ほし 星 を こえ 越え て

【太中】荆棘于明日枯萎 16 (下)

木对:

*HP paro 年龄操作有,尽量考据,但私设仍然存在


*庆祝小野狗第二季开播!!!!黑宰真是实力圈粉(空中爆炸烟花.jpg




九十秒的时间很快过去,那些乳白色的雾气倏地全部回到了玻璃球之中。中原中也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些“过去所发生的事情”已经统统消失,唯留一个玩具一样的小玻璃球在档案旁边的位置上安安静静,似乎从来没有向眼前的斯莱特林级长展示过一个让人不敢深想的秘密。


中原中也愣了片刻才开始沉默地收拾桌子上的档案和自己刚刚抄录的病例。他把档案理好放回原来的位置,将病例放进自己带来的文件袋,等把那张不大的小桌上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干净了,最后他才用一种微妙的眼神看向那个小巧的记忆球。


好吧,他得承认,其实在亲眼看到之前,他就已经猜到了事情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毕竟,之前发生的那些事情里,所透露出来的信息已经足够他做出这样一个推测——他又不傻,也从来没有对太宰治抱有什么天真的念头。


但猜到结果是一回事,目前让他有所迟疑的事情却只增不减……比如说,太宰治在这整个事件当中,到底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


 


他修改了小阿克曼的死亡报告,理由是什么?


他说邓布利多默许了他在插手这件事的行为,所以意味着小阿克曼的死亡和他无关,他只是在收拾一个“烂摊子”?


不,等等……假如那天他压根就误会了校长室里的那场谈话,其实邓布利多说的不是这件事呢?那么就没人能证明邓布利多对太宰治修改艾琳娜·阿克曼死亡报告这件事是知情的,说不定这只是那家伙为自己开脱的一个谎言。


他不相信太宰治的无辜,可是要让他相信“太宰治杀了一个当时还不到十五岁的小姑娘”好像也很困难——如果非要说出理由的话,可能只有直觉和他对那个成天笑眯眯的混蛋的了解这两点能解释了。毕竟即使不愿意,他恐怕也不得不承认,“在这所学校里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太宰治”这个事实。


……真麻烦,想冲回学校把太宰从床上揪起来后打一顿。斯莱特林级长皱着眉头把记忆球从桌上拿起来,然后随手扔进了口袋里。


 


抄完了病例,这意味着中原中也今天在圣芒戈的任务已经全部结束。他回到梅格罗斯先生的办公室,对他的帮助表示了感谢,接着在一楼等待区等到了一脸意犹未尽的兴奋表情、似乎刚从哪个有趣实验台上下来的江户川乱步——他的臂弯里还挂着一件刚刚脱下来的临时治疗师长袍,看上去和周围那些来去匆匆的治疗师们身上穿的没什么不同,都是墨绿色,胸口别着金属的名牌以及纹着圣芒戈的标志。


“你不知道我刚刚经历了什么,”七年级斯莱特林兴致勃勃地说,“一场有趣的治疗,一个有趣的病人。”


你也不知道我刚刚经历了什么,如果说出来大概你会瞬间将注意力转移到我所说的事情上面。中原中也默默地在心里想。不过刚才他用记忆球看到了什么当然不能说出来——不是在防备比他年龄大一点好友,只是在事情真相水落石出之前,这件事注定会烂在他的肚子里。于是他一边和好友往外走,一边漫不经心地说:“唔,听上去是挺不错,比我在那里无聊地抄病例有意思多了——我们是直接回霍格莫德么?”


此时他们站在了大厅一侧,那里有一排连入了飞路网的壁炉供人使用。为了学生们的安全,霍格沃茨并没有被纳入幻影移形和飞路网的适用范围内(当然,飞路网只是禁止了巫师传送,并没有禁止物品的运输和远距离通话),所以他们想要快速回到学校,就只能先回到距离霍格沃茨最近的霍格莫德,再从那个小村庄溜溜达达地回到学校。


江户川乱步将自己那件临时治疗师长袍收起来,头也不抬地说:“不,我们去对角巷。”


斯莱特林级长手中将飞路粉投入火焰的动作一停,他顿了顿,有点疑惑地开口:“对角巷?我们今天的安排中有这一项么?”


“我临时决定的。”高年级斯莱特林理直气壮,“因为突然想起来之前订购的魔药材料到了,正好顺路拿回去——就不用等他们家那些慢吞吞又动作粗暴的猫头鹰送到学校去了。”


“……好吧,那我可以去问问我定的圣诞节礼物到货了没有,如果运气好的话,它现在应该已经在店里了。”中也随意地耸了耸肩,看上去没有想要对这个提议提什么反对意见。他松开手,将那一把淡绿色的飞路粉扔进火焰当中:“Diagon Alley(对角巷).”


 


于是他们再度兵分两路,在对角巷破釜酒吧的门前一左一右走向不同的方向。由于现在是周末的原因,因此对角巷里的人一点也不比霍格沃茨开学前那段时间少多少。他们两三成群,嘻嘻哈哈地聚集在店门口或者临街咖啡店那一张张漂亮的小木桌旁,交流着彼此都很感兴趣的事情。而即将到来的圣诞节也为这条街道增添了一些与平时格外不同的快乐气息,挂满装饰的圣诞树立在店里,漂亮的金色铃铛挂在窗子下面,就连古灵阁那群古板又刻薄的妖精们都带上了一点笑容,并派出了一个职员在门口为路过的小孩子们分发用牛皮纸包起来的小袋糖果。


中原中也不紧不慢地走向位于街尾拐角处的阿丝芙罗兰旗舰店。他今天出来穿着一件厚重的黑色斗篷,戴着心爱的黑色小礼帽,而下巴埋在脖子上那一圈柔软又温暖的白色毛领里,只露出了被呼啸寒风冻红的鼻尖和那双漂亮清澈的冰蓝色眼睛——即使认不出他是谁,店主们也能从这身低调精致的打扮中得知这大概是哪个家族的小少爷,于是面对他时的态度便更加和蔼可亲了一些。


 


“阿丝芙罗兰欢迎您的到来,”推开特意做旧的木框玻璃门,和店里融融暖意一起扑面而来的是导购小姑娘甜美的声音,“提前预祝您圣诞快乐~”


中原中也平静又淡定地轻轻颔首,将厚厚的冬季斗篷解下来,随意往旁边一递——立刻有另一个穿着店内制服的小姑娘走上前,礼貌地接过了客人的外衣。


他将预定单从兜里拿出来——感谢梅林,他在出门的时候为了以防万一将单子放在了兜里,而事实证明他的决定是正确的——交给了对他微笑的导购员:“不知道我预定的胸针到货了吗?”


“稍等,我帮您查询一下。”那个漂亮女孩结果那张折了两折的纸片,回到了收银台后面。几秒钟后她抬起头,微笑着说道:“您来的很巧,那枚刻印了魔药效果的胸针刚刚送到,我这就帮您去仓库里取出来。”


中原中也随意地点了下头,看着她消失在收银台侧面那扇通向仓库的门后面后,他转头拒绝了另一位漂亮姑娘端上来供他等待期间品尝的精致茶点:“不了,谢谢。”


他无聊地在店里转了转,视线没什么目的地扫过橱窗里那些价格最低也在五百个金加隆以上的饰品、手包、衣服或者其他一些认不出用途的东西(比如一截树皮漆黑的木桩子,而这截木桩子居然标价是六百七十加隆)。最后他在一件黑色丝绸的睡衣前停下脚步,终于带上了点除漠然之外情绪的眼神落在了这件睡衣上面。


落后两步不远不近跟着他的导购小姑娘微笑着轻声说道:“这件睡衣原本是一位客人的特别定制,但最后不知道缘由,客人在取货前就退了这个单子——所以我们只好把它挂在在这里,希望哪位客人能买下它。”


中原中也挑了挑眉:“特别定制?”


“也是刻印了魔药效果……”导购小姑娘对他眨眨眼,轻声细语地解释,“睡衣嘛,您知道的,有些客人喜欢在这上面做一点小情趣——”


哦,迷情剂。中原中也了然地把那条挑起一点的眉梢放下来,继而无聊地收回了放在那上面的目光。的确有些巫师伴侣间喜欢搞一点这样的小手段,用一点微量的迷情剂使某些时候的气氛变得更加火热——他倒是对这些没什么兴趣,在霍格沃茨待得这五年时间里,也基本没有过什么接触迷情剂的经历。开始是某个无耻的高年级明目张胆地严格控制着别人送到他这里的礼物,后来久而久之也就养成了远离这些的习惯。


 


……


……不过,说不好奇是假的。这个闻起来气味据说是根据个人喜好而定的、魔法界最强大的爱情魔药——


中原中也沉默片刻后,抬腿走近了一点,然后借着拿起放在那件睡衣后面橱窗的一个八音盒的姿势,在端详了一会后将八音盒放回去的时候,十分自然地轻轻偏了偏脸,鼻尖偏向了睡衣的方向。


 


——然后,在微量迷情剂的作用下,他从那件黑色丝绸睡衣上闻到了一种,因为太过熟悉、所以绝不会认错的气味。


中原中也:“………………”


 


“先生,您的定制胸针拿来了,我猜这也许是您定下送给某人的圣诞礼物,所以需要为您包装一下吗?”正巧这时去仓库拿货的小姑娘从门后走出来,她看了沉默在原地的漂亮青年一眼,有点迟疑地再次问道,“呃……中原先生?”


斯莱特林级长将手中的八音盒放回原位,面无表情地转过身,开口时的声音里似乎裹着冰碴:“不用了,随便找个袋子装起来就可以。”


导购小姑娘:“…………好的,只要您希望。”


 


TBC.

评论

热度(7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