ほし 星 を こえ 越え て

【太中】荆棘于明日枯萎 15(下)

木对:

*HP paro,年龄操作有,尽量考据 但私设仍然存在




今天的魁地奇比赛结束,学生们三五成群,一边讨论着刚才比赛中的精彩细节一边返回霍格沃茨城堡。中原中也用猫头鹰将填好的预订单带走,在回斯莱特林地窖的路上思考着关于前几天偷听到的那场校长室谈话的事情。


这周末太宰要去圣芒戈调查某个病例,而调查的原因很可能与两年前艾琳娜阿克曼的死亡有关系……而且,虽然没有任何证据或指向,但中原中也直觉这件事应该也是和自己有关的。


那么,这周末要不要也去圣芒戈看看太宰治到底在搞什么鬼呢?当然——如果要去的话,绝对不能和那个家伙一起,得找个别的理由……


他边思考着这件事边走到地窖门口,“纯血”口令念出之后,他回到了地窖,然后穿过休息室走到了级长寝室门前。一抹蜂蜜一样的金黄色闯入视线,中原中也愣了一下。


那扇厚重红木门前的地面上,端端正正地放着一个带着蜂蜜公爵标志的糖果盒。


斯莱特林级长弯下腰,见怪不怪地把糖果盒拿起来在手中掂了掂,听到里面哗啦啦糖果互相碰撞的声响之后,就更加确定这个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的糖盒属于某个娃娃脸、并且热衷甜食的七年级斯莱特林——虽然他的确有一个比其他人都聪明出太多的大脑,但在某些方面还是不折不扣的小孩子脾气,比如说,遇到不喜欢吃的糖果时就会嫌弃地全部扔给别人。中原中也已经收到过很多个这样的糖果盒了。


叹了口气,他打开盒子,从里面捏了一颗扔在嘴里,然后把盒子拿在手里推开门,却在含着糖块进门的一瞬间猛然想起来——江户川乱步在悠哉悠哉接近半个学期之后终于定下了七年级研究论文题目,和瘟疫类黑魔法处理相关,所以最近不得不十分勤快得来往于圣芒戈和霍格沃茨之间。


如果想出一个自然的理由,让乱步在这周末带自己去的话——


中原中也眼前一亮,随手把糖盒扔在桌上转身又退出寝室,从怀中掏出怀表看了眼时间之后打算去图书馆通往礼堂的路上截住某个高年级斯莱特林。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他刚刚从寝室走廊走进休息室,一眼就看见了他要找的人围着厚厚的银绿相间的围巾,也刚刚从门口走进来。


他们同时看到了对方,眨了眨眼后一起开口:


“你怎么在这里?”


几秒对撞车情况无语的沉默后,中原中也咳了咳,示意抱着一摞厚厚书籍的江户川乱步先说。


乱步看上去受了怀里这几本书重量的好一通折磨,他生无可恋地挪了几步把几本书扔到长条矮桌子上,然后一头栽进柔软又温暖的沙发里,声音闷闷地从靠垫中传出来:“……我还以为你去了医疗翼。”


中原中也一脸茫然:“我干嘛要去医疗翼?”


“怎么,你还不知道吗?”江户川乱步偏过头,有点惊讶地说,“我还以为所有人都知道了……太宰那家伙在回格兰芬多塔楼的路上突然晕倒,现在已经被那群大呼小叫的狮子们送到医疗翼去了。”


“什么?”中原中也睁大眼睛,足足愣了四五秒才带着点难以置信地开口,“可就在一个小时前,我还看见他在天上生龙活虎地抓——”


他突然收住话音,想起了太宰治那苍白得可怕的脸色。


半晌他皱起眉,把要问江户川乱步周末和他一起去圣芒戈的事情暂时先放到了一边,说道:“……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我还是去看他一下好了。”


江户川乱步看上去对他这个决定毫不意外,趴在沙发上懒洋洋地对他挥了挥手。


 


傍晚的霍格沃茨城堡热闹且充满生机,即使已经进入冬天,但在早在初秋就把自己吃成一个毛球的红羽雀依旧在石像和树枝上叽叽喳喳,偶尔会从上方俯冲下来,衔走学生们手中的小块食物。


中原中也裹着厚重的冬季袍子从走廊上飞快走过,在经过一个拐角的时候迎面遇上了从墙壁里穿行出来的格兰芬多幽灵,差点没头的尼克。


“噢,斯莱特林的那个,来自东方岛国的优秀年轻人。”一头鬈发的幽灵飘到他面前,“晚上好。中,中……唉,请原谅,我总是无法好好念出你们的名字的发音。”


“晚上好,尼古拉斯爵士。”中原中也停下脚步,彬彬有礼地稍一欠身,“别放在心上,大多数人都不太能顺利念出来。”


“但对于你们来说,总归是不礼貌的。”差点没头的尼克将手背在身后,就像他生前巡视向自己效忠的私人骑士一样,“看你这么匆忙,我猜,你应该是在去往医疗翼的路上?”


怎么好像真的所有人都知道了——而且还都有志一同地认为他应该第一时间出现在那里?


不过这也的确是事实,所以即使中原中也出于各种原因不情愿回答,最后也还是慢吞吞地回答:“……是的。”


“噢,噢,我就和安妮说,我是对的。”尼古拉斯爵士慢慢飘远,“那么,你记得之后要早点回到地窖去——最近城堡里似乎出现了陌生的幽灵,一个白裙子的小姑娘……听很多画像都说见到了她的踪迹……唉,真可怕啊……”


中原中也:“……”等下,你自己不就是幽灵吗,尼古拉斯爵士?


永远搞不懂这些幽灵的内心世界,斯莱特林级长轻轻耸了耸肩,继续向医疗翼的方向走去,并没有把长者幽灵的善意劝告放在心上。


所以他也就没有看到,身后的走廊尽头一闪而过的那道白影。


 


推开医疗室的门,中原中也探头进去,意外发现这里面除了躺在病床上的那个,其他什么人都不在——包括庞弗雷夫人。


“庞弗雷夫人去斯普劳特夫人那里要新鲜的牛尾花了。”


“躺在病床上的那个”靠坐在那里,身后垫着柔软的枕头。他一边看着一本黑色封皮的书,一边懒洋洋地说:“我倒是猜到了你会来——不过没想到会这么快。是乱步告诉你我在这里的?”


“有什么关系?”中原中也走进来,顺手合上门,“反正所有人都知道了,包括幽灵们——而且他们似乎都认为我该在第一时间来看看你怎么样。顺便问一句,关于这点,你怎么看?”


“听上去你好像对此有着颇多抱怨。”太宰治无辜地说,“他们的嘴又没有长在我身上,你不能因此把怨气通通对准我,这对我不公平,中也。”


橘发的斯莱特林级长不怎么优雅地翻了个白眼,然后走过去抽走了他手中的书:“既然在养病就好好休息,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喜欢看书——打完魁地奇后立刻晕倒,你可真是越来越有能耐了,太宰。”


“唔,假如你还记得……好像我才是七年级的那个?”


中原中也从鼻腔中喷出一声轻蔑的鼻腔音:“能把自己搞到丢脸晕倒的人没资格要求这么多。”


“好吧,中也,你不用坚持在每句话里都强调一遍‘我晕倒了’这件事……”太宰治终于无奈地掐了掐鼻梁,主动交代,“只是这段时间事情有点多,恰巧睡眠质量也不太好——除此之外,我很健康。就连庞弗雷夫人也没有对我的身体状况多说什么。”


“是吗。”中原中也没有去看他戏谑的眼神,他低下头,漫不经心地翻了翻手中那本书,发现全是压根就看不懂在讲什么的魔药实验记录之后就无聊地丢到了一边。


看到他今天意外沉默的这幅样子,高年级格兰芬多脸上那种不大正经的调笑反而收敛了一些。他盯着眼前长相漂亮的少年看了一会儿,然后谨慎地开口:“你好像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得到了五年级斯莱特林一句含糊的“唔”作为回答。


“什么事?”太宰治轻轻一眯眼,那双微微上挑的眼尾下意识就带了点暧昧笑意出来,“中也这样,我就当你是在担心我了。”


中原中也愣了一下,不知道想起了什么,随后狠狠地哼了一声:“你做梦。”


他动作粗暴地把人按躺回床上,盖好被子(差点把高年级格兰芬多捂死在被子里),然后面无表情地说:“反正你也不缺我这一个来探望的,我也只是顺路来看看你死没死——劳驾,松开抓着我袍子的手,我要回去了。”


被突然换了态度对待的黑发青年这下是真的感觉自己无辜又茫然,完全不知道自己最近干了什么导致再一次惹火了眼前脾气(只针对他一个人)暴躁的小矮子。想了半天,他才突然福至心灵,挑眉试探地问出口:“是瓦妮莎·加西亚——”


下一刻,砸在他脸上的隔壁床枕头不容拒绝地让他闭上了嘴。


“抱歉,”斯莱特林级长活动了下手腕,对他假笑了一下,“手滑。”


哦,好吧,手滑。高年级格兰芬多沉默两秒,然后把枕头从脸上拿下来,乖乖地抱在怀里,并全程吸取教训保持了沉默,生怕下一个枕头也欢快地飞过来——病床上快要放不下了。


中也看着太宰眼下不甚明显的青色和依旧苍白的脸,沉默片刻后,到底还是把刚刚差点就要问出口的“你周末去圣芒戈究竟是为了做什么”又咽回了肚子里。


他走到一旁的药柜边上翻了翻找出一瓶安神药剂,然后走回来塞给太宰治:“喝了赶紧睡,我真的要回去了,还有好多事要忙。”


太宰治一脸“又是这玩意儿”的嫌弃表情,不情不愿地拔出瓶塞把药喝光,眼看着眼前的斯莱特林级长拿走他手中的空瓶后接着就要离开医疗翼,他眨了眨眼,不安分的手从被子下面伸出来,飞快地拽了那件绿色内衬的袍子一下。


中原中也不太耐烦地回过头:“又怎么了?”


太宰治笑眯眯地说:“像以前那样来一下?——你懂我的意思的,中也。”


中原中也垂下眼盯着他定定地看了好一会儿,似乎在疑惑怎么能有人脸皮这么厚——但最终,他还是在咂了下嘴之后,气势汹汹地折回床边,弯下腰蜻蜓点水地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勉勉强强算是一个晚安吻。只是动作虽然还算轻巧,脸上的表情却令人心惊胆战,觉得他不像是送Good night kiss,倒像是要把脸上的肉咬一块下来。


亲完之后,这次没了任何挽留的借口,于是医疗翼的门被“砰”地打开又再度关上。太宰治伸出修长的手指摸了摸脸上刚刚被亲的那小块皮肉,有点遗憾不能索要更多地叹了口气,翻身卷起被子,打算不再作妖,而是确确实实地睡上一觉——庞弗雷夫人说得没错,他最近的确有点费神过多了。


在快要沉入梦乡之前,他在半睡半醒间觉得中也身上那股隐约的甜味有点熟悉,但是仔细想的时候又记不起来是在哪里闻到过了。


最终他觉得这只是个无足轻重的小细节,所以没有继续深想这件事情。




然而后来当他再次回想到这里的时候发现,这是自己在漫长的部署当中,犯下的第一个错误。


 


TBC.



评论

热度(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