ほし 星 を こえ 越え て

【太中】荆棘于明日枯萎 19

木对:

*HP paro 年龄操作有 尽量考据,但私设仍然存在


*大家元宵节快乐!!!!




19.


“两年前,在禁林里杀死艾琳娜·阿克曼的那个人其实是我……对么?”


“是的。”


 


在办公室的这一场询问后,中原中也获得的所有信息其实也就这一个肯定的回答而已——因为紧接着魔法部来进行接洽的官员就敲开了校长办公室的门,在邓布利多的示意下,中原中也顺从地离开了那里。


不过好在他的主要目的就是那个问题,剩下的,他自然有别的安排。


 


 


几天后,阿尔文埃尔伯特穿着一件冬季的厚重斗篷,站在人群中冲斯莱特林级长挥挥手,“来这边!”


魔法部用来接待来宾的入口是一个很大的大厅,墨绿色的地面,深色的砖石铺就了高高的穹顶。这里无论何时都处在人来人往的状态,上班的、来办事的、其他国家派来专员进行访问的……总之要不是这里每个人都规规矩矩地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否则看起来真是和节假日期间的对角巷没什么区别。


阿尔文站在门厅中央那个金色雕塑的喷泉池旁边,看着他们的级长大人逆着人流、黑着一张脸靠近,十分同情(或许还有点幸灾乐祸)地说:“ 看开点儿,级长大人。毕竟我们这次来魔法部的理由不够正当,只能通过走后门——也就是在这里上班的我叔叔一起过来。”


中原中也阴沉着脸:“可你没有说过那条路是用马桶把自己冲下去。”


“嗨,得了吧,我们的级长先生。”阿尔文笑嘻嘻地说,“中国不是还有句话叫做,‘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么?”


五年级斯莱特林对好友翻了个白眼,看上去没有一点同学情谊,然后语带嘲讽地提醒道:“我们只是来见一个人,并没有打算做什么‘大事’。”


“是啊是啊,来见一个人,不算什么大事——”阿尔文背着手,十分可恶地拖长了尾音,“——只要那个人不在位于地下十层的地牢里。”


说到这个,中原中也的脸色又变得更加阴沉了一点。


 


是的,他们来魔法部是为了来见见被傲罗带走的太宰治。只不过询问过邓布利多后才知道,太宰治现在已经被转移进魔法部地下十层的地牢里了。


 


阿尔文觑见中原中也的脸色,自知再说下去就要发脾气了,因此十分有眼力劲地闭上了嘴,转而说起了其他的话题:“电梯是没法到达地牢那一层的,我和你一起去第九层,然后再悄悄让你通过通往十层的门——放心,都已经打好招呼了。”


他们一起走向另一间小一点的大厅,那里面有很多部电梯通往其他任意一层,而他们正走向那些电梯中的一个。


中原中也紧紧绷着脸颊,半晌才松了松一直挺直的脊背,轻轻叹了口气。


“谢了,哥们儿。”他低声说,“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真的不想把你和你的家族也搅进这摊浑水里——”


“这话就见外了不是?”阿尔文毫不在意地说,“从道义上说,我和你是朋友,能帮忙的话当然要帮忙。你的家族虽然在英国巫师界也颇有几分声望,但毕竟是外族,还没法在魔法部里发声……当然,这件事你们插手也并不合适。”


中原中也耸了耸肩,示意他说的没错。


然后阿尔文继续轻松地说了下去:“而另一方面,我家处理起这些事儿来就方便很多了,从祖父到我的兄弟,我家中一大半的人都在魔法部任职——包括我母亲和我母亲的家族,她是魔法交通司的前司长,生下我哥哥与我姐姐之后才辞职,从此在家安心当她的贵妇人的。”


“所以‘带一个外人去地牢里探望什么人’这种不合规矩的事,在我们眼里根本算不上什么,”他笑嘻嘻地眨了眨眼,“而且还能用这点小事来送你一个人情,这么好的买卖,傻子才不做呢。”


他们走进电梯里,金棕色的电梯内壁将亮光反射进他们眼底。斯莱特林级长沉默了半晌,最后嘴角终于不易察觉地轻轻弯了一下。“行吧,这个人情我记下了,”他同样开起了玩笑,“之后几年的课堂笔记我算你免费好了。”


阿尔文睁大眼睛,正打算十分委屈地声明之后两年的笔记并不能抵消这个人情,这时电梯里匆匆又走进来一个人,他看了一眼,随即止住了话音。


电梯启动,显然进来的那位年轻的男士同样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熟人,他轻轻一挑眉:“阿尔?”


阿尔文刚刚身上那股和中原中也逗闷子的嬉皮笑脸瞬间收拾得干干净净。此刻他就像寻常那些斯莱特林在学校里所表现得一样,微微抬高了下巴,冷冰冰地看着眼前的年轻男人:“停止你那个愚蠢的称呼,莱文。”


“我想比起‘莱文’,”来人的声音中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傲慢,“我们的母亲可能会更希望你喊我‘哥哥’。”


“我当然会那么做。”阿尔文十分轻蔑地说,“只要是在母亲面前。”


 


莱文·埃尔伯特哼了一声,一转眼,看见了电梯里的第三个人。中原中也冲他微微颔首:“斯莱特林五年级,好久不见,莱文学长。”


当着外人的面,自家兄弟之间的状况再怎么糟糕也会稍微遮掩一下——哪怕这个“外人”是弟弟的好友,恐怕自己那个倒霉弟弟早早就把自己骂了个遍——莱文同样微微一笑:“我记得你。你是以前太宰经常带在身边当成宝贝一样宠的那个男孩。”


中原中也的嘴角不易察觉地抽了一下,觉得埃尔伯特家的大儿子实在该回去重修一下说话的艺术,省得总是出现这种别人不知道该怎么接话的尴尬情况出现。他和阿尔文隐秘地换了一个眼神,随后保持着淡定的表情再度点了点头。


电梯先去了莱文工作的那个楼层,电梯门打开后,莱文埃尔伯特急匆匆出了电梯,看起来一副快要迟到的样子,甚至没想起来问一句自家还没到工作年龄的弟弟怎么会在圣诞前夕出现在魔法部。电梯门再度关上,这时阿尔文才抹了一把脸,无奈地对好友说:“见笑了,莱文天生掉脑子掉智商,我总怀疑是母亲在生他和我姐姐艾西莉亚的时候,吃坏了东西所以把属于莱文的那份智商和情商也都一并给了我姐姐的缘故。”


 


中原中也:“其实我一直不清楚你干嘛对你哥这么大的敌意……似乎他除了说话不怎么过脑子之外也没做过什么其他的事?你对未来继承埃尔伯特家这件事也没什么兴趣,按理说你俩该相安无事才对。”


阿尔文:“那是你不知道他干过多少叫人头疼的事儿而已……说真的,我还是对他态度不错了,这几年要不是我劝着,艾西莉亚早把他踢到非洲那边做实地调查去了。”


 


到底是别人家的事,中原中也不好多说什么。阿尔文的本意也只是吐槽一下,倒没有真的和他哥水火不容的意向:“当然和别人家的比起来,莱文还算不错了……佩蒂尔家那一位才真正是动作出格呢。”


“佩蒂尔?”中原中也透过镂空的栅栏门,看着电梯外飞速向上退去的井道墙壁,没什么兴趣地接话,“哦……达伦·佩蒂尔。”


“是啊,他可能是有点……唔,总之,我叔叔说要是一个不小心,佩蒂尔家百年的历史可能就要毁在他手上了。”阿尔文说道,“可怜戴纳——那个小佩蒂尔还什么都没察觉到,还一直沉浸在他对你的美好幻想中呢。”


这时电梯门打开了,九层。中原中也率先迈步走出去,只留给好友一个冷漠的背影:“你还是安静点吧。”


 


九层的位置是神秘事务司,这里同样常年处于生人勿近的状态,甚至比魔法部其他部门管理更严格——从没人具体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任务也都是绝密,知道的只是他们的成员被称为“缄默人”——阿尔文的叔叔在神秘事务司担任一个不大不小的职务,其他的做不到,但留自己的亲侄子在自己办公室逗留一时片刻、或者放一个小孩走特殊通道去地下十层探望个把人还是可以的。


因为打过招呼,所以中原中也一路畅通无阻地来到了一个专门用来探视的房间里,等了不到一分钟之后,另一边的门打开,好几天没见的太宰治挂着十分淡定的表情走了进来。


看守没有进到屋子里,大概是看他们两人身上包括魔杖在内的所有一切都没收一空,没什么可值得提防的地方。太宰瞥了眼房间里桌子椅子上厚厚的一层土,嫌弃地皱了皱鼻子,打消了坐下聊的念头。


于是他轻轻歪过头,冲五年级斯莱特林笑了笑,声音懒洋洋地:“你都已经知道了?”


正准备说一句“我都已经知道了”作为开场白的中也被生生把话噎了回去,只好沉默半晌后胡乱点了下头:“……嗯。”


 


“邓布利多把我留下的那个记忆瓶给你了?”


“给了。他还给了我别的口令,说即使他不在的时候我也可以随时过去看。”


“我为什么要选那个研究课题的事情?”


“猜到了。”


“所以……”太宰治意味深长地眯了眯眼,“你现在也已经知道,我当初为什么要把你那段记忆锁起来了。”


中原中也点了点头。


于是高年级格兰芬多摊开了手,笑眯眯地说:“既然你都知道了,那你还这么麻烦到这里找我做什么?我待在这里等待审查,剩下的只有靠中也你自己——”


话没说完,这个即使被傲罗突然闯进寝室也一直淡定自如的高年级格兰芬多忽然睁大了眼睛。


 


嘴唇上传来被轻轻咬了一口的触感,然后又是湿热舌尖划过唇瓣,像是被某种小动物在嘴角上不甚熟练地舔吻。


 


这个过程很迅速,中原中也保持着踮起脚尖、手里紧紧攥着太宰衣领的状态,那双冰蓝色的眸子里一片澄净——只有看他通红通红的耳朵尖,才能发现他其实并不如表现出来得那样镇定。


小斯莱特林被高年级格兰芬多骤然幽深起来的眼神盯得十分不自在,咳了咳,假装若无其事地从太宰治的脸上移开了目光,语气很凶地说道。


“我就是想来看看你有没有被那些傲罗们严刑逼供成一个血葫芦——怎么,不行啊??”


 


TBC.


 



评论

热度(1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