ほし 星 を こえ 越え て

【太中】荆棘于明日枯萎 02

木对:

*HP paro,CP太中,年龄操作有


*六月尾巴上的最后一更,咦嘻嘻嘻


 


02.


霍格沃茨特快列车到达车站的时候,伦敦国王车站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上已经熙熙攘攘挤满了人:有亲自把孩子送到这里看着他上车的家长们,也有拎着皮箱或者推着行李小车匆匆跑过的学生。这些年轻人们大部分已经换上了各自学院的院袍,粗略看过去一片金红银绿青蓝黑黄,各自搭伴结伙,五彩缤纷泾渭分明。只有小部分人和还没入学的新生还穿着自己的衣服,混在一堆巫师袍之中格外显眼。


上了车头标号为“5972”的这辆暗红色的蒸汽列车(即使它由魔法驱动,但在外表上仍然是一辆麻瓜世界的蒸汽列车)之后,两个高年级带着两个新生的一行四人就分了两边,中岛敦和芥川龙之介提着自己的皮箱往后面新生待的包厢走去,而完成新生接引任务的中原中也转过身,就看见那个双手插在兜里笑得一脸可恶的黑发青年倚在车窗上,两条长腿闲闲地伸出来,严严实实地堵住了原本就不怎么宽敞的列车走道。


中原中也感觉自己额角的青筋欢快地跳了跳。


“劳驾——让让!你这个傻大个!”他压着火气说,“难道一个暑假过去,你就只长了个子没有长长脑子吗?”


“哎呀,中也还真是关心我。”太宰治摸了摸下巴,“我就长高了这么一点,”他伸出漂亮的手指比划了一个小小的距离,“你也能看出来?”


“什么,你真的长高了?!”中原中也用见鬼的眼神盯着他——刚刚他只是随口那么一嘲讽而已,“你今年都已经七年级了,为什么还会长高??”而他的身高已经尴尬地停留在5.2英尺(约1.6米)这个数字上有一段时间了。


“在这一点上,我记得我曾经警告过你,中也。”太宰微微勾起唇角,用一种听上去十分遗憾的语气说道,“如果你坚持只喝那种加了很多糖的甜腻腻的牛奶,而拒绝去吃长桌上出现的大部分绿色蔬菜,那么即使再过上几年时间,你的身高也不会出现很大变化的。”


他说话的口气听上去十分真诚,但脸上的表情却明明白白表明了他看好戏的态度。


中原中也从鼻腔里响亮而充满嘲讽地哼笑一声,朝天翻了个白眼后(每当面对太宰治的时候,斯莱特林刻在骨子里的优雅守则似乎总能被他拿锉刀一条条磨平)他伸脚踹了踹黑发青年的小腿,黑色火蜥皮靴子硬邦邦的鞋跟准确地踢在对方小腿胫骨的位置上:“废话说完了?那么就让开,我要去换上我的校服了。”


太宰治从善如流地收回了挡住路的腿,然后悠哉悠哉地跟在他身后走进了3号车厢里的其中一个包厢内。他看着这个比自己小两届的斯莱特林从座位底下把一只小箱子拖出来,然后从里面拿出来了一件暗绿色内衬的巫师袍。


“列车才刚刚开动,等它慢悠悠晃到学校那是傍晚的事情了——你这么早换上校服做什么?”包厢外推车卖零食的女巫经过,太宰治一边彬彬有礼地让她停一停,好用五个铜纳特买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除非你是……”


话音突然停在这里,太宰治反应过来了什么,于是转过头上下打量了一下面前的五年级斯莱特林。


半晌后,他微微笑起来。


“看起来你干得不错,是不是?”他手里端着那杯黑咖啡,说道,“——一个级长?”


“一个级长。”中原中也把级长徽章拿出来,在他眼前晃了晃,然后得意洋洋地、充满威胁意味地说,“所以别再让我在宵禁时间后抓到你在霍格沃茨城堡里夜游,太宰。”


“对待学长的态度礼貌点,”对于来自新上任的斯莱特林级长的威胁太宰治丝毫不为所动,他坐在座位上一口一口抿着咖啡,懒洋洋地说道,“斯莱特林的优雅呢?”


“分情况的。”中原中也对他假笑了一下,“对你,我就不介意简单粗暴一点。”


“真荣幸。”太宰治耸耸肩。


 


霍格沃茨特快上的咖啡并不好喝,里面有一种古怪的、仿佛放了很长时间的甘草糖的味道。太宰治只喝了几口就把那杯咖啡放到了一边,然后看着中原中也在他面前把身上他自己的斗篷脱下来塞进皮箱,换上那件斯莱特林院服,最后把级长徽章别在袍子显眼的位置上。


“五年级的其中一个级长是你,另一个是谁?”柔软衣料相互摩擦发出来的“沙沙”声中,太宰治托着下巴问。


“玛琪。”中原中也收拾着自己的东西懒得搭理他,随口简单回答了一句。


“玛琪?”太宰治浅浅皱起眉,在记忆里搜寻了很久才在角落里找到那个短头发、漂亮但十分高傲的小姑娘的样子,“你是说玛格丽特·米切尔?”


“没错。”


“倒是不意外。”太宰治“唔”了一声,“让我意外的是你叫她‘玛琪’……你们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中原中也分给他一个眼角的余光:“米切尔家现在的家主和我的父亲是多年的好友。所以就算只是装模作样,我也得给小米切尔这个面子。”


说完后他想了想,然后无所谓地一耸肩:“虽然我们两个彼此互相都看对方不太顺眼。”


太宰治摸了摸下巴,没有说话。


“说起来,”中原中也“砰”地一下合上皮箱,然后重新塞回座位底下等着到站后让家养小精灵把行李送到自己的寝室去,“你怎么还待在这里?你待的包厢应该不是这间吧?”


太宰笑眯眯地说:“要这么说的话,中也不也是一样?级长不是有专门的级长包厢么?”


“……”提到这个中原中也就一脸郁闷,“……提前把我的行李送上来的家仆搞错了位置,我忘记告诉他应该送到——”


说到一半他突然停下来。中原中也皱起眉,像是忽然反应过来他们两个之间轻松的谈话气氛好像不太合适一样,话音一转,换成了硬邦邦的语气:“……这关你什么事?”


“别那么见外嘛。”太宰歪了歪头,表情看上去十分无辜,“好吧,如果你坚持要一个理由的话——只是必要的关心?这个答案你觉得如何?”


“我不觉得你有什么‘必要’来‘关心’我。”中原中也在其中两个词上咬了重音,“毕竟我是一个斯莱特林,而你——”


“——是一个格兰芬多。”太宰无比流畅地接上了他的话,“这句话我已经听你说了整整两年了。”


中原中也静静地看着他,冰蓝色的眼睛里一片森寒的凉意。


“既然你也记得,”停了几秒钟后他开口,慢慢地、一字一句地说道:“所以你该清楚,你已经没有义务来‘关心’我了。”


说完他就大步走出了包厢,摔上包厢门的动静弄得震天响,把斯莱特林该有的优雅自持完完整整地扔到了梅林那里。


 


“……”


“…………嗤。”


被留下的太宰在短暂的沉默后,勾起唇角发出一声轻笑。


他摇摇头,然后微微眯起了眼睛。


 


……


接下来的路程一路顺遂,中原中也在巡查完之后回到被家仆搞错的包厢,发现那个讨人厌的高年级格兰芬多已经不见了踪影。他哼了一声后在座位上坐下,然后用从家里带来的书籍打发了剩下的时间。


接下来日暮降临列车到站,他去车门那里维持秩序、然后坐上夜麒拉的车,这一路都没有受到来自格兰芬多的骚扰,直到最后走进霍格沃茨城堡,在富丽堂皇的餐厅里属于斯莱特林的那张长桌边坐下后,他才穿过重重叠叠的人群,在餐厅最右边的格兰芬多长桌边上发现了那个正在和身旁人谈笑风生的混蛋。


“…………”


中原中也不屑地一撇嘴,然后坚决地转移了目光。


只是身边的人却并不那么善解人意。


 


“看来太宰那家伙在格兰芬多混得也很好嘛。”来人在他身边留出的空位上坐下,笑嘻嘻地说,“你心里是不是有点不是滋味儿?”


“……”中原中也深深吸了一口气,“闭嘴,江户川。你可以坐在那里安安静静等着开学晚宴开始。”


顿了顿,他语气不是很好地接着说:“你什么时候才能学会一点说话的艺术?”


“等你学会用稍微尊敬哪怕只有一点的态度来对待大你两届的学长的时候。”江户川乱步从桌上拿过一杯南瓜汁,一边喝一边含糊地说道。


不过说是这么说,实际上江户川乱步一点不介意称呼或者态度问题,因为他自己就是一个不太把礼仪尊敬放在眼里的典范。一张永远长不大的娃娃脸以及成天和一个五年级混在一起这两项成功让霍格沃茨学院大部分人都忽略了他也已经到了要备考N.E.W.Ts的年纪,以为他今年同样才五年级——包括一部分记忆力不是那么好的教授。


“哦,是吗。”中原中也鄙视地看他一眼,“以后如果有人因为这个问题而要揍你,我是不会帮忙的。”


“劳你费心。”江户川乱步气定神闲地回答。


 


这时餐厅大门传来比刚刚更热烈一点的人声,他们两个停下谈话,同时把目光投过去。在麦格教授的带领下,一大群新生排着队走进礼堂,然后他们几乎全部抬起头,呆呆地看着餐厅内部的富丽堂皇金光灿烂的布置。


江户川乱步往那群小豆丁当中瞄了几眼:“我听说芥川家最小的那个孩子是今年入学?”


“恩。”中原中也看了两眼就索然无味地收回了目光,“芥川龙之介。还是我去车站接的他。”


“哦哦,我看看,”江户川乱步似乎来了一点兴趣,“是哪个?”


“黑色头发,发梢带点卷——”他简单描述了一下,但在说完之后觉得刚刚那句话仿佛有些不对劲似的,表情在忽然间变得微妙起来。


很显然江户川乱步也意识到了什么,他扭过头看着比自己小几岁的好友,挑了挑眉说道:“我怎么觉得这个形容听上去有点耳熟?”


中原中也给了他警告性的一瞥:“无论你因为我刚才那句话想到了什么,劳驾都别说出来,我不想听。”


但江户川乱步很好地无视了好友的警告,他笑眯眯地开口:“说真的,我觉得你其实完全没必要——”


后面的话他没能说出口,因为分院帽已经被摆上了教授席前的那个高高的四脚凳上,开始唱那首千篇一律的分院帽之歌。乱嚷嚷的餐厅渐渐安静下来,听着那顶有自己思想的旧帽子高声唱起来:


 


“那是一千多年前的事情,


我刚刚被编织成形,


有四个大名鼎鼎的巫师,


他们的名字流传至今:


勇敢的格兰芬多,来自荒芜的沼泽,


美丽的拉文克劳,来自宁静的河畔,


仁慈的赫奇帕奇,来自开阔的谷地,


精明的斯莱特林,来自那一片泥潭。


他们共有一个梦想、一个心愿,


同时有一个大胆的打算,


要把年轻的巫师培育成材,


霍格沃茨学校就这样创办。


这四位伟大的巫师


每人都把自己的学院建立,


他们在所教的学生身上


看重的才华想法不一。


格兰芬多认为,最勇敢的人


应该受到最高的奖励;


拉文克劳觉得,头脑最聪明者


总是最有出息;


赫奇帕奇感到,最勤奋努力的


才最有资格进入学院;


而渴望权力的斯莱特林


最喜欢那些有野心的少年。


四大巫师在活着的年月


亲自把得意门生挑选出来,


可是当他们长眠于九泉,


怎样挑出学生中的人才?


是格兰芬多想出了办法,


他把我从他头上摘下,


四巨头都给我注入了思想,


从此就由我来挑选、评价!


好了,把我好好地扣在头上,


我从来没有看走过眼,


我要看一看你的头脑,


判断你属于哪个学院!”


 


最后一个音调尚未完全落下,整个餐厅都爆发出了一阵热烈的掌声。很难说这些学生们是真的在欢迎新生进行分院仪式,还是仅仅在欢呼这首又长又无聊的歌终于唱完了——因为江户川乱步就在鼓掌的时候压低了声音,对中原中也抱怨:“我不喜欢那顶老帽子。你不觉得它唱的歌听上去实在有点蠢吗?”


“赞同。”中原中也同样压低了声音,“可能这就是它被坚持放在邓布利多校长办公室的原因——防止被某些学生故意破坏,让它从此再也出不了声。”


说完他们两个对视一眼,然后一起嗤嗤笑了起来。


 


歌唱完了之后就是分院仪式,麦格教授拿着一卷长长的羊皮纸走到前面,开始一个个宣读上面的名字;而被叫到名字的新生就走上前,戴上分院帽坐到那个四脚凳上,接着分院帽就如同它那首歌里唱的那样,大声宣判这个新生在未来七年里属于哪个学院。


而有趣的是,从对待每一位被分到自己学院的新生的不同反应上就能看出四个学院的特点来:格兰芬多的狮子们热情似火,掌声雷动简直能掀翻餐厅的穹顶;斯莱特林的学生则如同他们的院训那样,永远保持优雅自持的姿态,态度既不热络也不冷落,严格遵守着他们从小被教育的贵族礼仪;至于赫奇帕奇与拉文克劳,其实这两所学院的学生也有自己独特表达欢迎的方式,只是十分无奈地有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这两个极端作为对比,狮蛇的针锋相对之下,也就把他们衬得没有什么存在感了。


中原中也全程都兴致缺缺地没有给予太多的关注,顶多在念到芥川龙之介和中岛敦这两个熟悉的家乡名字时才撩起眼皮看了一眼。结果不出所料,前者被分到了斯莱特林,而后者则去了格兰芬多——他注意到那个白发男孩在被听到自己被分到格兰芬多之后欢快地跑向了某个混蛋,然后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


又一个被外表欺骗了的愚蠢男孩。他盯着面前银质餐具上的院徽,嘲讽地想。


江户川乱步坐在他身边,一边愉快地关注着他的表情变化,一边愉快地喝着餐前的南瓜汁。


 


分院仪式结束后开学晚宴才正式开始,一份份精致美味的食物凭空出现在每个学院的长桌上,只有在吃饭时四院(特指斯莱特林与格兰芬多,这两个学院的仇怨之久远,即使中间隔了赫奇帕奇与拉文克劳两个学院也不能阻止他们在餐厅里的互相敌视和动作挑衅)之间才能短暂地出现其乐融融的假象。


吃完饭后中原中也站起身,和其他几个级长一起把斯莱特林的学生——尤其是新生——带回寝室。在餐厅门口他们与格兰芬多狭路相逢,大概是两边级长都处于刚吃完晚饭不愿意多费口舌的懒散期,他们不约而同地拦住了身后跃跃欲试的小狮子和虽然表情平静但也已经暗中捏住了魔杖的小蛇们。


“女士优先,请。”斯莱特林七年级级长,弗朗西斯·斯科特·菲茨杰拉德十分绅士地一伸手。


格兰芬多七年级级长,与谢野晶子对他冷淡地一点头,转身带着身后的一片金红率先离开了餐厅。


中原中也面色冷淡地站在菲茨杰拉德旁边的位置,在一群狮子吵吵嚷嚷从眼前经过时他敏锐地一抬眼,果然看见那个和他不对头的高年级格兰芬多正经过自己,见他看过去之后眯起眼,冲他露出一个眼带桃花的笑。


“…………”要不是那实在不符合礼仪,中原中也觉得自己可以找个地方把刚刚的晚饭都吐出来。


 


虽然的确是挺好看的。


但谁稀罕啊,啧。


 


    ……


一群斯莱特林回到他们位于水下的公共休息室。由于是夜晚,所以头顶半透明水晶制成的天花板是黑乎乎的一片,并没有透出黑湖水下的粼粼波光。他们的头顶上垂下散发着幽幽绿光的吊灯,而壁炉里燃烧着温暖金黄的火焰,带给这个潮湿的斯莱特林地窖足够的温暖。


他们的院长,同时也是他们的魔药课老师——西弗勒斯·斯内普教授早就等在了壁炉边,他的手紧紧扣在身前,看着从地窖门口鱼贯而入的自己的学生,然后对着领头的两名七年级级长凉冰冰地勾起唇角。


他用一种缓慢、却十足刻薄的语调说道:“我假设,你们知道你们迟到了多长时间。弗朗西斯·菲茨杰拉德先生,以及阿加莎·克里斯蒂小姐。”


“是的,教授。”阿加莎·克里斯蒂优雅地提了提裙角,对她的教授行了一个屈膝礼,“我们很抱歉——不过关于这一点,您可以问问菲茨杰拉德。我相信他可以给您一个令您满意的答复。”


斯内普转头盯住没来及第一个开口的七年级男级长:“那么,菲茨杰拉德先生?”


菲茨杰拉德的嘴角飞快地抽了抽,不过随即他摆正脸色,露出一个堪称完美的笑容后说道:“我只是想对我们的新生多介绍一点斯莱特林的传统。您知道的,比如说,院训。”


“感谢菲茨杰拉德先生愿意承担一部分属于我的工作,”斯内普面无表情地说,“因此,我决定让你在接下来的两周时间里都来打扫我的办公室——为了你那如同格兰芬多一般的澎湃热情。”


两个级长身后的小蛇中间传来了没能控制好的轻微笑声。


菲茨杰拉德的笑容不变,不过仔细看的话,就能发现他的面部表情和刚才相比变得僵硬了一点。


“……当然,教授。”他说,“愿意为您效劳。”


 


处理完了菲茨杰拉德,斯内普这才转过眼,正视那群今年的新生。


他用那种阴沉的目光一个个看过去,直到把所有人看得背后发出凉意才收回眼神,轻哼了一声:“既然你们的级长已经对你们进行了介绍,那么我也就不在这里对各位多费口舌了。”


停顿了一下,他接着说道:“只是,我要提醒诸位两点:第一,不要在我的魔药课上,表现出你们愚蠢的一面。假如你们炸掉了自己的坩埚,那么我恐怕不得不因此而给斯莱特林扣上5分;”


“第二,不要在公共休息室之外的地方表现出你们的愚蠢。虽然笨重又碍事,但我暂时还不想把学院杯拱手相让——特别是拱手相让给格兰芬多。”


所有人安静地听着来自院长的指示。


看到他们这个表现,斯内普发出一个还算满意的鼻腔音,接着他垂下眼,抿直了嘴角。


“那么,”他缓缓说道,“祝各位有一个好梦。”


 


……


结束这场与院长的近距离单方面的交流之后已经临近宵禁,赶了一天路的斯莱特林们在他们黑漆漆的院长离开后才露出一点鲜活气,小声交谈嬉笑着纷纷从楼梯回到了自己的宿舍,没一会公共休息室内就没剩下了几个人。


身为新上任的五年级级长,中原中也和玛格丽特·米切尔在登记完每一个学生的姓名及其宿舍之后才可以去休息,因此他们注定是属于最后回宿舍的那批人。中原中也坐在壁炉边的沙发上,把那张十二英寸长的羊皮纸仔细收好,转头才发现休息室里只剩下了自己,以及一个一年级的,有着微卷黑发的男孩。


 


“怎么还不去休息,”中原中也皱起眉,“有事找我?”


“是的,中原先生。”芥川轻轻点头,“我有一点事想要问您。”


结束了所有的事情,中原中也终于可以松懈下来放松一下。他靠在身后柔软的沙发靠垫上,托着下巴说道:“说吧,我听着。”


芥川龙之介迟疑了一下,想了想才慢慢说道:“我听说,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的关系,并不好。”


“不要相信‘听说’。”中原中也懒洋洋地回答,“狮蛇之间的关系不是‘并不好’,而是‘极其不好’。”


“……”芥川龙之介沉默下来。


中原中也看了他一眼,不用猜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你和那个中岛敦成为了朋友?”


小斯莱特林脸上的表情有点纠结,似乎并不能确定这个问题的回答应该是肯定还是否定的。


中原中也嗤笑一声,换了个问法:“你觉得中岛敦怎么样?”


“太过单纯,有点蠢。”芥川老老实实地回答。不过随后他又补充了一句:“但是,不坏。”


“那还有什么可说的?”中原中也打了个哈欠,“单纯或者蠢,这些都无所谓。你觉得他人还可以,愿意和他做朋友,那就把这段关系保持下去,有什么专门来和我说的?”


“但是,斯莱特林与格兰芬多……”


中原中也轻轻瞥他一眼,而这一眼让芥川下意识闭上了嘴。


五年级斯莱特林看了他两秒,然后才态度平静地开口:“就我个人而言,我其实并不是很赞同学院里其他人对你们这些新生进行敌对意识的灌输——虽然格兰芬多的确经常干一些因为过于冲动而显得没有什么大脑的事情——但那也应该是从个人的判断出发,而不应该来自环境的影响。”


芥川抬起头,愣愣地看着眼前长得十分英俊,或者说是十分漂亮的学长。


 


在斯莱特林地窖听到这样的言论,即使是邓布利多,他听到这样的话也会露出一个些微惊讶的表情。


 


“如果你的记忆力够好,那么你应该记得刚刚菲茨杰拉德给你们说过的斯莱特林院训。”


“……是的。”芥川轻轻皱眉,“我们来自泥潭,我们渴望权力,我们充满野心,我们强大冷静,我们优雅自持——”


“我们从不后悔,”中原中也勾起唇角,“我们是斯莱特林。”


芥川把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半晌后,他一直紧绷的下颌曲线才稍稍放松下来,这个黑发的小斯莱特林终于露出了一个不太显眼的,同时也是今晚的第一个小小笑容:“我知道了,中原先生。”


“感谢您抽出时间陪我闲聊。”他微微欠身,同时说道,“晚安,祝您有个好梦。”


中原中也懒洋洋、又有点不耐烦地朝他挥挥手。


 


等到芥川回到寝室之后,在楼梯口默默听完了全程对话的江户川乱步才笑眯眯地露了个头出来。


“你这不是看得很透彻嘛。”他托着下巴问,“既然你看得这么透彻,所以对于几年前太宰转院到格兰芬多这件事,你为什么还一直耿耿于怀到现在?”


一直感觉到他的存在、但是因为懒所以没有戳破他的中原中也撩起眼皮,凉飕飕地瞥过去一眼。


 


“闭嘴吧,江户川先生。”他提了提唇角,对好友假笑了一下,“睡你的觉去。”


TBC.

评论

热度(1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