ほし 星 を こえ 越え て

【太中】荆棘于明日枯萎 15(上)

木对:

*HP paro 年龄操作有,尽量考据,但私设仍然存在




15.


“欢迎各位霍格沃茨的在读学生,以及已经毕业却重返母校的老朋友们,来观赏霍格沃茨本季的第一场比赛!”人声鼎沸的霍格沃茨球场上,最高的看台那里,激情解说员李·乔丹和邓布利多以及其他教授坐在一起,拿着一个麦克风大声说:“今天的比赛是——格兰芬多对拉文克劳!”


周围的看台上到处都是金红和青蓝色的小旗帜在挥舞,格兰芬多小狮子们的加油呐喊声震天响,就连一贯喜好安静读书的拉文克劳们也涨红了脸,一边尖叫着队员们的名字一边用力挥舞着手中那面青蓝色的小旗帜。


相较之下,大概只有今天没有比赛的赫奇帕奇与斯莱特林稍微冷静点了,他们坐在属于自己学院的位子上,双眼紧紧盯着球场中央上那些早已熟悉或尚未熟悉的球员们。斯莱特林学院队的年轻巫师们坐在中间视野最好的位置一字排开,或沉默不语、冷眼旁观,或和同伴低声耳语,交流对场上老对手们在新赛季做出的变动的一些看法和评价。


每队七人、共计十四人在球场上按照既定位置慢慢围成了一个松散的圆圈。


“选手各就各位——”李·乔丹说,“霍奇夫人上场准备开球!”


一头银灰短发,看上去精神奕奕的女巫走到草坪上的球箱旁边,插着腰,用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将她头顶上的球员们通通扫视了一遍,然后缓缓说道:“希望这会是场光明正大的比赛——”


身为找球手,太宰治骑着扫帚飞在比其他人稍微高一点点的位置,他听着霍奇夫人每次都要唠叨一遍的内容,然后百般无聊地打了个哈欠。


那样子看上去,似乎完全没把他正对面位置的拉文克劳找球手的存在放在心上。


“——你们所有人,都要遵守规则。”霍奇夫人收回眼神,然后踢了一脚地上的球箱。箱盖弹开,两个黑影“嗖”地一下蹿出箱子,紧接着是一道小小的金色飞出来,在太宰眼前溜溜达达地晃了一下后紧接着蹿出去好远,眨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游走球、金色飞贼先后飞了出来!!记住,金色飞贼价值一百五十分,如果找球手抓到金色飞贼,那么比赛将立刻结束。”


在李·乔丹的声音中,霍奇夫人弯腰从球箱里拿起最后还安安静静待在这里的鬼飞球,停顿片刻后,用力向上一抛——


“——抛出鬼飞球!!比赛开始!!!!”


 


“嗯……太宰治……”斯莱特林院队队长安德鲁摸着自己的下巴,在全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淡定地说,“今年依旧飞得很不错啊,啧——不愧是辗转狮蛇两院还都能当上找球手的人。”


坐在他旁边的是阿尔文·埃尔伯特,斯莱特林院队有名的击球手之一——另一个就是名声更加响亮的斯莱特林级长,中原中也了——他托着下巴,笑眯眯地说:“不然他在斯莱特林也当不上找球手不是?要知道,当初我哥哥也一直紧盯着这个位置呢。”


“莱文,啊,是的。”安德鲁说,“直到他去年毕业,他也还在一直抱怨这件事。”


“呵呵,莱文……”阿尔文的眼中划过一丝轻蔑,但他飞快地把这种情绪掩盖过去了,转而继续说道:“不过,怎么太宰先生今年还在天上飞呢?他不是已经七年级了吗?”


“大概是新找的找球手还不够成熟吧,会逐渐减少上场次数进行磨合的。”坐在他另一边的中原中也语气稍显冷淡地说道,“之前有听他提起过。”


话说完他盯着场上还懒洋洋停在原处、只不过把扫帚升到了一个俯瞰全场高度的太宰治看了两秒,然后皱起眉:“他那是什么见鬼的脸色?”


阿尔文和安德鲁对视一眼,前者朝后者耸了耸肩,接着咳了一声,说道:“不知道,大约是最近太忙了?——话说回来,你手上拿着的那个是什么?”


中原中也一点没注意到旁边好友和队长之间的眼神交流,他顺着棕发年轻巫师的话往自己手上的羊皮纸上瞥了一眼:“这个?阿丝芙罗兰圣诞新品的订购单,刚刚才被猫头鹰送过来。”


于是阿尔文和安德鲁的眼神同时微妙起来。


“阿丝芙罗兰?你说的不会是那个‘阿丝芙罗兰’吧?”阿尔文发出一声怪叫,“梅林的胡子啊,她家圣诞新品的提前预定我提前半年排队都没有排到,你是怎么拿到手的?”


中原中也给了他一个洋洋得意的眼神:“你只剩下‘什么事都只会用钱解决’这一个办法了,是吗?”


“……你是说,你出卖了色相?”阿尔文用一种复杂无比的语气说,“呃……或许这话不该由我来说,不过我觉得太宰先生知道后不会高兴的——即使你是为了预定送给他的圣诞礼物。”


“见鬼,我才没有!”斯莱特林级长愤怒地说,看上去简直想拆开好友的脑袋,好看看里面是不是的确和寻常人不大一样,“而且谁说是给太宰治买礼物了?为了一个——太宰治——值得我费尽心思排到阿丝芙罗兰的预定?”


听听,‘为了一个太宰治’……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学校里有多少个太宰治呢。阿尔文心里发笑,但面上尽量保持了严肃表情:“噢,好吧——那你是为了谁才费尽心思去芙罗兰家预定礼物呢?如果你不介意我多问一句的话。”


 


阿丝芙罗兰,一个不太为大众所知、但却在欧洲魔法界的上流社会中有着响亮名声的奢侈品牌。这家店贩卖种类诸多,从衣服到饰品不一而足,以全部手工制作的精良质量和永远摸准贵族心思的好品味著称——当然,如果只是做到这两点的话,那么这家店也就不会从诸多历史悠久的老牌子中脱颖而出了。


之所以这家店有着即使是权贵,新季产品也只接受五个名额预定的强硬底气,是因为这家店有着其他牌子所比不上的技术——


阿丝芙罗兰,是一家接受在预定商品上附加魔法,或者魔药效果定制的商店。


据说这家店背后的神秘主人和几只妖精保持着极亲密的联系。这也是为什么无论出多少钱他们也只能接受五个名额预定,因为就算他们愿意多增加几个名额,精力也不允许他们在更多的饰品或者衣物上附加魔法了,毕竟这不是一个轻松的活计——否则有魔咒增益效果的藤杖也不会卖出五千加隆的天价。


 


而被提问的中原中也脸色一僵,紧绷着脸沉默好半天才恶狠狠地喷了喷鼻腔音,不甘不愿地说:“……太宰治。”


咦,这次这么老实?阿尔文有点惊讶,直觉从上次他们在校长室外的偷听……不,要追溯到上次中原中也难得失常发挥的变形课之后,他们斯莱特林级长大人的心里似乎发生了某种微妙的、极难察觉的变化。


不过想归想,这种话他是绝对不敢当着中原中也的面说出来的,否则下场极有可能就是被抛出观看台,成为场上第三颗高速飞出去的游走球,然后再被哪个击球手一球棍砸到球场外面去。所以最后阿尔文清了清嗓子,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正直又认真:“哦,从芙罗兰家选个礼物送给太宰先生,要我说,这挺不错的……你选好送什么了吗?”他探头去看中也手中那张罗列了数量不多几个图样的预订单。


“唔,”中原中也说,“一枚胸针。”


“胸针?”阿尔文莫名其妙,“太宰先生喜欢戴胸针吗?”


中原中也想到太宰那里留下的那枚蛇形胸针,于是脸上的表情在一瞬间变得不自然了些——当然很快就收敛了回去:“谁管他喜不喜欢,反正他肯定不敢扔就对了。”


 


阿尔文:“……”


不,你这个语气好像不太对。


 


他挑了挑眉,正打算借此调侃两句,就听见旁边一直在专注看比赛的斯莱特林院队队长“咦”了一声:“拉文克劳那个追球手,意外地很灵活嘛。”


提到比赛相关,两个五年级立刻抬起了头向天上看去,果不其然看见拉文克劳的那个找球手正以一个高难度的翻转绕开了格兰芬多击球手击向她的游走球的同时,丝毫不耽误地继续快速逼近飞在最高看台附近的金色飞贼。


从击球手的角度看,那个拉文克劳的确是在沿着一种令他们最为难受的飞行轨迹前行,不仅阻碍了击球角度,还会扰乱其他人的注意力。


但是,这个人……


中原中也皱起眉:“……瓦妮莎·加西亚?”


一旁的两个斯莱特林同时把目光投向他。


五年级斯莱特林眯起眼仔细观察了一会:“见鬼,还真是她。”


谁?阿尔文和安德鲁对视一眼,在对方眼中看到了同自己如出一辙的茫然。


但中原中也看上去一副拒绝解释的表情,注意力已经从手中的预订单上挪开,完完全全地放到了球场上。


 


不过即使拉文克劳的找球手——也就是瓦妮莎·加西亚得到了包括斯莱特林队长安德鲁在内的大部分人的赞扬,这场比赛在三十分钟后仍然以拉文克劳的失败而告终。


脸色看上去比开场前更加苍白了几分的太宰治手中捏着金色飞贼缓缓飞到地面接受格兰芬多小狮子们的热情拥抱,他转过头往斯莱特林所坐的看台看过去,却听见背后响起一个清脆的姑娘的声音:“很高兴见到你,太宰先生,这真是一场精彩的比赛。”


学校里对待女孩子态度出了名的温和绅士的太宰治先生动作顿了顿,随后笑眯眯地回头:“你是?”


 


中原中也面无表情地看着球场上似乎想往这边望过来、但是被人从身后喊住,所以又扭头回去和叫住自己的姑娘愉快攀谈起来的太宰治。


他轻轻磨了磨牙,垂下眼,在预订单上“刻印魔咒”那一栏下面狠狠划去之前填好的“反恶作剧咒”,接着在隔壁“刻印魔药效果”那栏下面的“防护魔药”后打了一个勾,然后在下面的备注端端正正地写下要求效果:


防范迷情剂等魔药。




TBC.

评论

热度(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