ほし 星 を こえ 越え て

零碎片段

晓灵风:

在手机深处发现了一个很杰克苏的鲁鲁英灵化后的fz片段……

特别耻就不打tag发出来啦(ノдヽ)




“果然。”

抬头看着被天之锁链完全束缚住全身,甚至越勒越紧将银白的英灵如同耶稣受难般悬挂于高空中的caster,英雄王少见的一脸凝重,他右手伸向一边,一只巨大且繁复的金色钥匙出现在他的手里。

金色的英灵手臂握住钥匙轻轻一转,高深的魔纹因被灌注了庞大的魔力而被激活,繁复的机关在这一刻被驱使运转,咔嚓几声轻响,属于人类最古老英灵的宝具王之宝库在这一刻被打开了。

一枚造型古怪的似剑似杖般的宝具出现在了他的手里。

“那边的rider。”英雄王突然对着驾驭着战车一手拿剑随时准备介入战斗的征服王喊了起来:“刻意将caster引到这种方便我发动宝具的地方,你也是有所察觉了吗?”

“……啊。”魁梧的红发英灵有点无奈的挠了挠耳朵,抬头望着空中因紧缚的锁链而发出痛苦呻吟的caster,一脸复杂:“想要征服世界的我遇到了真正征服了世界的恶逆皇帝,哪怕只有短短的一个月,不去研究一下也对不起我征服王的称号不是吗。”

“只是啊……”rider有些无奈的看了眼身旁还一头雾水不在状态的韦伯,耸了耸肩:“资料里记载的他那些行径,和我们会做的事情完全不一样,更何况本人身上那种莫名其妙的悲天悯人的圣洁之感,与其说他是和我们一样的暴君不如说更像是骑士王啊。”

“哈?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啊rider!”韦伯问道:“为什么caster那种彻头彻尾的大暴君会被天之锁链锁住?我已经完全搞不懂了!”

啪!

rider巨大的手掌一巴掌拍在自己娇小的master身上,差点将他整个人从战车上拍了下去。

“干嘛啊rider!你又打我!”韦伯眼泪汪汪的抓着rider巨大的披风喊了起来!

“少爷啊,”rider的大手按在韦伯的头上揉来揉去,把整个人揉的都弯下了腰:“我们的意思是,与我们这些因内心欲望而肆意妄为的真正‘暴君’不同,caster恐怕是为了什么目的而刻意行暴君之事,就其结果而言,应当是为了将世界的仇恨都聚集到自己身上吧。”

“诶?!”从rider的大手中挣扎出来,韦伯惊讶的抬头看着天空中已丧失全部力气只能微弱喘息、精致的脸上满是痛苦的caster瞪大了眼睛:“将仇恨全部聚集在自己身上,他图什么?!”

“所以我才说caster更像骑士王啊。”rider一脸复杂的回想着资料中那些荒唐的传言,还有王之盛宴中对于saber和自己的王道从头到尾未予置评但笑不语的caster,叹了口气。

“人们通过王能够了解法律和秩序,王所体现的不应该是那种会随着王的死亡而一同消逝的东西,而是一种更为尊贵的东西。”

骑士王的话语仍然掷地有声,她所描述的王道还是那般圣洁却不可触碰。可是自己当初是怎么回应她的?

“这不是人会选择的道路。”

“你刚才说为理想献身,确实,以前的你是个清廉的圣人,圣洁到无人能及。但有谁愿意期待为理想殉教?又有谁会日思夜想盼着所谓圣人?只能够抚慰人民,却不能引导人民。只有展示欲望、讴歌至极的荣华,才能将国与民引向正道。”

rider突然有点挫败,他的结论在事实面前显得无比武断。

说什么只有展示欲望,讴歌至极的荣华,才能将国与民引向正道,说什么没有人愿意期待为理想殉教,说什么这只能抚慰而不能引导人民,眼前这个纤细瘦弱,遇刺身亡时仅有18岁的英灵不就为理想献身,将自己的性命连同死后清名一并摆上了名为世界的祭坛,换取了上百年和平?

而被他拯救的人们通过他了解到了法律和秩序,他所体现的意愿也并没有随着他的死亡而一同消逝,事实上如果刺杀了他的zero确实是他所选取,那眼前的caster甚至在死后仍然推动世界继续前行了数十年。

将自己个人的幸福与欲望压制到最低,为理想殉道……

“caster所选择的道路,不是人会选择的道路。”

所以archer这条神性越高便会捆的越紧的天之锁链,正是神性超高的caster的克星。

rider在心里下了结论。

“哼。”

金色的英灵冷哼一声,仍然拿着那把造型古怪的宝具的右手缓缓抬高,将宝具举过头顶。无数条紫色的魔术回路以宝具为起点在天空中具象化,如同有生命的蛛网般飞速扩张起来。巨大的魔力漩涡在天空中凸显,由此产生的空气漩涡如同狂风席卷,吹的征服王不得不分出一只手拎住自己master的后领。

天空中的caster痛苦的抬起头看了眼正在汇聚并即将指向自己的宝具,拧起了秀气的眉。

“没有本王的允许便在本王的后花园肆意称主,明明为王却为蝼蚁玷污身为王者的荣耀,在你的眼里,”英雄王将手中的宝具向前一划,顶部正对着无法闪避的caster,语气里隐隐带上了一丝怒气:“王的荣耀就是这种可以随意舍弃的东西?”

“……说什么王的荣耀,”caster艰难的抬起头来,天之锁链对他的压制实在太大了,即使说话都变得困难起来:“说什么展示讴歌至极的才华才能够将国民引向正路,你们和我的父母没有任何区别,站的太高看不到脚下生灵,你们要的都是对自己温柔的世界,而不是对每个人都温柔的世界。所以,”caster突然嘲讽的笑了一下:“你们的辉煌在死后分崩离析,只有我能用死亡铸就真正的荣誉。”

英雄与枭雄,不过是立场不同的不同称呼而已。

闻言,英雄王闭上了双眼,片刻后睁开,更大的魔力在此刻汇聚,金色的英灵声音里失却了最后一丝怒意:“……看来本王和你没什么好说的了。再见了,恶逆皇帝。”

眼前这个纤细的英灵本质仍然是王,只不过对于王者荣耀有着不同的解读,他并没有放弃王的荣誉。

如此这般,archer的手猛然划下,庞大的魔力对准无法挣脱的caster狂奔而去,狂暴的力量在夜空中绽放出绚烂至极的光华,像极了最为奢华的送葬曲。


后面,berserker阿雀就该出来了

特别耻……嗯……(顶锅盖逃跑)

评论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