ほし 星 を こえ 越え て

【太中】荆棘于明日枯萎 17(上)

木对:

*HP paro 年龄操作有,尽量考据,但私设仍然存在


*我以为第十三话我就已经炸成天边的一朵烟花了,没想到十四话直接被黑起来的宰炸到DNA都不剩一点……另外,心疼芥芥(。




 17.


时间不紧不慢地按着自己的步调前进,在学生们的满心期待之中,为期半个月的圣诞假期终于在一个下着雪的冷天里抵达霍格沃茨——几乎每一个人都提前了两三天去收拾自己的箱子,好在清晨第一时间坐上那些无人驾驶的马车,然后赶到车站去。


“衣服、课本、离校签字单,”中原中也倚在门框上,闲闲地看着屋子里正手忙脚乱把东西通通塞进箱子里的小斯莱特林,“当然,还有你的假期作业——不要以为放假就可以逃避学习。”


“我没有逃避学习,中原先生。”芥川龙之介暂时停下手上收拾的动作,表情严肃地说,“我没有做过那种事。”


“哦,是吗?”中原中也漫不经心地一摆手示意他赶紧装行李,边懒洋洋地说道,“可我怎么听阿尔文说,上星期有个斯莱特林的小孩没能在弗立维教授的课上交上作业,理由是已经写好的论文不知道丢在哪了?”


小斯莱特林继续为自己辩解:“那是中岛敦那个蠢货干的好事,先生。我们一起在图书馆做作业,结果他十分愚蠢地弄翻了我们两个人的墨水瓶——”


中原中也:“你们居然还一起写作业,真想看看路过你们的其他学院的人的表情——你看我做什么?”


不用芥川明说他就已经从黑发小斯莱特林的眼神中清楚了他的想法,中原中也恶狠狠地喷了喷鼻息:“劳驾,孩子,虽然太宰治现在是个格兰芬多,但好歹他之前也有五年的时间属于斯莱特林——”


芥川龙之介:“……我什么也没说,中原先生。”意思是您不用反应这么激烈。


“但你的表情说明了一切,”中原中也从地上捡起他的领带,然后随手抛了过去,“我怎么觉得你性格有点向太宰那混蛋发展的意思?你们难道有什么我不知道的接触吗?”


芥川把领带团了团塞进箱子的角落里,斟酌了一下措辞后,带着几分谨慎回答:“实际上,太宰先生有在私下对我的魔药论文做出一些……适当的评价。”其实纯属偶然,只是他抱着论文去办公室提问的时候斯内普教授不在那里,而他们话题里的高年级格兰芬多又恰好在那里帮教授的忙罢了。


斯莱特林级长闻言高高挑起一边的眉毛,毫不客气地说:“你什么毛病?我和乱步都在这里,你用得着去找一条鲭鱼??”


鲭鱼又是哪里冒出来的?芥川龙之介无语半晌,觉得自己这位学长在某些时候思考问题的角度也是很神奇——不过好在开学这几个月之后他已经习惯了这一点,因此他把“我觉得太宰先生在魔药方面的确很厉害”这句话咽回肚子里去之后,回答得十分镇定:“您说得对,那么以后就麻烦您和江户川先生了。”


中原中也冲他抬了抬下巴,意味不明地哼了一声。


 


把两个行李箱的箱盖扣好,芥川龙之介拍了拍手上的土,轻轻松了一口气。中原中也走过来帮他拎起其中一只箱子,他在低声道谢后才想起来关心下学长在假期里的去留问题:“中原先生假期不回去吗?”


虽然他们的本家都在远离这里的大洋另一边的东方岛国,但家族背景却决定了他们在英国也能十分轻松就拥有一两套庄园的地位和实力。比如江户川乱步,这个七年级斯莱特林在昨天就已经离开学校,回到他家位于伦敦郊外的庄园里去了。


中原中也的表情不自然了一瞬。他清清嗓子,然后面无表情地说:“我在学校再呆两天就回去。”


芥川没听出来这句话中语气有微妙的变化,并且在他心里大概“待在学校”和“认真学习”之间也没什么差别——否则假期里特意留在学校里,除了学习外还能做什么呢?


结果这个认知并没有能活过今日太阳下山,在停放马车的地方就被无情地敲碎了。


芥川龙之介看着站在马车旁边、穿着便装显得绅士又优雅,一副明显是在等待什么人的样子的太宰治,又睁着一双大眼睛扭头看了看刚刚还淡定和自己讲解月见草的第十一种作用、现在立刻换上了一副格外嫌弃表情的中原中也,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事情。


中岛敦扒着车檐,从马车上探出头对他开心地挥了挥手:“芥川!要一起走吗!”


另一边中原中也将他的两只箱子送到了行李堆放处,然后过来拍了他后背一下:“愣着干什么,你要站在这里过圣诞么?”


芥川被拍得往前踉跄了一步,他沉默了一会,然后把围巾认认真真系好,踩着车蹬爬上马车的时候他扭过头,当着周围一众等着排队搭乘马车的各校学生的面,用一板一眼的认真声音对斯莱特林级长说道:“中原先生,虽然您告诉我您留在学校是为了学习,但还是祝您和太宰先生度过一个愉快的圣诞。”


说完他迅速在座位上坐好,夜麒感觉到马车上满员,扬起脖颈无声地长嘶过后便抬起蹄子,溜溜达达地跑开了。


 


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等等,小混蛋!给我下来!你这一套是从哪学的?!?!”


他有点难以置信地往前跟了一步,袍子下的手紧紧按在魔杖上——看起来要不是那匹夜麒跑得快,说不准他就要用一个“倒挂金钟”之类的魔咒把那个坑完人就跑的小斯莱特林严严实实地挂在那里了。


从这点看,倒是印证了他之前那句抱怨:不管方向多微妙,但芥川的确模仿了一点太宰身上的某些特质。


马车已经跑远,中原中也沉默几秒后猛地回过头,恶狠狠地盯住了旁边笑到弯了腰的高年级格兰芬多:“见鬼,你笑够没有?!”


“梅林在上,这次我可真的什么都没干,无辜得像一朵路边的小白花儿。”太宰治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眼泪,微微上挑的眼尾里还盛着满满要溢出的笑意,“不过,你真是这么对他说的?你留在学校是为了学习?”


“我没有!”斯莱特林级长矢口否认,“我只说了我假期要在学校再待几天——谁知道他脑补出了这么多东西!”


太宰故意摆出一脸“我懂你不用解释”的欠揍表情:“好吧,好吧,中也说的都是对的。”


在围观的一众学生尽量憋住的嬉笑声中,中原中也默默捏紧了手中的魔杖:“你最好现在闭嘴——在我拿魔杖戳烂你的喉咙之前。”


 


其实不怨芥川想太多以至于误会了什么,因为去年的圣诞节前夕,当有人看见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像往年一样一起出现在霍格莫德的时候,全体都震惊地感觉要掉了下巴——虽然中原中也一脸阴沉得仿佛要滴出水的难看表情,不难猜出是被生拉硬拽过去的(或许还有其他一些不好言说的小手段)。而据偶然遇见他们的人说,当时他们两人之间的气氛也十分紧张,显然中原中也还没原谅太宰治转院去格兰芬多的行为,搞得他们两个间火药气息十足,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吵起来。


而今年走在去霍格莫德的路上,中原中也和去年一样,一边踩着地上的积雪咯吱咯吱地向前走着,一边说:“所以我为什么要和一个昨天还躺在医疗翼里的格兰芬多一起过圣诞?”


“因为习惯?”太宰治笑眯眯地走在他身边,“这几年你不都是和我在一起度过的平安夜和圣诞节嘛。”


 “我该回庄园去,坐在火炉边喝上一杯热茶,而不是在这里冒着冷风和你一起傻兮兮地走在雪地里。”中也在他看不见的角度对天翻了个白眼,“要么就应了戴纳的邀请,去参加他家的圣诞晚宴。”


太宰治挑了下眉,然后停下来,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他。


中也不耐烦地回头:“又怎么……?!”


他的话没说完,因为那个熟悉的气息迅速靠近,把他整个裹了起来。太宰治捏着他的下巴往上抬了抬,然后不由分说地一口咬在了他的嘴角上。


中原中也在愣了几秒后猛地推开他:“你突然发什么神经?!”


 


“给你一个忠告,中也。”太宰握住五年级斯莱特林的手腕,眯起眼对他笑了笑,“戴纳·佩蒂尔……我不大喜欢听到他的名字,你以后最好也离他远一点——不然下次,我就不止是咬你一口这么简单了。”


他眸色幽深地看着眼前的斯莱特林:“这话,我可是告诉你了哦?”


 


嘴角上被咬出的印子清清楚楚留在那里,斯莱特林级长因为高年级格兰芬多莫名其妙的这一番话沉默片刻,然后不知道想起来了什么,熊熊怒火陡然在胸口升了起来。


他猛地抽回自己手腕,沉着脸用手背蹭了蹭自己的嘴唇,冰蓝色的眼睛里满是寒霜:“滚蛋,别用你对付小姑娘那套来对付我。”


说完他就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坚决地连背影都能看出他此刻的怒火滔天。太宰治耸了耸肩,一边跟上去一边低声嘟囔了一句。


“真遗憾,男孩——我对付小姑娘的时候才不说这种话呢。”


 


TBC.



评论

热度(1053)