ほし 星 を こえ 越え て

【太中】荆棘于明日枯萎 12

木对:

*HP paro 年龄操作有,尽力考据,但私设仍然存在


*《杀死汝爱》小料在K19-21~放了40份,CP过后也会放到代理那里进行通贩www(希望不会印了糊墙……)


*玛德困得神志不清打错了中也的发色……………………………………


12.


高高低低的鸟笼,清冽的长鸣不时从这些笼子中间传出来,这让变形课的教室看上去活像是一间鸟类温室。而总是一脸肃容的麦格教授站在教室最前端,双手端庄而优雅地在腹部交握在一起,她看了眼不时传来细微说话声的教室,清了清嗓子:“请同学们注意——”


乱哄哄的教室渐渐安静下来。


见状,麦格教授微微点了点头,随即又平静地说道:“很好。那么,各位作为五年级的学生,想必都清楚本学期末的O.W.Ls考试对你们之后的工作选择来说有多重要。”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锐利的眼光透过金丝边的圆形镜片,严厉地从每一位学生或茫然或紧张的脸上扫过去,然后才接着说道:“据我所知,今年在O.W.Ls上负责监考变形考试的主考官是麦克拉根女士,这意味着,如果不能迅速、准确、漂亮地将指定物品变形,那么你们的变形课成绩甚至拿不到‘E(较好)’——当然,这些我在本学期第一节课的时候,就已经告诉过你们了。”


底下稀稀拉拉地传来轻微的痛苦呻吟声。


然而麦格教授没有再针对此多说几句——这位十分优秀的变形课教授、格兰芬多学院的院长,一向都是如此言简意赅——她转过身,低低念了一句咒语,黑板上立刻出现了一行行的板书,就好像有一个看不见的透明人正拿着粉笔在那里书写本节课要点。随后她再度转过身,对同学们示意身边桌子上的一本书:“现在我们开始上课。今天我们要做的,是将一本书变成一头牡鹿——我们都知道,魔咒变形时,将大变小、将活物变成死物都是较为容易的事情;但反过来,将小变大、将死物变成活物就不是那么容易了,这其中考验到的是……”


 


“嘿,中也。”阿尔文·埃尔伯特用手肘轻轻一捅旁边的斯莱特林级长,压低了声音问:“发生什么事了?”


“……你指什么?”中原中也眨了下眼,随后心不在焉地回答,“好好听课。”


“如果你在好好听课,级长大人。”阿尔文略带不屑地从鼻腔中轻轻喷了喷气,“那么我当然也会这么做。”


然后没等中也反驳,他就紧接着一针见血地指了出来:“你从上课前去了一趟斯内普教授的办公室之后就是这个样子了,真让人好奇你在教授的办公室遇见了什么才变成了这样——就和活活中了一个夺魂咒似的!”


说完,棕发斯莱特林就赶紧预备好,打算应对自家级长的回击——但他茫然地发现中原中也仿佛没有听见他的话一样,端端正正地坐在远处,并且摆出了一副认真听课的样子。


下一刻阿尔文就知道平时嘴上绝不轻易饶人的级长大人为什么这次放过他了。因为麦格教授严厉的声音紧跟着就在教室前端响起:“那么,下面请埃尔伯特先生为我们做一次示范。”


阿尔文:“……”


他郁卒地瞪了中原中也一眼,换来对方一个嘲笑意味十足的眼神。


“加油,”斯莱特林级长对他假笑了一下,语气听上去十分友好,“阿尔文。”


阿尔文:“…………”


他慢慢站了起来,心虚地清了清嗓子,然后拿起魔杖对着面前的课本轻轻一点:“格拉洛格思。”


一段白光飞快地从他的魔杖中“流到”那本《高级变形学》上,随即“彭”地一声,那本书变成了一头漂亮的牡鹿,粗壮的鹿角、漂亮光滑的皮毛、黑珍珠一样的双眼以及长长的睫毛,除了——


 


“干得漂亮,”中原中也看着那只在他们的桌面上“哒哒哒”跑来跑去的牡鹿,礼节性地鼓了鼓掌:“就是看上去还没教授变出的那头牡鹿的蹄子大。”


 


——除了大小有点不尽人意之外,其他还是挺成功的。


阿尔文和从讲台上走下来的麦格教授对视一眼,然后对教授尴尬地笑了一下。


 


“我希望你上课可以更加认真一些,埃尔伯特先生。”麦格教授给了阿尔文一个警告的眼神,“虽然你上学期的成绩不错,但在变形这方面还没有达到次次得到‘O’的水平。”她并没有对他进行惩罚,因为这差错说实话不算大。实际上,第一次就能将书本变成一头完完好好的牡鹿,只是在大小上出了一些问题,这个成绩已经十分良好了——这点从教室里其他人的乱七八糟的议论声中就能看出来。


“是的,教授。”阿尔文笑嘻嘻地坐下,“我会注意这个问题的。”


麦格教授不再理他。她将身体转了一个小角度,看向坐在阿尔文旁边的年轻巫师:“那么,中原先生是否可以为我们进行一次示范?”


“当然,教授。”中原中也站起来,把自己的课本放到一边的地面上。接着他站在那,平静而淡定地挥了挥魔杖,然后轻声念出变形咒语,一股强大的白光从他的魔杖前端喷出,紧接着那本课本飞快地变成了一头棕色的牡鹿,它和麦格教授变出的那头一样大,并且比阿尔文变出的那头的皮毛还要更加光滑漂亮,鹿角也看上去更加坚硬粗壮——就示范来说,这可以说是一个十分完美的范例了。


全班先是静默了片刻,随即就响起了七嘴八舌的喧哗声,姑娘们还矜持些,男学生们显然就没那么多顾忌,仔细听一听的话,他们其中大部分都是在抱怨“虽然知道他成绩好,但这么全能真让人心里不舒服”。


麦格教授原本紧绷的嘴角也微微松了松,她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微笑,赞许道:“非常棒,中原先生——”


但今天就好像老天注定要和斯莱特林过不去似的,麦格教授这句赞扬还没说完,那头笔直站在原地看上去一股高冷范儿的牡鹿就好像忽然被谁激怒了一样,短促嘶鸣了一声就低下头,立起来那对鹿角,朝着桌旁的斯莱特林级长猛地冲了过去!


教室里立刻响起了女生的尖叫声,麦格教授与中原中也因为一个在说一个在听而同时反应慢了半拍,眼看着那对刚刚看上去很漂亮、现在看起来则十分恐怖的鹿角就要戳到斯莱特林级长身上——


 


“Untransfiguration(还原术)!”


 


一道红光分毫不差地赶在前一刻喷到雄壮的牡鹿身上,从而避免了斯莱特林级长被挑在鹿角上的命运——高大的牡鹿飞快地又变回了那本《高级变形学》,“砰”地一下从半空掉到中原中也的靴子前,扑起了一点尘土。


“看来我可以将功补过了不是?”阿尔文收起魔杖,好整以暇地露出一个微笑,“我觉得这个‘还原术’还算说得过去——你认为呢,教授?”


严肃的女巫似乎因为刚刚“变形出来的活物攻击了施咒巫师”的情况而吃了一惊,她面色僵硬片刻才缓缓点了点头:“及时而精彩的‘还原术’,埃尔伯特先生。因为你避免一场事故,斯莱特林加十分。”


阿尔文轻轻吹了一声口哨,中原中也拍了他一下,低声道谢:“谢了,兄弟。”


他看上去还有点发怔,显然也是疑惑刚刚的事情。


“但是教授,”有坐在第一排的人大声发问,“为什么刚刚那头牡鹿会攻击人?”


“是的,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说的问题。”麦格教授扫视一圈周围,声音平静地说,“你们在魔咒课上,弗立维教授应该告诉过你们发射魔咒时的三大要素,手腕动作、读音、以及……集中力。三点之中无论哪点出现差错,整个魔咒的效果都会因此而发生变化——”


她看向有些茫然的中原中也,轻声说道:“我假设,你刚才是在为了某些事情而心烦意乱,中原先生。”


“……”中原中也抿了抿嘴,“……没有,教授。我很好。”


麦格教授微微一笑,这位总是严肃着表情的女巫没有再对此发表什么言论,她转身走回讲台,同时提高了一点声音说道:“好了,下面请各位开始自主练习,注意,下课前我会一个个检查你们的练习成果——”


教室里立刻从各个地方响起挥舞魔杖,以及一遍遍不厌其烦的念咒的声音。于是作为唯二的两个基本上已经算是成功(或者成功了一多半)的学生,中原中也和阿尔文开始毫无心理负担地一边练习一边开小会。


阿尔文:“事实,胜于雄辩。麦格教授亲口判定,你还有什么好说的,级长大人?”


中原中也有点不耐烦地一挑眉:“都说了我没——”


“你要想清楚,”阿尔文笑眯眯打断他的话,“给我说的话,你还能稍微糊弄我一下;但你要是打算和江户川先生说的话呢,那就不仅糊弄不过去,说不定除了三秒内暴露之外,还要附带一个惨无人寰的嘲笑。”


当然,虽然不用说也能猜出来事情大概是和那位早已经转院的太宰先生有关。他在心里轻轻一耸肩。


“……”中原中也想了想,“你说的有道理。”


于是阿尔文·埃尔伯特飞快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有着一头橘色发丝的斯莱特林级长站在桌子后面,抿着嘴有些沉默。然后他一边懒洋洋地挥舞着魔杖将课本变成了一只雪白雪白的波斯猫,一边慢慢开口:“阿尔文,你……在什么情况下,会保留异性送你的礼物?”


阿尔文挠了挠头发:“呃——你知道,如果我扔了我妈妈或者我姐姐送的礼物,那我大概不能活着踏出埃尔伯特庄园的大门。”


中原中也阴郁地看了他一眼:“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看你表情这么可怕,只是开个玩笑嘛。”阿尔文轻松地说,“异性的礼物——虽然很多情况下都会收到,但我想你这里也许特指的是类似情人节礼物这样的东西?”


中原中也点点头,随即补充:“比如你之前会收到很多礼物,但每一次都转身全部丢掉,这次唯独留下来了一个——”


棕发斯莱特林嘴快地说:“那就是这个礼物合我心思,或者我也喜欢对方呗——”


下一刻他看到自家级长大人霎时变得乌云密布的脸,猛地反应过来然后硬生生地转了口风:“当然,我也不是那么肤浅的人,只留下这个礼物也说明不了什么,也有可能是这个礼物根本就有问题,而我想留着这个证据,然后——”


他轻轻眯起眼,歪着头露出一个微妙的笑意。接着这个棕发斯莱特林伸出拇指,然后猛地向下一扣:“像这样——搞死她呢?”


中原中也静静地看了他几秒,随后收回眼神:“不,你还是没有明白我的意思。”


“唔?”阿尔文眨了眨眼睛。他长而密的金色睫毛轻轻忽闪,像一只漂亮的蝴蝶。


“我不在乎他是喜欢还是想搞死那个姑娘——”站在他旁边的斯莱特林级长垂下眼,语调冷漠地说,“那和我没关系。”


顿了顿,他接着说道:“我只是震惊……”


 


没错,不管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就当做是不喜欢,那个胸针真的有问题,而太宰治想借此整治那个瓦妮莎·加西亚——那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问题不是出在这里。


而他震惊的地方在于,他发现他竟然十分在意“太宰治可能喜欢上了某个人”这件事。


 


“……我居然会在意这种事。”他自言自语一般放低了声音,语焉不详地把自己的话补充完。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现在的气氛就不适合用调侃来避重就轻地继续话题。阿尔文埃尔伯特收了脸上的笑容,想了想之后,伸手一拍他们级长先生的肩膀:“那就去试试吧。”


“?”中原中也转头看他一眼。


“我说,那就按照你的心思去做吧,中也。”阿尔文一改平时总是懒得站好坐好的样子,“顾虑?忌惮?那是什么?和我们无关。你我身为斯莱特林,身为纯血,身为古老巫师家族中的一员,只需要做到礼仪下的优雅和矜持,但更多时候只需要傲慢地抬高我们的下巴,然后拿到我们想要的东西,做到我们想做的事情。”


“就如同院训那样——‘我们从不后悔,我们是斯莱特林’。”年轻的贵族巫师露出微笑,“你是忘记了我们的院训吗,级长先生?”


中原中也:“……”


他伸出魔杖一点课本:“格拉洛格斯。”


课本迅速变成了一条黑狗,欢快地摇动着尾巴把第一眼看到的人类巫师——也就是恰好站在那里的阿尔文埃尔伯特先生——猛地扑倒在地,在怕狗人士阿尔文的惨叫声、教室里其他学生的哄笑声以及麦格教授“静一静”的警告中,中原中也从鼻腔里哼了一声:“说的不错。不过下次最好还是记住不要用这种趾高气昂的语气和我说话,否则我会让狗毛沾满你寝室的每一个角落。”


 


流传最快的一般都是流言八卦——霍格沃茨也不例外。距离五年级上午的变形课下课还没多久,斯莱特林的级长中原中也的一次精彩但差点出事故的变形咒就已经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传遍了整个霍格沃茨。而流言的内容也每一秒都在改变,从“变出的牡鹿差点撞到斯莱特林级长”到“变出的牡鹿把斯莱特林级长撞出去撞飞了两张桌子”,现在最新的版本是“变出的牡鹿用鹿角在那个橘色发丝的斯莱特林级长肚子上撞出了一个窟窿,血流成河地被抬进了医疗翼”。


但这些暂时还没传到本人耳朵里,中原中也下了课,正一个人抱着书不紧不慢地走向礼堂,准备吃午饭——


——然后在变形课通往礼堂的必经之路上,看见了走廊边懒洋洋靠着高大石柱晒太阳的太宰治。


“中也。”太宰听见声音,回头看见了比自己小一点的五年级斯莱特林。然后这个高年级格兰芬多双手插在袍子的外兜里,笑眯眯地走过来:“你这不是好好的吗?我怎么听说你差点被自己变出的牡鹿一角捅死在变形课教室——”


他在五年级斯莱特林面前站定,微微弯下腰,脸上带着可恶的笑凑近了一点:“嗯?”


中原中也:“……”


和往常受到挑衅后的反应不一样,这一次他没有气急败坏地跳脚反驳也没有翻着白眼懒得搭理——他只是睁着那双漂亮的冰蓝色眼眸,盯着太宰治,直到把人盯到有点发毛。


太宰治抽了抽嘴角:“看来是真被魔咒击中——?!”


这句话没来及说完,他感觉自己的衣领被猛地往下一扯,在没反应过来时下意识顺着力道把腰往下更加弯了几分——


然后眼睁睁看着中原中也轻轻踮起一点脚尖,凑近自己。


太宰治吃惊地睁大双眼。


 


中原中也带着那副平静的表情,踮起脚,把嘴唇凑到太宰治的耳边,接着非常轻、非常轻地对着耳廓吹了口气。


太宰治:“………………”


 


高年级格兰芬多猛地直起腰拉开距离,就看见中也从善如流地松开手,歪着头盯着自己看了几秒后,终于露出了一点和平时一样的嘲讽又不屑地神情:“呿,意志力薄弱的家伙。”


然后他抱着《高级变形学》课本,目不斜视地从太宰治身边离开,连一个字都没多说。


 


薄弱?什么意志力薄弱?


太宰治有点发懵地看着今天不知道喝错了什么魔药的中也背影,心里一时间只有这个问题。


停了几秒,他才后知后觉地抬手贴上脸颊,发现手背下的皮肤温度不知道比平时高了多少——


 


不用看也知道,从脸侧到耳际已经红成了一片。


 


 


TBC.



评论

热度(1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