ほし 星 を こえ 越え て

【FGO】【盾亲子/旧剑兰】Family Comes First 1

咸者模式:

CP瞩目:莫德雷德/玛修友情向 亚瑟X兰斯洛特




*现代AU


*如题,这是一个关于家庭的故事,盾亲子与亚瑟小莫(亲情向)的大量描写有


*又名如何和中二期的女儿(儿子)搞好关系(并不是


*就是忍不住想写中长篇,有大纲,可以放心跳坑,如果(不)写(想)不(填)完(坑)了我会把大纲放出来_(:з」∠)_


*预计篇幅……算了不预计了,每次预计到最后都会爆字数





1.莫德雷德




家长会,又叫理性讨论一个人靠一张嘴,在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内能破坏的家庭的最大数量,顺便一提正确答案由班级总人数决定。


莫德雷德从家长会开始就溜了,在学校外面逛了大半天,一直到被留在现场的眼线报告说家长会已经结束了才回学校,却在经过停车场的时候碰到了新收的小(姬)弟(友)——玛修•基列莱特。


刚从法兰西转学过来不久的少女不知道习不习惯不列颠的家长会,作为班里的扛把子,莫德雷德觉得自己有必要去关爱一下新同学。


紫发少女站在绿化带的灌木丛后,专注地盯着对面,不知道在看什么,直到被莫德雷德大力拍肩后才转过头来。


“切,怎么是你这个家伙。”看到少女的表情的瞬间莫德雷德就从好大哥的阳光笑容秒变嫌弃脸,“偷偷摸摸看什么呢?”


玛修——这时候或许应该称之为加拉哈德——用下巴指了指不远处的露天停车场,一个紫发的男人和一个金发的男人正聊得火热。


莫德雷德在学校见过那个紫发的男人几次,通过玛修的只言片语也知道了那个男人就是玛修的单亲爸爸——兰斯洛特。在寥寥几次的简短照面中,高大沉默的男人给莫德雷德留下了不错的印象,男人对整个学校出了名的不良少女——叛逆骑士(自称)莫德雷德也带着与生俱来的礼仪,丝毫没有自家女儿会不会被带坏的顾虑,这让在同学中间建立了不错的威信,却总是被家长们列入“绝对不能接近自家孩子”的黑名单的莫德雷德相当满意。


但让莫德雷德有点意外的是向来对人礼数周全的玛修却总是在言语中不加掩饰地透露出对生父的微妙嫌弃。至于加拉哈德,那就是赤裸裸地敌意了——不管是在背后还是兰斯洛特本人面前。要不是加拉哈德基本上不在外人面前出现,莫德雷德觉得自己的“对吾父王的华丽叛逆”锦旗估计要转手送给加拉哈德了。


不过莫德雷德转头想了想自己那个在所有人眼里都完美无缺的老爸,顿时释然了。


有些人天生不适合“父亲”这个角色。


“那个混蛋老爸,连男的都不放过。”莫德雷德听见身旁的加拉哈德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紫发少女原本温柔暖心的少女声线被硬生生压成了略带低沉的少年音。莫德雷德知道不管是玛修还是加拉哈德,对兰斯洛特最不满的地方之一就是男人对待女性时总是不由自主地散发雄性荷尔蒙。


说他轻佻也不是,紫发男人似乎天生没有关上荷尔蒙的开关,随时随地不在展示法国男人的绅士风度,尤其是在与女性交往时,很容易就被理解为调情。而当那些女性真的认为兰斯洛特对她们有意思,开始按捺不住主动出击时,得到的却往往是一个委婉的拒绝。


听起来确实十分过分呢,但是没听说紫发男人的荷尔蒙对同性也起作用啊……莫德雷德看着与男人愉快地交谈着,并不时露出比两人头顶正午的阳光还要耀眼的笑容的金发男人,陷入了沉思。


“啧,继我们全班出席家长会人妻之后,现在连哥哥辈的都不放过了吗?那个金发的倒霉蛋居然真的上钩了……”紫发少女一脸阴沉地嘀咕着,这个形象要是被同学们看到估计会集体露出见鬼的表情,“话说混蛋老爸的魅力对还没踏上社会的年轻男性也有用吗?看来以前是我太低估他了……”


听着加拉哈德几乎就没停过的碎碎念,莫德雷德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他一下,“你说的那个‘金发倒霉蛋’是我爸。”


看见紫发少女脸上呆滞的表情——对于没有太多表情的少女来说,这个反应真的是难得一见,尤其当做出这张呆滞脸的是加拉哈德那个既中二又臭屁的家伙时——莫德雷德满意地欣赏了一会儿,淡淡地补充道:“顺便一提他再过几个月就三十大寿了。”


而且谁上了谁的钩也还不一定,如果不是太阳太大闪瞎了她的眼睛,那个金发的混蛋娃娃脸老爸露出的应该是他对女性专用的最标准白马王子笑——在还不是那个混蛋名义上的女儿时,莫德雷德就已经在被母亲拉去的那些无聊宴会上见过无数女性——从十四岁到四十岁——拜倒在这个微笑下了。


紧挨着还处于震惊中久久不能回魂的加拉哈德,莫德雷德也陷入了沉思。






2.玛修




玛修回过神的时候发现自己站在停车场后的绿化带里,旁边是一脸深沉的莫德雷德。


鉴于难得看到金发友人的这种表情,玛修没有出言打扰不知在想什么的马尾少女,同时又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事情,竟然能让天生缺根筋的莫德雷德露出这种比思考早上/中午/晚上要吃什么还要凝重的表情。


金发少女终于意识到了来自友人的注视,(根本没有必要地)清了清嗓子,发话了,“哦,玛修你回来了啊。”


玛修点了点头,想了想,还是问了刚才加拉哈德出来的时候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啊,只是那家伙闲的没事干日常尾随他嘴上说讨厌心里鬼知道怎么想的老爸——反正我是没见过天天密切监视着自己单身的老爸,不让人家跟女人说话的儿子,那家伙真的没有恋父情结吗?”


玛修耐心地听莫德雷德完成了日常吐槽加拉哈德的任务,才问道:“所以爸爸和又女性交流了吗?”


“没有,至少我没看到。”莫德雷德斩钉截铁地说,不过他和男人进行了深入友好的交谈,那个男人还是我爸。


玛修还是有点疑惑,但是加拉哈德这时候就跟死了一样安静祥和。


莫德雷德又发话了:“快回去吧,下午还要上课。”


一定有事情发生了。


玛修乖乖地点了点头,跟着金发少女走路时一甩一甩的马尾走回了教室,心里默默下了结论。


莫德雷德和加拉哈德一定发现或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这件事情竟然大到能让莫德雷德作出这种完全不符合她塑造了两年的不良少女形象的发言,一定很了不得,她要把这件事写进日记里。




玛修有本日记,一个很普通的白色笔记本,而不是那些初中女生为了防止父母偷看自己的中二幻想而配备的高级加密日记本。毕竟兰斯洛特绝对不会看她的日记——男人的绅士风度让他哪怕在玛修把日记翻开放在眼前的时候也会选择闭上眼睛——唯一有偷看日记嫌疑的加拉哈德又根本防不住,而且加拉哈德如果想看,完全可以大大方方地看——玛修无法共享加拉哈德的视野,但是加拉哈德可以看到玛修看到的一切。


不过加拉哈德承诺了会在玛修写日记的时候选择性失明——至于这话的真实性玛修拒绝去思考。


玛修的日记上目前写的二分之一都是同社团的一个亚洲人前辈,黑发的前辈作为代替可有可无的社团负责老师——罗马尼•阿基曼——的真•心灵导师,在玛修刚到不列颠的那段时间里提供了极大的帮助,在紫发的少女心里的靠谱榜里是绝对第一的存在。


而另一半则都是关于和兰斯洛特一起的一些小事。


与加拉哈德不同,玛修并不讨厌这个他们生理上的父亲,甚至算得上喜欢——少女在日记里大方地承认了这一点,但这份感情是永远不能让加拉哈德知道的。


厌恶、不屑,与极度的愤怒,这是加拉哈德在面对兰斯洛特时最明显的情感。尤其是愤怒。


第一次在那个不管是加拉哈德还是玛修都永远不想回去的房间里见到兰斯洛特时,来自加拉哈德的剧烈情感让玛修几乎以为自己会在这足以令血液沸腾的怒火中燃烧殆尽。


但是作为加拉哈德的另一半,玛修完全了解这些火焰的源头,也可以理解加拉哈德的感情。但与此同时少女也知道另一个秘密——一个绝对不能写到日记里的秘密。


也是唯一一个加拉哈德绝对不知道的秘密。






TBC.



评论

热度(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