ほし 星 を こえ 越え て

【太中】荆棘于明日枯萎 13(下)

木对:

*HP paro 年龄操作有,尽量考据,但私设仍然存在


*荆棘13(上)点这里


*本周六晚八点(也就是明天)双黑同人小料《杀死汝爱》开始通贩,地址走:点我点我




13(下)


“中也,”城堡外面的魁地奇球场上,戴纳·佩蒂尔眨巴了下眼睛,“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斯莱特林级长、同时也是斯莱特林校队找球手的中原中也警惕地四下张望了一圈,然后才缓缓收回视线:“没事,只是感觉好像有人在哪里盯着我。”


“盯着你?”戴纳·佩蒂尔修剪精致的眉毛立马高高扬了起来,他拍了一把中原中也的后背,开玩笑似地说,“你又上哪去勾搭小姑娘了,级长先生?”


“闭嘴吧,就你话多。”中原中也不太耐烦地把他的手从自己肩膀上拨开,言简意赅地把这个问题略了过去——他倒是不太在意,因为这种被从暗处盯住的感觉他其实很熟悉,基本上已经猜出来对方的身份了。


太宰那家伙,不上课不学习,从不知道哪个角落盯着他看做什么,有毛病?他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但面上还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抽出魔杖用了一个“声音洪亮”,然后皱着眉对还飞在天上的阿尔文说道:“见鬼,你是飞上天就不肯再下来了么阿尔文?!——还是说,你就打算这么飞到位于地下一层的魔药教室?”


“声音洪亮”的作用下,斯莱特林级长的声音传出去很远,让还在球门附近争夺着鬼飞球纠缠不清的两人一下子停下了动作。


于是其中那把今年夏天才刚刚发售的光轮系列最新款——以桃花心木制成帚把的光轮2000飞速急降,然后在快撞上草皮时以一个漂亮的急刹车稳稳停在了地面上方6寸左右的地方。埃尔伯特家的小儿子从扫帚上跳下来,然后手里拎着自己的扫帚笑嘻嘻地说道:“只是一点额外加训而已,我记着时间呢——用不着担心我们会迟到。”


中原中也没好气地说:“恕我失礼,没看出来你们的‘加训’是在训练什么——还以为是没把球箱锁好,让游走球还在天上飞来着!”


阿尔文:“虽然你是在嘲讽,但作为击球手来说,我感觉这个评价还蛮像夸奖的。”


斯莱特林级长的耐心显然已经告罄,只留给了好友一个显得不怎么友好的后脑勺。“是的,当然——”他极其敷衍了事地说道,“——如果这样想让你高兴的话。”


阿尔文赶紧加快脚步跟上去。说实话,对于本学期还有O.W.Ls考试的他们来说,要想不落下魁地奇的练习,确实得如此匆忙——挤出时间来训练,然后卡在最后一分钟时候飞快赶向下节课的教室。


而被无意中忽视的戴纳佩蒂尔见状也快速跟了上去,缀在了他们身后。中原中也一边脚下生风地向霍格沃茨城堡走去,一边听着阿尔文在自己身边絮絮叨叨:“邓布利多那个老头,凭什么不准在学校范围内使用‘Apparate(幻影移形)’,如果我们能使用这个,那么可以一定可以挤出来更多时间来练习——”


中原中也动了动嘴唇,还没来及开口,就听见紧跟在他们旁边的褐发斯莱特林快言快语地说:“虽然我也赞同邓布利多已经是一个只会吃甜腻腻点心的老头子,但起码在这点上,我倒觉得他做的没错——‘幻影移形’是一个非常危险和不好学的咒语,一不小心就会造成身首分离的事故,所以魔法部才会颁布法令,禁止17岁及以下的小巫师学习这个。”戴纳佩蒂尔说完,紧接着又想起了什么而补充道:“当然了——对于我们来说,限制我们学习这条的只是‘感兴趣’和‘不感兴趣’罢了。”


“……”斯莱特林级长顿了顿,乐得轻松地顺着话音说了下去,“戴纳说的没错,不过除此之外,邓布利多主要还是为了保障学校内学生们的安全——毕竟,不管怎么说霍格沃茨学院还有着‘全英国最牢不可破的地方’这么一个奇怪的称号。”


阿尔文点点头:“哦……”他若有所思地瞥了眼戴纳佩蒂尔,不着痕迹地冷眼打量了他一下。过了会后他突然开口问:“说起来,戴纳你其实比我们年龄要小一点吧?”


戴纳:“嗯,我祖父认为我的能力已经完全可以学习霍格沃茨的这些课程,所以就特意写了一封信给邓布利多,让我提早一年上学——有什么事吗?”


“没有。”阿尔文收回目光。他想到下节的魔药课,嘴角露出一点想要看好戏——或者说幸灾乐祸的微笑:“要我说,这很不错。”


 


说话间,他们一行三人已经飞快走进阴冷潮湿的魔药教室并找到位子坐下,实在是千钧一发——因为随后斯内普教授就走了进来,而且恐怕是因为近期的研究不太顺利,他略微挑起的眉梢和下耷的嘴角全都表明了“如果有学生胆敢迟到,那么等待他的绝对是一个学期的劳动禁闭”。


中原中也看着跟在斯内普教授身后进来的太宰治,轻轻哼了一声。


 


教室门被“砰”地一声关上,斯内普教授快步走过之处,学生们纷纷噤声,目视着他们的魔药课教授袍角翻飞地走到前面,同时斯内普教授那没有任何起伏的声音在教室内响起:“打开课本第462页,我们来进行迷乱药的配置——现在,谁能告诉我,迷乱药、迷魂药以及迷情剂的区别?”


“是,教授。”坐在了中原中也身边的戴纳佩蒂尔高高举起手,“我能回答这个问题。”


斯内普教授的动作停了下来。他看了褐发斯莱特林一眼,轻轻动了动嘴唇:“请,佩蒂尔先生。”


戴纳佩蒂尔站起来,条理清晰地说道:“迷魂药是一种让别人喜欢上自己的魔药,和它性质相近的是迷情剂——一种最有效的爱情魔药,但并不能带来真正的爱情。顶级的爱情魔药会闪烁着珍珠的光泽,冒出的蒸汽会呈螺旋状上升,气味则依据个人喜好因人而异;而迷乱药的效果是会让喝下的人变得急躁鲁莽,它与前两者的相似点在于材料相近,区别仅仅在于迷乱药除了独活草和喷嚏草之外,还要加入成分为坏血草的油膏。”


说完后他顿了顿,才接着说道:“我回答完了,教授。”


斯内普教授缓缓点头:“精彩的演说,佩蒂尔先生——斯莱特林加十分。”


教室里响起微弱的议论,内容还是千篇一律早已被讨论烂了的“他对其他学院可没有这么慷慨”。一只用纸叠成的青蛙从桌子下面跳上中原中也的膝盖,斯莱特林级长趁没有人注意把纸青蛙拆开,看见上面阿尔文那独特落笔带勾的字迹写着“我看见了一只还没长全毛的雄孔雀在开屏”——旁边还真的画了一只极其简陋的小孔雀,正撑着稀稀疏疏的尾巴毛,在纸面上来回扭动。


中原中也:“…………”


他无语地看了坐在后桌的阿尔文一眼,然后回过头在纸上“刷刷”写道:大概只是为了融入我们这个圈子吧,管那么多你真是闲得慌。话说回来,你今天干嘛坐后面?


写完他也懒得再叠成青蛙的样子,直接揉了揉然后趁斯内普教授转身写下本节课要点的时候扔了过去。阿尔文埃尔伯特接住后拆开,看了之后嗤嗤笑了一声,然后对斯莱特林级长挤眉弄眼地做了个鬼脸——如果中原中也天赋异凛能读懂他的面部表情,就能知道这个鬼脸大意是“你不懂,今天这里才是可以围观又不会受到波及的绝佳位置”。


 


上课永远不能从头好好听讲到尾的两个人在被教授发现之前停止了这场短暂的传纸条活动,中原中也把纸条扔进坩埚下面刚刚升起来的小火堆里,抬头就看见戴纳佩蒂尔已经去靠墙的一排排材料柜子里把他们两人份的材料都抱了回来。


“谢了,戴纳。”中原中也接过来自己那份,一边道谢一边有点莫名其妙地想:这未免也有点太殷勤了吧?


“噢,你和我不用说‘谢谢’,中也。”戴纳做出一副若无其事、只是随手帮了个小忙的样子,站在旁边处理那些黏糊糊的喷嚏草,“上次多亏了你帮我,才没让那头该死的鹰头马身有翼兽啄烂我的胳膊——说起来,关于这件事我还没有正式向你道谢。”


“不用介意,”中原中也用小银刀把所有独活草上枯黄的叶子一片片切去,漫不经心地说,“这本来就是级长应该做的。”


“不不,一个佩蒂尔从不会轻待每一个帮助过我们的人——”戴纳一边说着一边不引人注意地看了他的神色一眼,“我听说你每年的圣诞节都不回家,是吗?”


“是的,因为我的国家离这里太远了。”中原中也把处理好的独活草切碎,然后捏起了一点放在黄铜天平上仔细称量,“不值得来回跑这一趟。”


“哦,是吗,那真遗憾。”戴纳忽然有点紧张地清了清嗓子,“我是说,如果你愿意的话,不知道我能否邀请你来参加佩蒂尔庄园的圣诞晚宴——”


“稍等。”中原中也忽然打断了小佩蒂尔的话。在戴纳骤然憋住的纠结表情里,他皱起眉头轻轻嗅了嗅四周:“龙血、绝音鸟的羽毛、八眼蜘蛛的毒液……奇怪,是谁在教室里用——”


眼神扫到前面的某个地方时他立刻挑高了眉头,咬牙切齿地说:“我就知道,肯定又是这个混蛋——”


独活草和喷嚏草已经放进了坩埚,加入了坏血草的油膏也正在熬制,中原中也给自己的坩埚下加了一个火焰魔咒,然后飞快地走向了位于前两排的长桌。


正守在坩埚边不知道在鼓捣什么魔药的黑发青年抬起头,微微勾了勾嘴角:“嗨,中也——你不去配置你的迷乱药,跑来我这里做什么?”


中原中也板着一张脸:“看看你在搞什么鬼。”他探头看了一眼高年级格兰芬多的桌子,果不其然在上面看见了一瓶龙血、一瓶八眼蜘蛛的毒液和几根绝音鸟的羽毛,还有其他几样一般学生平时没法接触到的材料。


看到这些,五年级斯莱特林本来面无表情的脸现在直接黑了下来:“你在配什么魔药?”


“如你所见,是在帮斯内普教授做对比组实验——”太宰治懒洋洋地拖长了尾音,他小心地把几滴龙血递进放了半成品魔药的试管里,满意地看见试管内药水的颜色变成了一种胡桃一样的浅褐色。把试管在一边架子上放好后,太宰治看向中原中也,然后漂亮的眼尾微妙地向上一弯,露出了一个堪称可恶的笑:“好了,男孩,这还不是你现在能接触的东西——”


中原中也听到那个自己已经有几年没听到过的称呼和哄小孩一样的态度,只感觉脑神经都“啪”地一下绷断了。他掏出怀表看了眼时间,确认距离自己那锅魔药的下一步步骤还有着相当一段时间后,他对太宰治假笑了一下,接着把宽大的袖子往上扯了扯,露出一截白净有力的小臂:“好吧,让我来看看这个魔药到底有多复杂——”


太宰治:“唉,中也好狡猾,你明知道过来捣乱弄得我记录不了数据,最后斯内普教授骂的也只会是我——”


中原中也:“闭嘴,你以为我还是一年级要事事被你握着手腕教的时候吗?!而且就算是我一年级时也没有这么笨手笨脚过!”


 


两个人小声争执的声音传到中间的几排,被完完全全忽视的戴纳佩蒂尔脸色十分难看的看着前面站在一块的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他后面的阿尔文埃尔伯特看到这一幕,没有任何意外地耸了耸肩膀。


看到了吧,小孔雀?他在心里暗笑,这才是成年大孔雀开屏吸引注意力的正确方式呢。


另一边正拿着魔杖一个个坩埚检查学生配置进度的斯内普教授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他轻轻眯起眼,从鼻腔里喷出一声冷笑和不屑混杂的声音,正准备过去“提醒”某个格兰芬多,让他别忘记这里起码还是五年级的魔药课堂,就听见教室的门被忽然推开——


 


麦格教授站在门口,伸手轻轻在门板上敲了两下:“不好意思,斯内普教授。能不能叫太宰先生出来一下?”


 


教室里忽然陷入了一种绝对的安静里。


斯内普看了看永远一脸严肃的麦格教授,又看了看那边面色平静的太宰治和微微皱起眉头的中原中也,最后重新面向麦格教授,点了点头,然后缓缓说道:“当然。”


 


TBC.

评论

热度(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