无表情地看着比自己小两岁的小斯莱特林。他的眼睛不是纯黑色,比黑色要淡一些,是那种黑巧克力一样的深棕色,让他能在想搞搞暧昧时非常温柔多情,也能在降下温度后变得非常……危险。


场面氛围似乎又回到了刚刚的样子。


看了中也几秒后,太宰治忽然无声地露出一个微笑。


“中也觉得呢?”他走过来,几步的距离,一句话的功夫就缩短归零。斯莱特林级长大人不闪不避,满脸“看你还能整出点别的什么事来”的表情看着太宰治站在自己面前。


然后太宰略微弯下腰,慢慢地、把嘴唇轻轻凑在中也耳边。


 


“我说艾伯特·阿克曼是个蠢货……但也许我这句就是一个为了让你相信我,而故意说出来的谎言呢……?”太宰用近乎轻柔的嗓音和他耳语道:“你知道的,我在魔药方面有天赋,对黑魔法也一直有极大的兴趣……说不定,我是在进行什么邪恶的实验,才杀了那个可怜的姑娘……?”


 


中原中也偏过头,近距离盯着那双带着点似是而非的笑意的眼睛,那双深棕色的眼睛中倒映着小小的自己,因为距离过近,所以那眼瞳上倒映的影像十分清晰。


中原中也认真地看了几秒——然后在下一刻以额头为武器,突然毫无预兆地狠狠撞上了太宰治那高挺的鼻梁!!


“唔!!!”这一记头槌十分简单粗暴地打断了高年级格兰芬多故弄玄虚的反派表演,他痛苦地捂着鼻子大步后退了几步,身上那种阴郁而冰冷的感觉瞬间消失地无影无踪。


“这就是我准备和你好好说话时候,你不打算配合的下场。”斯莱特林级长大人抬起下巴从鼻腔中哼出了一声,十分轻蔑地说道。“关于艾伯特阿克曼的说法,我其实一个字也不相信——当然了,不是对你的人品有什么期待,只是单纯因为那个小阿克曼长得不符合你的标准而已。”中原中也冷笑一声,“如果哪一天你真的要做你口中那个‘邪恶的’黑魔法实验,我恐怕你心中的首要人选不会是别人,而会是我。”


太宰治挑高了一边眉梢,紧紧捂着鼻子瓮声瓮气地说:“……不得不说你是对的,真高兴你能认识到这一点,中也。”


斯莱特林级长大人再次发出了一声响亮刻薄的冷笑。


“好吧。”太宰治一边唉声叹气地揉着鼻子,一边说道:“关于那个艾琳娜·阿克曼的事情,不是我不想告诉你,而是这里面水很深,牵扯较多,我也不知道确切情况是如何——”


“但人家姑娘的哥哥一口咬定是你干的。”中原中也一针见血地指出来。


“没错,因为我虽然是无辜的,但的确在后续事情上参与了一部分。”高年级格兰芬多笑眯眯地坦然承认,“当然,得到了邓布利多教授的认同。实际上艾伯特阿克曼查到我身上在意料之中,让我不太高兴的是他跑来你跟前碎嘴,还用这种拙劣的手段……”


他有意无意地瞥了眼躺在地上的金发青年,然后勾了勾嘴角。


“能说的我都说了,不能说的以后你也总会知道的。现在——我们能回去睡觉了吗?好奇宝宝中也?”


“滚开。”中原中也皱了皱眉,“……我就算揪着不放又能怎么样,你打定主意不说的事情,谁也撬不开你的嘴。”


“啊,其实还是有办法的。”太宰治轻轻巧巧地垂下眼,冲他暧昧一笑,“等价代换,你懂的。不过这次一个吻可不够支付你想要知道的真相的费用——”


“你和你的秘密一起天荒地老吧。”中原中也面无表情地打断了他的话,“好走不送。”


“真果断。你确定不考虑一下?……”


 


两人说着话渐渐走远,向禁林外走去。直到他们的声音一点都听不见了,四周只剩下了夜枭和乌鸦的嘶哑叫声,躺在地上的艾伯特·阿克曼这才轻微动了动,慢慢睁开了双眼。




TBC.


赶稿间隙抽空更新~

评论

热度(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