ほし 星 を こえ 越え て

【太中】荆棘于明日枯萎 11

木对:

*HP paro 年龄操作有


*尽量考据,但私设仍然存在




11.


“‘能帮我转交给太宰治先生吗?我听说你们认识,以及,我喜欢太宰先生’——”中原中也声情并茂地复述完那个拉文克劳姑娘的内心剖白,下一刻紧跟着便沉下脸色,用一种仿佛暴风雨来临前的面无表情嘲讽说道,“劳驾来个谁去告诉她——在‘我和太宰治认识’这句话后面,其实还有一句‘并且是关系恶劣的死对头’这句话?”


“别放在心上?要知道在拉文克劳,其中绝大多数人对于学习知识的热情要远远大过其他事情。”江户川乱步打量着眼前那一个个摆放整齐的玻璃罐子,明显有些心不在焉地回答他,“而且,如果你对这件事意见这么大,那刚刚干嘛还要答应帮她呢——最近有什么新产品吗,弗鲁姆夫人?”


空气里漂浮着奶油和蜂蜜的甜香,门口的铜锅里是咕嘟咕嘟冒着泡的热果汁,每当有人推开店门随着寒风一起进来,挂在铜锅旁边墙上的黄铜铃铛就会细声细气地对走进来的顾客尖叫“冷死了!快点把门关上!”。


霍格沃茨学院内部一份匿名投票结果表明,蜂蜜公爵糖果店是霍格莫德村庄里仅次于“佐科的魔法笑话店”的、第二受学生们欢迎的地方。正如此刻,不大的糖果店里挤满了年轻人,有二十来岁的青年也有十几岁的孩子,不是已经吃上了心爱的零食就是正在填写节日礼盒的订单——毕竟没有人会拒绝蜂蜜公爵糖果店的点心,而距离圣诞节只剩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


但就是在这么繁忙的情况下,作为女主人的弗鲁姆夫人依然暂且把店里的其他生意交给了自己的丈夫,选择腾出时间来接待江户川乱步和中原中也。因为这两位是她店里的常客不说,而且每次来的时候,通常都会带来一笔大生意。


“有段时间没见到您了,江户川先生,这次想买点什么?”上了年纪的店主夫人在袍子上擦了擦她的手,同时真心实意地对站在旁边的漂亮的年轻人露出了一个微笑,“噢,梅林。您看上去比上次来我这里时更英俊了一些,中原先生。”


心里憋着气是一回事,遇到其他人时就是另一回事了。中原中也弯起嘴角露出一个得体的笑容,轻轻颔首:“午安。您也依旧还是那么美丽,弗鲁姆夫人。”


由于斯莱特林级长的礼仪过关,把这番简短的社交辞令说得自然又诚意十足,所以即使清楚这不过是一句客套话,弗鲁姆夫人仍然开心得眯起了眼睛——她温和地对面前两位年轻人说道:“介于两位是我们这里大顾客的身份,如果你们想要尝尝新品,我们倒是有一款打算在今年圣诞节推出的糖果——请稍等片刻。”


她转身从柜台后面的门走进了通向地下的货仓,不一会就重新走出来,手上托着的银色托盘上放着几粒金黄色的软糖。弗鲁姆夫人将小托盘放到两人面前:“或许你们愿意品尝一下这个蜂蜜软糖?除了蜂蜜,里面还放了牛奶和碎坚果。”


“听上去不错。”江户川乱步兴趣盎然地拿起来一颗放在嘴里,几秒后满足地眯起眼——“喔!味道确实很好,这个给我包一份——你不尝一个吗,中也?”他问被放在中央展示柜里玩偶吸引了注意力的好友。


“不了,那个太甜,听上去都牙疼。”中原中也头也不回地拒绝。


“那好吧。”江户川乱步耸耸肩,然后一脸愉快地对店主夫人说:“除了这个,其他的还按以前那份单子上的条目和数量来。”


“好的,感谢您的惠顾。”弗鲁姆夫人微笑着,“中原先生需要点什么吗?”


“唔……血腥棒棒糖?”中原中也有点犹豫地想了想,“算了,还是给我来点巧克力蛙和牛奶薄荷糖吧——巧克力蛙要一份,牛奶薄荷糖给我包两份。”


“没问题。”弗鲁姆夫人开心地说,“那我这就去把两位要的糖果包起来——如果有新的需要,你们可以随时叫我或者我丈夫。”


“嗯,麻烦了~”江户川乱步笑眯眯地说,“我们在店里随便逛逛,你先忙。”


看着弗鲁姆夫人搬来梯子,开始从架子上往下一样样拿心爱的点心和糖,江户川乱步这才转过身,和中原中也接着聊起之前被打断的话题:“所以你既然这么不爽,那现在放在你口袋里的小盒子又怎么说?”


斯莱特林级长垂下眼皮,睫毛在眼下轻轻投下一个小扇子形状的阴影。停了停他才冷笑一声,慢吞吞地说:“大概是习惯——这么一想还真是令人反胃——我帮这种忙又不是第一次了。”


“反正太宰那家伙肯定转眼就把礼物随手扔了。”中原中也的眼中闪着明显在打自己的小算盘的亮光,“但这样我不就能找到借口去揍他了吗。你觉得用‘糟蹋姑娘们的心意’这个理由把他揍进医疗翼——这个主意怎么样?”


“……你是学龄前的小朋友吗?”江户川乱步冷静地说,“不过这次用不着你出手,我看他也离住进医疗翼的日子不远了。”


“?”中原中也愣了愣,询问地看向好友。


“七年级的课业、N.E.W.Ts考试以及斯内普教授那边的魔药研究——我记得和阻止狼人在月圆夜变身还是什么的有关?总之是一种极其精妙但也超级复杂的魔药。”江户川乱步随手逗弄了一下趴在柜台上睡觉的猫咪,懒洋洋地说,“——昨天我和他在古咒语精修课上碰见的时候,他对我抱怨说‘已经一个星期没怎么好好睡过觉了’。我看他脸色苍白得跟水鬼似的,大概这次确实不是夸张的说法。”


说完后他看见五年级斯莱特林微微睁大眼有点震惊的样子,疑惑地一歪头:“怎么,你居然不知道?”


“不知道,我上次见他还是两个星期前的事了——”说了一半中原中也反应过来,他皱起眉:“不对,太宰那家伙有什么事我干嘛要知道?我和他不同学院,甚至不是同一个年级!”


“如果你对流传在学校里的流言八卦稍加关注,”江户川乱步用一种愉快的语气说道,“那么你就会注意到,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太宰治在本学期选择了斯内普教授作为毕业论文导师,以至于成为魔药课的助教——是为了能够多制造一些机会和你见面。”


“什么?!”中原中也露出一种仿佛被冒犯了的表情,看上去十分恼火地说,“你说太宰选择跟着斯内普教授进行研究是为了——我?!”


他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冷笑:“本年度最荒谬的冷笑话诞生了。”


“注意,不是‘我说’,而是大家都这么觉得。”高年级斯莱特林轻轻一耸肩,公正地说,“他们说,太宰从你入学起就开始把你带在身边,事事尽心尽力,直到你三年级时到了可以参加那些‘不可明说’私下聚会的年龄,也确实这么做了,太宰才一怒之下转到格兰芬多——”


“容我打断一下,”中原中也表情麻木,“你说的是‘太宰治’和我——的事情吗?”


江户川乱步一摊手,意思是“不然呢”。


“……我总算知道为什么每年期末试题那么简单却还有成片成片的人拿不到‘O’了。”中原中也牙疼似的动了动嘴角,“‘事事尽心尽力’——梅林的胡子,他们怎么看不到每件事之后都是要‘报酬’的?难道他们以为太宰治做事是完全不图回报吗?对那个混蛋的误解也太大了吧。”


“还有,”他不那么优雅地翻了个白眼,语气极其嘲讽地说道,“关于那些‘不可明说的私下聚会’,太宰才是那些聚会的常客好么——说得好像他才是被人辜负的那个似的,呿。”


“八卦嘛,你懂的,总是越传越离奇。”江户川乱步眨了眨眼。这时弗鲁姆夫人将他们要的点心糖果包装好送了过来,一个正常大小的糖果盒以及一个沉甸甸的大号牛皮纸袋。乱步笑眯眯将牛皮纸袋接过来抱在怀里,然后两个斯莱特林一边耐着性子不断说着“让一让”,一边试图穿过拥挤的人群离开这家店。


相较于江户川乱步,只拿了一个糖果盒在手的中原中也就明显轻松很多。他推开门率先走出去,一边说道:“话又说回来,你为什么对这些,”他皱了皱眉,“流言八卦,这么清楚和了解?”


“你不觉得听他们讲这些特别有意思么?”高年级斯莱特林看上去因为买到了充足的零食而心满意足,“有理有据,我都差点要相信这些了。”


“如果你相信这些,”中原中也警告他,“那么我下次绝不会再陪你出门买任何东西——无论是零食,还是那些需要预定的魔药材料。”


“好吧,只是一个玩笑。”江户川乱步的声音从高高的牛皮纸袋后面传出来,“那么我们现在去哪里?”


他们站在寒风穿过的街道上,开口时会冒出一团团的乳白色雾气。天空也灰蒙蒙的,似乎快要下雪了。


“现在回霍格沃茨?”中原中也四处看了看,道路两旁是看上去热闹而温暖的店面,以及嘻嘻哈哈挤在一起打闹的人群,现在回学校似乎有点太早了。“或者我们去酒吧里坐一会儿。”他提议。


“不错的建议,我想来一杯蛋奶酒。”江户川乱步说。


意见一致,于是两个斯莱特林重新迈开步子,向他们常去的小酒馆走去。


 


这里离三把扫帚酒吧不远,也就走几步路,然后拐过一个拐角的距离——但拐弯之后,看不见路、完全是跟着五年级斯莱特林向前走的江户川乱步发现中原中也猛地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


“看见了一个讨人厌的混账。”中原中也面无表情地说。


“哦。”高年级斯莱特林眨了眨眼,没怎么费劲就猜到了话中的指代是谁,“太宰怎么来了?”


“谁知道!”中原中也有点暴躁地说,“如果知道他在这里——我现在就已经回霍格沃茨了!”


站在酒吧门口的黑发青年显然也发现了这边僵硬站在原地的两人。他挑了挑眉,懒洋洋的声音被带着点雪花潮湿气息的风刮过来:“好巧——你们也来这里喝点东西?”


中原中也眯起眼看了看,发现太宰确实是自己一个人,身边没跟着娇小可爱的女伴——他这才冷哼一声,抬腿走了过去:“真是令人不愉快的巧合,你的事情忙完了?居然有空来霍格莫德喝酒。”


“显然,斯内普教授没打算连我的周末也一并剥夺。”太宰治轻轻一耸肩。


大概是被刚刚话题影响,走近之后中原中也发现太宰治的脸色的确呈现一种疲劳过度后的苍白,神色怏怏的,眼底带着显而易见的倦意。他心里莫名有点不爽,但嘴上却已经条件反射一般地嘲笑道:“怎么,最近你用来勾引姑娘的方式是装病来博取同情心吗?”


“你在开玩笑么,中也?”太宰治打了个哈欠,“我如果看中她们中的哪一个,还用得上‘勾引’?”


中原中也翻了个白眼,从口袋里掏出那个特意用了银绿色缎带装饰的小盒子扔过去,“喏,你的。”


太宰接下来:“哇,中也居然送我东西——是提前的圣诞节礼物吗?”


“你想的美。”中原中也用尽力气才没拔出魔杖戳到他的喉咙里。


“嗯……我想也是,”就一个小盒子,太宰顺手拆开上面的蝴蝶结,露出礼物的内容,“中也才没有这么好的审美呢。”


斯莱特林级长的脑门上蹦出一个十字,他磨了磨牙,对眼前的高年级格兰芬多露出一个假笑:“是吗,送这东西的姑娘叫瓦妮莎·加西亚,是个拉文克劳——如果你们在一起了,别忘了给我送份礼感谢我在从中帮的忙。”


说完这句话他就气冲冲地飞快走进酒馆,不知道是在愤怒某个人对他审美的嘲讽还是在气别的什么。被留下的太宰和江户川乱步对视一眼,耸耸肩也跟了进去。


三把扫帚酒吧里面温暖、舒适,壁炉里面燃烧的柴枝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中原中也在吧台向罗斯默塔女士点单,两个七年级走到角落的一张桌子坐下,江户川乱步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把沉甸甸的牛皮纸袋放到桌子上,好让自己已经开始发酸的胳膊休息一会。


“我应该让你们两个在门口吵着,我自己先进来。”他不满地对太宰说,“难道你们都没注意到我手中还抱着这么沉的东西吗?”


“和我没关系。”太宰治再度打了一个哈欠——连那种风度翩翩的表象都懒得装出来,他的疲惫阈值的确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限。斯内普教授的助教这一位置不是混混就能混过去的,他前两天甚至跟着教授一起去了趟罗马尼亚,费尽功夫才弄回来一小瓶罗马尼亚长角龙的血。


 


“说起来,”他突然想起来了什么,“最近怎么样?”


乍一听上去像是在关心江户川乱步的生活状况,但七年级斯莱特林清楚其实完全不是一回事儿。他摊开手,说道:“什么问题都没有,一切如常。”


“唔,”太宰治轻轻皱起眉,看上去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就好。”


“你的表情在说‘我觉得不太对劲。’”江户川乱步把手肘支在桌上,托着下巴接着说道,“但中也这段时间确实和以前一样,没有表现出对‘两年前艾琳娜·阿克曼的死亡情况’感兴趣的意图,而听你对我的叙述,那个艾伯特·阿克曼也没有继续和中也接触的表现。”


“他当然没有。”太宰治弯起嘴角,带着轻微的嘲讽说道,“大概他在我们离开禁林之后就直接去找邓布利多校长求证去了——否则我干嘛要费心对躺在地上其实没有昏迷的他透露出‘邓布利多也参与了这件事’的信息呢?”


“微妙改变了挥杖手势和念咒的停顿方式,从而改变施出咒语的效果。”江户川乱步笑眯眯地说,“我得说你干得不错,太宰。”


“没什么意义的赞扬。教会我这件事的不就是你吗?”太宰叹了口气,“总之,现在告诉他还不是时候——”


 


“——什么不是时候?”中原中也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我说人多眼杂,现在扔了这礼物不是时候,”太宰冷静地说,甚至从容地对拉开椅子在桌边落座的中也露出一个让人看了想要揍他的微笑,“不然有损我的形象。”


“要被你笑死了。”中原中也没什么怀疑就接受了这个说法,他嘲笑道,“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形象这玩意儿?”


 


他坐下来等着罗斯默塔女士将他们点的东西送过来,同时下意识看了一眼放在桌上的那个透明的盒子:里面绿色的绒布上放着一枚银色的蛇形胸针,蛇的眼睛是一粒小小的红宝石,看上去古朴稳重,倒不像是个廉价品。


“真该让其他人看看你说要扔了礼物时候的样子。”他说,“下次保证就没有人评价你时候用上‘温柔体贴’这种字眼了。”


太宰在五年级斯莱特林的注视下把那个透明盒子放进口袋里,随后微妙地冲他一笑:“谢谢关心。不过我恐怕你大概是见不到那一天了。”


中原中也哼了一声,不说话了。


外面似乎开始飘起雪花,更多的学生走进酒馆里来躲雪,顺便喝上一杯温暖身子,没人注意到角落里这个两个斯莱特林加上一个格兰芬多的奇怪组合。


 


不过说归说,但当隔天中原中也因为论文而走进斯内普教授的办公室,然后在收拾出来的暂时放某个人渣的物品的桌面上发现了一枚眼熟的银色胸针时,他还是愣了一下。


他盯了那枚蛇形胸针几秒,然后面无表情地拿着自己的论文,走向了在办公室另一边熬制魔药的斯内普教授。




TBC.

评论

热度(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