ほし 星 を こえ 越え て

【反逆白黑】关于神奇周边的脑洞

雀雀十八岁生日快乐!✿✿ヽ(°▽°)ノ✿祝你和修生活性福,日日夜夜太阳

脑洞来源于官方出的那个神奇的抽赏,2008年的c赏——查尔斯皇帝胸像,感谢茶包太太的整理ヾ(๑╹◡╹)ノ"【真的很想知道当年抽到的人心情如何】

       在R1学兰时期朱修没搞上的时候,如果修去了朱雀家给雀辅导功课,看到雀学习的桌子上摆着这个胸像。

修:suzaku,你为什么会摆着那家伙的胸像,技术员应该不用摆胸像的啊,就算用也不会摆在家啊!

雀:【慌张】罗伊德先生给我了一个,说我身份特殊,在家里摆一个可能会好一点……

修:【盯,叹气】保护好你自己啊,要是那老头的胸像能让你在军队少遇上点麻烦我也没话说,不过今天就别让我看到这个烦心的东西了。【那个死老头!朱雀居然要摆他的胸像,好气!果然要做掉那个皇帝娜娜莉和朱雀才能幸福!今晚我就带黑骑出去搞事!】

       然后雀就把查尔斯胸像扔到卧室的床头柜上了。

 

       如果是R1后期修知道了雀是兰斯的驾驶员之后俩人再搞上床的话,感觉修一直是抱着绝望的心情和雀做的。每次都希望快感能塞满自己精于算计的大脑,好让自己停止提防雀的行为,停止对两人未来的绝望,然而每次死死缠着雀不停索取的时候目光总是会扫到雀忘记拿出去的胸像,现实的残酷唤醒了沉睡的理智,最后好像发条断了的人偶似的失去动力,敷衍着雀,草草了事。雀也是在神根岛对射之后才想明白修在床上的异状。

 

       亡国时期的话,把蛋卷胸像摆在床头柜上的就是皇帝控军师了,特地摆的,旁边还放了好多鲜花,每天都会换。反而是雀的心情比较复杂,毕竟军师热爱羞耻play,一般看到胸像之后更加兴奋了,和修的状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时候雀的内脏就会皱缩着疼痛,痛到不想呼吸,只能快速摩擦几下身寸了之后把欲求不满的军师丢在了床上自己回了卧室。

       和修一样,就算再痛苦也没有和对方提过把胸像拿走,一直在用这种自虐的方式提醒自己清醒,不能沉沦。

 

       R2影帝时期就是雀以圆桌工作的名义随身携带蛋卷胸像,在两人打算上床的时候装作不经意的摆在修床头,以此作为试探。在过程中修看到时身体一僵,顶着雀微妙的目光开启了影帝模式,正常的询问了一下雀作为掩饰,实际上气的咬牙切齿。

 

       骑士帝时期两人的床头上除了台灯就是修给娜娜莉写的零镇之后各种事情的解决方案。

 

       零镇过去多年,世界已经按照修的设想变得美好,辞职了的zero在收拾东西的时候看到了当年的查尔斯胸像,第二天把它埋在了那片向日葵的下面。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