ほし 星 を こえ 越え て

【太中】荆棘于明日枯萎 16(上)

木对:

*HP paro 年龄操作有,尽量考据,但私设仍然存在


*当然是HE啦……你们想什么呢!




16.


由于太宰治在床上躺着,并在短期内不被允许走出医疗翼(“我有预感你走出这扇门后就会把我的话忘得干干净净,”庞弗雷夫人严厉地说,“我必须得盯着你,把该喝的药都喝完才行。”),所以属于他的那些事情就被分摊到了江户川乱步和另外一个七年级格兰芬多的头上。不过总是有着自己某些小坚持的江户川先生对于这些本来和自己完全无关的额外任务十分抗拒,因而他又拽上了五年级的斯莱特林级长一起,勉强收拾着某个如今在医疗翼懒洋洋度假的高年级格兰芬多所留下来的一摊子事情。


而被拉壮丁的中原中也难得没有对此抱怨什么,因为他发现借着这个机会,刚好可以替他解决一个费神的问题——


 


“清浸百货公司(Purge and Dowse),”中原中也慢慢念出老旧黄铜门牌上的单词,“圣芒戈就在这里面?”


周末,一个寒冷但天气还算不错的晴日,两个斯莱特林向斯内普教授打了申请之后离开了霍格沃茨城堡,从霍格莫德村庄的车站乘上霍格沃茨特快回到伦敦国王车站,又在寒风中步行了十五分钟,最后来到距离国王车站两个街区的圣芒戈医院门口——虽然从外表看,这里也就是一座老式的红砖百货商店,大门上挂着“停业装修”的牌子,玻璃窗前还放着一个早已过时的破旧玩偶。


“没错,你是第一次来么?”江户川乱步围着厚厚的围巾,怀里面抱着一个装了一些研究资料的牛皮纸文件袋。因为本学期所选研究课题的关系,之前他已经往这里跑过几次,所以眼下比起稍带茫然的中原中也,七年级斯莱特林驾轻就熟地对那个玩偶出示了霍格沃茨学生身份证明,只见玩偶轻轻点了一下头,接着挥舞着它连在一起的手指,对两个斯莱特林做出了“请进”的手势。


在进去前,江户川乱步想了想,还是好心提醒了好友一声:“如果你是第一次来的话,那么一会记得保持冷静——你懂我的意思,圣芒戈里面有各种得了一些千奇百怪魔法伤病而住进来的病人。”


“唔,”中原中也跟着他穿过那扇施了魔法的玻璃窗,“我知道。”


 


圣芒戈,全名为圣芒戈魔法伤病医院(St. Mungo's Hospital for Magical Maladies and Injuries),创立于十六世纪末十七世纪初,交叉的骨头和魔杖是它的标志。而圣芒戈作为英国魔法界魔法界规模最大的一家综合性魔法伤病医院,所有在这里工作的医疗人员都必须要经过重重考试和应聘面试,面试成功后还要再接受为期三个月的实习期——这一切都是为了让他们能够迅速地、精确地掌握与魔咒、魔药以及这两者所带来伤病有关的所有知识,以便在将来某一天,为遭受了如同江户川乱步所说的那样,千奇百怪魔法伤病的巫师或女巫提供最好的治疗。


 


两个斯莱特林走进一楼大厅,面对着乱糟糟的咨询就诊楼层的病人和那些穿着墨绿色长袍、抱着病例急匆匆走过的治疗医师们,江户川乱步嘟囔着抱怨了一声“还是那么多人”,然后转过头问:“我要去三楼奇异病菌感染科旁观一场临床治疗,顺便拿一份实验数据——你来这里要干什么来着?”


好巧不巧,中原中也来这里正是为了替休养中的太宰办那件他们在校长办公室门外偷听的事情。他从口袋里掏出那封引荐信,看了一眼上面的收信人:“我要去找这里一个叫梅格罗斯的主治医师,请他带我去档案室找一份病例。”


“梅格罗斯……”乱步想了想,“喔,是魔咒伤害科的主治医师。那你一会乘电梯去五楼,随便拉住个医疗人员问一下‘梅格罗斯先生在哪’就可以。”


“好。”中也点点头,然后歪过头有点疑惑地问,“不过你干嘛要去旁观临床治疗?——你打算毕业后进入圣芒戈工作?”


“当然不是,只不过这里能够为我的论文提供准确数据。我才不要来圣芒戈工作,听说这里虽然待遇好,但几乎没什么休假时间。”高年级斯莱特林说完,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似的,换上一种有点微妙的口气:“等等,魔咒伤害科的梅格罗斯医生……太宰叫你来拿的那份病例,是不是一份‘1944年用魔药成功治疗了黑魔法所造成的精神创伤’的相关内容?”


中原中也:“的确没错,不过他也没有详细说。这其中有什么问题么?”


乱步沉默片刻,然后表情如常地回答:“没什么事——那么,我们一会忙完了还在这里碰头吧,中也。”


中原中也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微微耸了耸肩:“嗯,一会见。”


 


和态度微妙的好友告别,中原中也搭乘电梯来到了五楼,并在一个表情严肃的女治疗师(看上去有点像麦格教授)的带领下找到了那位和邓布利多教授一样,白胡子长长一把、不得不拿细皮圈束起来的梅格罗斯先生。


“上午好,梅格罗斯先生,我是中原中也,霍格沃茨五年级。”橘色发丝的斯莱特林级长把那封信递面前这个看起来精神抖擞的老人手里,“我想,邓布利多教授应该向您提起过我此行来的目的……?”


梅格罗斯接过信瞄了一眼,然后就随手放到了一边的桌子上:“邓布利多……喔,是的,他托我给他的学生找一份病例,好用到他学生的论文里——不过,我记得他对我说的是,一个黑发的七年级格兰芬多?”


“是这样没错,”中也说,“原本预定要来这里人是太宰治,但他最近出了一点小意外,因此不得不在医疗翼里躺上那么一段时间——”


“噢,噢,年轻人,总是这么不爱惜自己的健康。”梅格罗斯似乎不赞成地摇了摇头,然后说,“不过这我倒是没有听说,你在这里稍等,我去问一问阿不思。”


中原中也礼貌地一点头:“请便。”


 


过了一会穿着墨绿色治疗师长袍的老人走回来,他对五年级斯莱特林招了招手,示意他跟上自己:“过来,孩子,我带你去档案室。”


于是他们穿过了一段长长的走廊,路过了许多病人(并且每一位病人及其家属都会亲切地在梅格罗斯路过时向老医师问好),最后站到一扇花纹古朴的铜门面前。梅格罗斯抽出魔杖,在门锁上轻轻一敲,那扇铜门便无声无息地自动向里滑开了一截。


“进去吧,里面的架子是按时间排序的,你找1944年那排架子,魔咒伤害-黑魔法治疗分类。”梅格罗斯把魔杖收起来,“不过你只能抄录,因为病例不被允许带出档案室——我想,你应该带了纸笔?”


中原中也:“……是的,当然。”


“那么,”梅格罗斯微微颔首,“祝你顺利,孩子。”


铜门在中也身后轻轻掩上。档案室和其他许多这类地方一样,温度偏低——中原中也一边站在高大的架子间四处环顾了一下,一边轻轻往手上哈了口热气。


找到那份病例所用的时间并不多,中原中也抽出来并以记魔药课笔记时候的速度迅速把上面的内容抄了一遍——反正总共也没有两页纸,而且基本上全部都是一些晦涩难懂的魔药原理、病症反应之类的东西,只需要抄下来,连脑子都不用带。


做完这一切后他把羽毛笔往桌上一放,站起来紧了紧围巾,确认梅格罗斯先生回到了他的办公室之后,就准备来完成他今天来这里的私人目的。


“两年前……两年前……啊,在这里。”中原中也皱着眉头在那些名目繁多的分类里找了找,最后果然在“魔法疫病”的分类下,找到了艾琳娜·阿克曼的病情报告。


他把这份薄薄的报告从众多文件中抽出来,翻开随便看了一眼,发现和预想的一样,上面记录艾琳娜·阿克曼因突发兰兹海莫病症(一种巫师常见的急病,根因是魔力突发紊乱而造成的魔力暴走,目前还没有很好的治疗办法),抢救无效最后去世。


这符合当时霍格沃茨和圣芒戈对外公布的说法,不如说,几乎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但从中原中也这段时间的一系列遭遇看,这件事原本的事实差不多已经被推翻、并且证明其真相其实和太宰治有着某种程度上的联系。


……我只是来用自己的眼睛看一眼真相是什么。斯莱特林级长在心里默默说。做完心理建设后他从另一只口袋里摸出了一只小小的玻璃球,把档案放到了桌子上,然后把那只里面萦绕着乳白色雾气的玻璃球放到了档案旁边。


 


这个玻璃球看上去像是记忆球——实际上,它的前身也的确是一个记忆球,只不过被太宰治进行了一点小小的改造,让它多了一点别的用途:记录下某个地点在某个时间段内的场景,之后可以进行回放。高年级格兰芬多——哦,改造时他还是一个斯莱特林——最初改造它的目的只不过是为了偷偷记录下中也不怎么优雅的睡相,以便第二天用来嘲笑比他小一点的橘发斯莱特林,只不过中原中也发现之后恼羞成怒,把太宰两个多月的心血通通都砸碎才了结这事。


而中原中也现在手中这个改造记忆球,就是那时候被他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和目的偷偷复制出来的唯一一个“幸存者”(把一个记忆球放到另一个记忆球周围一段时间后就可复制那个记忆球中的全部内容,当然“复制”这个功能也出自太宰治之手,目的就是为了从脾气暴躁的橘发斯莱特林手中抢救下一个自己的发明成果,只可惜没有成功),就连太宰治也不知道他还保留着这么一个改造记忆球,更不知道这个记忆球被他亲手教出来的小斯莱特林进行了改造,在里面放入了一根他的黑发——


总结来说,就是这个改造2号记忆球,现在不用录制也可以回放某个地方曾经发生的一些事情——只要太宰治有参与其中。虽然回放时间范畴只有短短一分半的时间,但假如把这个改造发明透露给报社,大概也会在魔法界掀起一阵不大不小的轰动。


 


改造2号记忆球里面的雾气开始缓缓流动,并逐渐透出了那层剔透的玻璃,漫开到外面来。斯莱特林级长退后两步到墙边,默不作声地看着。既然记忆球开始工作,那么就证明太宰治的确曾经来过这个档案室,当然是不是两年前为了小阿克曼那件事就不知道了,也许他和这次一样,只是为了查询资料而造访过这里。


雾气中,他看见太宰治穿着那件浅色的长风衣,双手插着兜,从档案室门口溜溜达达地走进来,停下来看了看之后,又抬脚走到其中一个架子前——中也目光一凝,那正是放置两年前档案的架子。


他不由自主地挺直了原本懒洋洋靠在墙上的背部,专注地看着太宰治的动作,看着他从自己刚刚拿出小阿克曼档案的位置抽出了一份文件,翻开,然后用魔杖看似漫不经心地在上面轻轻点了点——


 


档案室的门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出现了一枚玻璃球,里面萦绕的乳白色雾气已经变成红色,这是正在“复制”中的证明。


 


中原中也往前走了两步,低头向太宰治手中的档案看去,正好看见太宰用魔杖将上面原本的字迹变没,然后新的字迹慢慢显现出来。


那正是“艾琳娜·阿克曼因突发兰兹海莫病症,抢救无效去世”的字样。


中原中也:“…………”


如果他没有看错,那么之前上面所写的是……


 


艾琳娜·阿克曼,因被阿瓦达索命咒完全击中,抢救无效去世。


 


在中原中也沉默的这个时间里,档案室虚掩的门缝被悄悄推开了一点,一只骨节分明、明显属于男人的手伸进来,默不作声地从地上捡走了那枚,已经复制内容完毕的记忆球。


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TBC.



评论

热度(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