ほし 星 を こえ 越え て

【太中】荆棘于明日枯萎 10

木对:

*HP paro 年龄操作有,尽量考据,但私设仍然存在


*谢谢大家在私信和评论里对我的关心!!木在睡了整整十二个小时后已经活蹦乱跳完全没事儿啦!吓人的黑眼圈也淡下去了,搂过各位小天使一人一个么么哒!!!(你




10.


等太阳升起,晨曦的第一缕日光驱赶走霍格沃茨城堡庭院中的黑暗,早晨第一节有课程安排的学生们已经开始陆陆续续地起床,那些勤劳的家养小精灵们也已经在厨房里忙碌了起来,准备随时为那些早早就到达礼堂的小主人们呈上一份份精致又营养丰富的早餐。


早晨都有课的中原中也和芥川龙之介两人双双挂着一对又浓又重的黑眼圈出现在寝室通往地窖的楼梯口,而昨晚宵禁哨声响起后就进入了香甜睡眠的江户川乱步早早就坐在了壁炉边的沙发上,他摸着下巴看着眼前的一大一小,上下探究地打量了他们片刻后,语出惊人道:“什么时候半夜起床去偷偷约会还流行起手拉着手搭伴一起去了?”


 


其中小一点的斯莱特林给了他一个茫然的眼神。


大一点的那个则言简意赅地给了一个字的评价:“滚。”


 


七年级斯莱特林笑嘻嘻地不痛不痒,他满脸“我懂你就是别扭害羞嘛真是不坦率啊”的表情,显然是早已习惯了好友的这种反应。中原中也不太优雅地对着地窖顶部翻了个白眼,虽然眼中满含警告地瞪了年龄长于自己的好友好几次,但坐在斯莱特林长桌旁边时,他还是忍不住和乱步抱怨——


“见鬼,”中原中也用叉子拨拉着盘中的煎蛋,面无表情地说,“我觉得我第一节古代魔文课上要睡死过去了。”


“安心啦,一堂课而已。”江户川乱步十分淡定地喝着自己那份浓汤,“你不是早就预习完整本书了?”


“万一教授在我睡过去的时候讲了书本上没有的内容呢?”五年级的第一名、斯莱特林的级长先生一边明显有点烦躁地说着,一边不时地往礼堂前方的教授席上瞥一眼,似乎在等着什么事情发生一样。


江户川乱步敏锐地注意到了这一点:“你在等谁?”


“邓布利多——或者斯内普教授。”对好友这种简直如同摄魂取念一般的推理能力见怪不怪,中原中也收回眼神,低头咬了一口煎得十分香嫩的煎蛋。教授席上戴着一顶尖帽的老巫师和旁边的弗立维教授大概是在聊什么好玩的事,笑得白花花的胡子都在不停地抖动着;斯内普教授则一如既往地安静吃着早餐,看上去既不想和别人友好地聊一聊,也对别人——哦,其实就是邓布利多校长——在早餐时聊天的这种行为嗤之以鼻。


不过不管是在好好吃饭还是好好聊天,看上去两位教授都对前一晚上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不仅不知道有两个胆大包天的一年级夜游禁林,也不知道他和太宰在对一个魔法部的人施了“一忘皆空”之后,还把人就那么扔在了禁林里的事情。


怎么回事?他不动声色地想。两个小孩没被发现可以理解,那艾伯特阿克曼呢?难道他醒来之后自己灰溜溜地走了?没对自己莫名其妙缺失一段记忆并出现在霍格沃茨里的事感到怀疑——也没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几乎是下意识的,中原中也认为这里面一定有太宰治动过手脚的痕迹。他转头向格兰芬多长桌的方向看了一眼,皱起了眉:在那片喧闹的金红色当中,他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黑发青年的身影。


“——找太宰的话,他应该还在寝室睡觉。”江户川乱步给自己拿了片吐司,一边随意地说道:“他今天一上午都没有课,只有下午才有一门算数占卜。”


“谁找那个混蛋了!”中也用力拧回自己的头,声音不自觉提高了一点,“谁找他了?是你吗,查理斯?”他问坐在对面的棕发男生。


“哦,别,中原先生。”名叫查理斯的棕发少年吃着撒了黑胡椒的培根三明治,头都没抬起来一下,“我不想参与你们。”


“当然,我只是随便询问一下。”中原中也说,“——麻烦把那边的甜牛奶壶递给我,谢谢。”


坐在旁边的江户川乱步歪过头,眯起眼看着和查理斯紧接着聊起来一会那节古代魔文课的斯莱特林级长。他回想起中原中也刚刚看向教授席的眼神,然后若有所思地摸了摸自己还沾着一点番茄汁的下巴。


 


不管中原中也怎么不能理解,这件事最终就像清早海面上升起的泡沫一样消饵于无形中,别说水花,连一圈涟漪都没能折腾起来——倒是时间过得飞快,温度几乎每天都降低那么一点,忙碌于刚刚开学所带来的琐碎事情的九月转眼间就进入了象征着深秋初冬的十一月,开学时的夏季斗篷也换成了厚重的冬季斗篷。这些冬季斗篷穿在身上,每一件都沉得如同盔甲在身,个别人的斗篷上还缝着一圈看上去就十分温暖的动物皮毛——但即使是这样,每天出门去上课前还是有不少学生选择在斗篷上施加一个简单的温暖咒语,用来抵御那些穿梭于霍格沃茨城堡间的冰冷的过堂风。


又一个美好周末的早晨,斯莱特林的七年级学生江户川乱步在拉开了所有属于自己的柜子(“你非得把那些家养小精灵累死才罢休是吗?”和他同寝室的约瑟夫不满地抱怨。)也没能再翻出哪怕一块牛奶软糖后,他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然后带着满脸不情愿的表情敲开了五年级级长寝室的桦木门。


“什么事?”O.W.Ls一步步临近,大量的作业和复习内容塞满了每一个五年级学生除了上课外的所有时间,即使是年级第一也不能免俗——就好比眼下,听见了门打开和江户川乱步走进来的脚步声,正在桌前埋头写一份关于“Reducto(粉碎咒)和Diffindo(四分五裂)的区别以及共通处”的魔咒课论文的中原中也眼皮都没有撩起来一下,十分敷衍地问。


“我在寝室里已经没有任何点心或者甜食可以吃了。”江户川乱步说,“哪怕我把我的糖罐子倒扣在桌上都不会有一点糖粉掉下来。我们需要去一趟霍格莫德,中也——正好今天也是可以去那里的日子。”


“劳驾,”中原中也眼神都没有从羊皮纸上移开半点,“‘你没有点心能吃了’和‘我也需要去一趟霍格莫德’——我想问一句,这两者间有什么逻辑联系?”


“因为我恰好在来的路上碰见了你们魁地奇球队的队长——那个六年级的安德鲁。”七年级斯莱特林的声音十分镇定,“他让我给你带句话,说是为了一个星期后开始的魁地奇杯预赛,队里的飞天扫帚需要来一次集体检修——如果你有空的话,就去德维斯和班斯商店,找德维斯先生预约一下。”


中原中也写下一段自己十分满意的分析,暂时停下了笔。然后他终于把注意力从论文上挪开,看向笑嘻嘻看着自己的高年级斯莱特林:“……你不是‘恰好’碰见安德鲁,是专门去找他问问有没有什么差事给我做吧?”


“你看出来啦?”江户川乱步一点没有心虚的意思,愉快承认。


中原中也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然后说:“顺便——应该干这事的安德鲁干嘛去了?”


“和他最近新交上的女朋友约会。”江户川乱步回想了一下刚刚那个挽着高大青年胳膊的女生的样子,“一个赫奇帕奇。说实话,我觉得安德鲁的眼光可真不怎么样——那姑娘还没你漂亮呢。”


“……你理直气壮的语气让我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以为你真的在夸我。”


“放轻松,这就是一句真诚的赞扬——所以你到底要不要带我去霍格莫德村?”


中原中也叹了口气,意识到如果不答应眼前这个如果没有人领路的话,那么极有可能花上一天的时间也到不了想去地方的娃娃脸青年,他今天大概是别想干任何事了……想通了这点,他略微收拾了一下桌子上散乱的墨水瓶、羽毛笔、羊皮纸论文和大量参考查证的资料书籍,然后站了起来:“好吧,反正我也想尝尝蜂蜜公爵新出的那种巧克力——等我去换下衣服。”


即使年龄在那里放着,但在某些方面仍然像个小孩子一样的七年级斯莱特林愉快地举起双手,欢呼了一声。


 


霍格莫德村庄位于霍格沃茨附近,是全英国唯一一个没有麻瓜*居住、全部由巫师组成的魔法村落。有书籍记载这里也是1612年妖精叛变事件中巫师一方的总部,据说这里有大大小小的地道通向四面八方,甚至有不少地道的尽头就是霍格沃茨——总之,这里是一个如果你能找到门路,就会发现秘密其实比翻倒巷*还多的地方。很多学生猜测就是因为这个邓布利多校长才规定只允许三年级及以上的人在周末前往霍格莫德放松——还必须有监护人的签名许可——而不是因为那个可笑的“担心那些孩子们会在霍格莫德村过多分散精力,以至于他们在回来后无法好好学习”。


当然,除了这些像是秘闻传说一样的八卦之外,学生们对霍格莫德更多的印象还是那些显然对他们有太多吸引力的店铺,比如风雅牌巫师服装店(很大的巫师连锁服装商,在巴黎和伦敦都有分店)、帕笛芙夫人茶馆(众多情侣约会的常去地点)、猪头酒吧和三把扫帚酒吧,以及换上了自己衣服的中原中也和江户川乱步来到霍格莫德的第一站:德维斯和班斯魔法设备店。


推开陈旧但擦得十分光亮的木门,两个斯莱特林走进店里,同时注意避开脚下那些自己从货仓跳着踢踏舞爬到货架上坐好的商品们。这里作为口碑十分好的一家魔法设备店,出售包括魁地奇比赛用具和记忆球在内的各种魔法道具,也出售修理用的工具并提供设备检修服务——作为斯莱特林魁地奇学院队内的找球手,中原中也是这家店的常客,倒是不太常出门、对运动也没什么兴趣的江户川乱步是第一次进来。


“你在店里随便转转吧,”五年级斯莱特林对正用好奇眼神在店内来回看的好友说道,“稍微等我几分钟——请问,德维斯先生在吗?”


店内的客人寥寥无几——不过有人认出了这两个在四大学院范围内都很有名的斯莱特林,兴奋地看了他们好几眼,然后和同伴窃窃私语起来。


柜台后面没人,中也不得不提高点音量重复了一遍。在又等了半分钟后,他们才看见一个年轻姑娘抱着一个大纸箱,从半掩住的货仓门后面跌跌撞撞地小跑出来。途中她脚下不知道猛地绊到了哪里,小声惊叫着,眼看就要连人带箱子摔到两个斯莱特林身上——


黑影压下,飞来横祸,中也和乱步同时下意识小小后撤了一步。不过斯莱特林级长在反应过来后还是及时伸出了手,帮忙托了一下那个半人高的厚纸箱。


差点摔倒的年轻姑娘这才找回平衡,让自己在原地站好。


“梅林的胡子,谢谢你——我是说,真是多亏了你我才没有把这些通通摔到地上去。”看上去学生感浓厚的小姑娘把刚刚从鼻梁上滑下去的眼镜重新戴好,然后这才看清站在她面前的两个人,“老天!中原先生!江户川先生!!”


她瞬间变得满脸通红:“我很高兴在这里遇见你们,呃呃呃——还有,请别记住对刚才那一幕,好么?”


中原中也挑了挑眉,收回手还没来及说些什么,就看一旁的好友在打量了眼前的人几秒后,声音平静地歪过头问:“五年级——拉文克劳?”


于是中原中也的嘴角轻轻一抽搐,表情变得看上去和这个没想到敬仰对象居然知道自己的拉文克劳姑娘一样震惊。


“是的,我是瓦妮莎·加西亚,五年级,来自拉文克劳——”她因为过于吃惊而有些结结巴巴地问,“但、但是,江户川先生是怎么……?”


“哦,我和你们的几个级长都很熟。”江户川乱步笑眯眯地说,“他们有给我看过一张你们学院的大合照——我记得里面有你。”


看见眼前和自己一个年级的拉文克劳姑娘激动地仿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曾有一个流传于学生内部的调查表显示,在拉文克劳学生们的心中,斯莱特林学生江户川乱步的地位仅次于邓布利多校长),中原中也缓缓皱起眉:“所以,一个霍格沃茨的学生为什么会在这里……帮忙?”


他再度巡视了一圈周围:“另外,假如我可以知道的话,德维斯先生他人在哪里?”


“我每个周末都在这里打工,好心的德维斯先生答应一个月付我三十个银西可的薪水。”瓦妮莎加西亚十分坦然地回答,似乎一点也没有因为自己缺钱花而感到不好意思。紧接着她就像寻常店员那样微笑着开口询问:“中原先生有什么需要吗?如果是委托德维斯先生或者班斯先生检修魔法道具的话,我也可以接下订单,等他们两位回来后代为转达。”


斯莱特林级长稍稍犹豫了一下,但最后还是轻轻抬了抬下巴,声音平淡地说道:“那么,我们有大约十把飞行扫帚希望德维斯先生进行检修,全部是光轮系列,时间如果可以,那么就定在三天后。”


瓦妮莎加西亚连忙拿出纸笔飞快几下关键几个词:“好的,还有什么别的额外要求吗?”


中原中也想了想:“没了……哦,让德维斯先生修剪完扫帚后不要用塔姆斯最新推出的那款护理油,我们不希望比赛的时候骑着一水儿桃子味的扫帚——还是用我们以前指定用的那种。”


瓦妮莎加西亚:“用以往的护理油……好了,还有别的吗?”


斯莱特林级长微微颔首:“暂时没有了。”


“那么,十把光轮系列的检修加护理,订金是三个加隆。”瓦妮莎加西亚飞快写了几笔,然后将那张纸从簿子上撕下来,将预订单交给眼前的斯莱特林。


三个加隆对于学生来讲是非常贵的,不过以中原中也家中的背景来说,他从出生就没有为钱的事情担心过——斯莱特林学院队中的其他人也是同样。所以此刻中也十分痛快地付了订金,然后带上旁边已经将店内商品通通看过一遍的江户川乱步就准备离开这里。


“请稍等,中原先生!”瓦妮莎加西亚在他们身后飞快喊了一声。


中也的脚步停顿片刻——平时这种状况他在一般情况下通常都是懒得去搭理的,不过眼前这个瓦妮莎加西亚性格开朗大方,湖蓝色的双眼,还有着一头长到腰际的十分漂亮的棕色卷发。而且中原中也虽然出身贵族,却并不会小看那些为了过上更好点的生活而努力赚钱的人——他觉得最起码这些人还有点令人不那么失望的上进心。


所以他到底还是半侧过身,没有说话,但脸上略微挑眉的表情示意他有在听。


“我知道第一次见面就说这个十分唐突,”瓦妮莎加西亚柔软的脸颊微红,可从口袋中掏出那个包装精致的小礼品盒的动作却很坚定,“但假如你能收下这个——”


中原中也那略微挑起的眉梢又放了下去。他已经遇到过太多次这个场景,不管是拒绝还是接受的应对做起来都驾轻就熟——


 


“能帮我转交给太宰治先生吗?我听说你们认识。”瓦妮莎加西亚红着脸,语气有点羞涩又有点欢快,然后快速地补充,“我喜欢太宰先生。”


 


中原中也:“………………”


 


TBC.




*麻瓜:不会魔法也不相信魔法,日常生活中的普通人


*翻倒巷:与对角巷相邻,龙蛇混杂,为大多数巫师们所不齿。这条小巷上满是黑魔法商店,是一个危险且黑暗的地方。



评论

热度(9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